丰腴雪白的硕大肉体(**(校园h)最新章节列表

安苳玥的潇洒美好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

        

这天她醉生梦死醒来,从景归苑回半山别墅报道,一进门被客厅里的架势给吓到–

        

安爸爸一脸惆怅,白英朗在一旁安慰他,姐姐在一旁拿着一份报告蹙眉,气氛很凝重,安苳玥进门都没人投个眼神过来。

        

她凑过去,“一大早这是怎么了?”

        

安苳柠瞥一眼夜不归宿还带着酒气的妹妹,张嘴刚想训两句,就见安苳玥举手投降,理直气壮嚷嚷道:

        

“我这刚被劈腿的可怜女人,伤心喝点酒发泄发泄才不会憋出病,姐你也不想我整天以泪洗面窝在家里吧?”

        

她这段时间可乖了,不逃跑,不酒驾,每天定点回家签到,还陪斯晓晓聊天,辅导贺年作业,连扎啤的澡都是她洗的!

        

乖得让人心疼,所有人都舍不得对她说句重话,她也乐得自在。

        

瞧瞧这理直气壮的模样!

        

安苳柠觉得越来越看不懂妹妹,却也舍不得多说,最后只瞪她一眼:

        

“消失几年中文都说不好了,晓晓的爸爸还没死,你们算哪门子孤儿寡母?!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

        

安苳玥摊手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拍拍胸口,一脸无以复加的悲愤:

        

“在我这里,他死透了”

        

之前装恩爱装得太过,安苳玥觉得必须悲愤点才显得真实,不至于露了马脚。

        

“大姨,您别说妈妈了,她已经很难过了”,斯晓晓实在看不下去安苳玥演技,上来帮忙收场。

        

看斯晓晓一脸心疼看着自己妈妈,表情隐忍又乖巧,初为人父的白英朗于心不忍,一把抱起她,宽慰道:

        

“晓晓乖,你妈咪说得不对,虽然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了,但是他们都是爱你的”

        

嗯,这个斯晓晓当然知道,她乖巧点头道:

        

“姨夫,我都知道”

        

小丫头的声音又软又棉,听得安苳柠心塞得更厉害了,把手里报告拍到安苳玥怀里:

        

“爸的体检报告,结果不乐观,医生建议修养一段时间”

        

嗯?

        

安苳玥心一紧,收起思绪拿过报告看了起来,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毛病还不少。

        

她蹙眉看一眼亲爸,责怪道:

        

“爸,您这是不注意饮食和运动的原因,还有平时工作太操劳,一把年纪那么拼干什么?”

        

就应该都像她一样,养生早早做起来。

        

珍惜生命,远离操劳。

        

“那怎么行!”,安爸爸一脸严肃:

        

“项目到了关键期,我要是不看着点,出了岔子怎么办?”

        

知道爸爸提起项目谁都拉不回来,安苳玥垂眸想了想,问:

        

“哪个项目?到哪个阶段了?”

        

        

翌日。

        

一辆炫酷跑车载着安爸爸,拉风地出现在博识科技门口,稳稳停在VIP车位。

        

安爸爸诧异看一眼窗外,没下车,“怎么不去地下停车场?”

        

大楼门口只有少数几个停车位,是给VIP客户来访准备的,平时大家都自觉停到地下去。

        

安苳玥已经拉开车门,大长腿一伸下了车,站在门边优雅拍一拍被坐出褶皱的公主风高腰裤裙,勾唇一笑:

        

“难道我不够格VIP?”

        

她是主动请缨来顶替安爸爸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喝酒跳舞也腻了,长日漫漫,换个事情折腾下也好…以她咖位,一个VIP车位算什么。

        

见安苳玥已经朝大厅走去,安爸爸无奈摇摇头跟了上去。

        

进门前,安爸爸瞅她一眼不满嘀咕,“你这个样子,到底是来工作还是来走秀的?你别吓到我的工程师们”

        

安苳玥嬉笑,一把挽住安爸爸手臂:

        

“哎哟,爸你放心吧,技术人员眼里只有项目,谁关心你穿什么!”

