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yín荡女小叶(公公操儿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你倒是快点吸啊!不然,万一被走过路过的什么人看到,瞧你这光皮露腚的,你那脸……!”

        

“我擦,谁会闲着没事,跑这地方瞎溜达?就算有,见到这种场面,还不躲得着走啊?还敢跑跟前儿来围观咋地?再说了,非得让我用嘴吸吗?有点恶心呐!我再用手试试不行吗?”

        

“当然不行啦!你都用手,摆弄它半天了。应该手上的神经末梢,能感度不够。恶心你个头啊?不用嘴吸用什么?你身上,还有其他器官,有吸吮功能吗?要不你拿鼻孔试试?塞得进去吗?这对咱俩都有好处的,你吸上就知道好了!赶紧的吧,我等不急了!”

        

“好啦!好啦!你也有这么猴急的时候!我知道了,用嘴就用嘴。呜!哎?你还别说,真是挺爽的!就跟当年在……!”

        

“嗯……?别停啊!这时候,你就别瞎琢磨了,抓紧时间,集中精神,用力吸!哇奥……就是这样!”

        

这种让人听了,容易产生某种误解的对话,实际上,是太史言在脑海里,跟老毒在拌嘴。至于这二位,为啥会说出这种,暧昧的言辞?这话,还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当时,太史言大战一名熔机仆俑,双刀力压长柄战斧,正打的酣畅淋漓。结果乐极生悲,人家来了个同伙。被对方合力二掐一,杀的他是一路丢盔卸甲,倒退出好几十里地。

        

为啥说“丢盔卸甲”?因为,他后来用换伤的打法,搞得自己遍体鳞伤不说。他身上的工作服,和内穿的皮甲,被刀斧加身,剌的是八花九裂。他身上的伤,可以快速恢复。但,皮甲和工作服,可没这功能。

        

单从力量和速度上,太史言确实要比这两名仆俑,要高出一筹。但,他是用单手,抗人家双手兵刃。自然是力有不逮。

        

先不论什么武技招式,这种实力等级,实打实的硬磕,一旦他用双刀去封挡,其中一名仆俑的攻击,身上就要受到,另一名仆俑的砍剁劈刺。不避退,就得身受重伤。

        

这可是他到诺轮星以来,第一次被打的这么惨。上次,被十二台傀儡机器人围攻,他也没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又变成衣不遮体,浑身浴血。

        

等他被逼退到,距离上官洛颖被那名持矛的仆俑,戳倒在地的位置,大约还有5公里时,他身上已经被砍得,就只剩下一条,烂齿毛边儿的皮裤衩了。

        

太史言一边扛着两头怪物,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一边在脑海里,跟老毒商量:“毒哥,这俩皮掺铁,也太生猛了,比我还滚刀肉,这也打不过啊!

        

再这样打下去,我就得变成,正月里的粘豆包了,非得让他俩给碾出馅来不可。要不,我用点……?”

        

老毒当然清楚他的想法,便直接说道:“白小妞的气息太强,现在还不到那种地步。你向经络中,引入一丝小白豆子的能量试试,尽量不要让能量散逸到体外。也正好趁这个机会,你可以适应一下,对这种能量的控制。”

        

此时,已经左支右绌的太史言,一听这话,登时来了精神。当白小豆子的一丝能量,进入他的经络后,一股火辣辣的热流,瞬时遍布了他的全身。

        

就好似,有人在他的血管里,注射了一针筒芥末油一样。岂止是热血沸腾,他感觉自己这一腔热血,兹要是方到锅里,当时就能把鸭肠子给涮熟了。他的双眼,都冒了紫光了。

        

太史言是真没想到,连白小豆子的能量,都这么上头。只这么一点儿,就让他的力量,增长了一大截。正值那俩老杂窜,一斧立劈,一刀横扫,破风而至。

        

太史言合双刀,分双臂较力外崩。只听得“嘡,嘡”两声巨响,振聋发聩,火星儿迸射。这两名仆俑,只觉得手里的兵刃差点脱手。急忙各退一步,凝聚全力紧握,这才收住了兵刃。

        

太史言一招得手,岂肯放过这个机会,当即紧跟一步,中门大开,双臂贯力,双刀外翻斜撩。两道蓝色的光轮,惊若奔雷,裂空而出。

        

这两名仆俑,虽已泯灭了人性。但,知觉和智商,一点儿都没有退化。刚才那一挡之下,他们顿觉敌手的力量暴涨。看这两刀的来势,更是雷霆万钧。

        

虽然,他们不知道,缘何对手的实力,会突然大增。不过,他们被涅化了万年之久,早已不再有畏惧之心。但,仍是本能的避其锋芒,急忙侧身闪避刀锋的同时,竖起手中的兵刃,竭力向外斜封太史言的双刀。

        

这样,可以让刀刃,在兵器的长柄上滑过,以此卸掉那万钧之力。即便,他们会被那蓝色刃芒扫中,给他们的躯体上,造成一些割伤。这种不痛不痒伤口,会被他们体内的,“纳米真液”,瞬间修复。

        

他们唯一要谨防的,就是避免身体,受到过于猛烈的冲击力,以至于伤到他们的涅源能量核心。

        

当太史言的双刀,在长柄上划出两道火链时,却见他猛然一个空翻,腾身跃起。闪到5米高的半空,接着倒身俯冲,双刀一涮,直指两名仆俑的头顶。

        

两名仆俑当然明白,太史言这一招的厉害。他这是采取了,制空机变的打法。从表面上看,他腾身在半空,失去了借力之根,好似破绽百出。

        

但,这家伙可是远高于,星将级别的武者。完全可以凭空,瞬间凝出源力阶梯,借力攻击和变幻身法。而且在空中,他双刀笼罩的范围,增大了何止一倍。这一刻,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对手双刀的落点。

        

此招之下,无论他们俩,是合力抵挡,还是分身躲避,都是正中了对手的下怀。合力迎击,必然要和对手硬碰硬。如果是分开闪避,却又给了敌人,分而治之,逐个击破他们的机会。对手这是逼着他们俩,硬接这一击。

        

无奈之下,两名仆俑只能举兵刃迎击。而太史言,一招平沙落雁,震得俩只老鬼连连倒退,终于反守为攻。他自然不会给敌人,任何喘息的余地。刀刀狠辣,每招都逼着对手跟自己硬磕。顷刻间,又重新占据了上风。

        

可这下不要紧,他们每对一招的震荡波,都如同引发了一场,6,7级的地震。愣是把地面,炸出了更深更长的裂隙。这才让上官洛颖,落入地缝,得以死里逃生。不过,也把第三名持矛的仆俑,给吸引了过去。

        

就此,刀、斧、矛,三件长兵刃,兵合一处。三名熔机仆俑,也是将打一家。围着太史言,滴溜溜,猱进鸷击,各施所长的一顿猛攻。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俗话又说:好汉难敌4手,恶虎不架不住群狼。再加入一名,这种至强的敌手。即便有,白小豆子的能量增幅,太史言也有些独立难支。

        

一时间,他的身周是刀焰斧岚,矛影重浪。纵然他身似陀螺,双刀旋芒,炼成一个铁桶。也防不住这仨老鬼,无孔不入的连番攻击。

        

不到半根烟的功夫,他又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一时间,被这三只老鬼杀得,几乎是体无完肤。

        

还好,