        

若不其然,当安爸爸把安苳玥介绍给团队,他的手下齐齐热烈鼓掌表示欢迎,接着直接用各种问题来砸她。

        

他们目光里满满都是求知欲,看不到半点别的,专注得让安苳玥都有些汗颜。

        

这些人当然知道安苳玥,也知道现在在做的项目其实是安苳玥提出来的–

        

超节能智能交通系统。

        

用于火星移民计划,已经和迈赛克的团队签订了合作协议。

        

目前到了后期关键阶段。

        

安苳玥抽空对安爸爸眨了个眼睛,安爸爸看懂了,她女儿在说:

        

看到没,穿什么根本没人关心!

        

就像她上辈子每天牛仔体恤衬衣,还很多同款同色同型号,根本没人在意。

        

……

        

就这样,安苳玥又开始了她的泡课题生活。

        

不过和以前那种泡完全不一样。

        

以前她是从睁眼泡到闭眼,现在是从十点泡到五点,每天时间一到,拿起小包,迈着公主步就要走人。

        

谁都拦不住。

        

她说这叫刀退–

        

像刀一样精准,又像刀一样不留情。

        

下班时间也从不接电话答疑解惑。

        

她说她是个公私分明的人,WORK IS WORK, LIFE IS LIFE。

        

为了坚持这个原则,她把斯盖拉到工作群,晚上由他专门服务。

        

对此何妙很不满意,说他的男人晚上也有自己的LIFE,安苳玥听出了潜台词,嘿嘿一笑戏谑道:

        

“斯盖行不行啊?”

        

何妙骄傲一笑,“那是必须滴啊,不然我能谁都看不上,等他这么多辈子吗?”

        

安苳玥啧啧两声,“早知道我就试试了”,听到对方有些暴躁的说:“你敢!”

        

安苳玥得意笑了。

        

“我怎么不敢,你男人可是扑过我的!”

        

“嘁”何妙翻了个白眼,“最后不是被你无性繁殖的鬼道理给雷翻了吗?”

        

“看来你们每天深入交流的机会还挺多…”安苳玥想了想,“要不把斯晓晓那个小鬼头送去让你们一家三口享受天伦之乐?”

        

一听这个,何妙顿觉不妙:“唉,别别别,我错了”

        

安苳玥一幅得理不饶人的语气:

        

“知道错了的话,明天开始中午给我送一周午饭,要最贵最奢侈的”

        

“行行行,你是债主你厉害”

        

        

第二天中午,安苳玥接到何妙电话出了门。

        

初春阳光明媚,两人去了不远处小公园,等看到摆满餐布的精致美食,安苳玥满意点点头,“觉悟挺高,都是你做的?”

        

“当然–”,何妙风骚撩撩头发,“当然是买的,我哪有那闲工夫伺候你”

        

安苳玥直接坐下来,半靠在身后长椅上,默默吃起来,听到何妙问:

        

“哎,听说斯盖是你7号男友?”

        

安苳玥嗯一声。

        

“真的假的?”何妙一脸不信,“于湛肯定是第一个,找到斯盖前你又交往了五个?这么厉害?

        

“五个算什么”,安苳玥眯眼望太阳,“这还不算模棱两可那种”

        

“为什么于湛是2号?1号是谁我怎么不知道?”何妙接着问。

        

安苳玥眉眼淡淡斜她一眼,很快又收回,漫不经心开口:

        

“你们深入交流的时候老提我干嘛?不影响兴致?”

        

何妙目光落在安苳玥故作轻松的脸上,微微叹口气。

        

“这么多辈子,你是第一个和我们一家三口都有缘的人,不聊你聊谁”

        

安苳玥一声轻笑,“孽缘”

        

这个何妙可不同意。

        

“哎,怎么是孽缘呢。晓晓当年也是因为脑瘤…上辈子他没找到晓晓,看到你起了恻隐之心帮了一把,你还不领情!”

        

“呵,你怎么不说没有我你们无处可去?”

        

“虽然这也是事实,但是…”,她话未说完,安苳玥直接打断她:

        

“何妙呢?真的何妙去哪里了?”

        

何妙目光闪了闪。

        

“其实…上辈子也是我”

        

虽然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是听她亲口承认,安苳玥还是忍不住爆粗口:

        

“你个死女人!!!”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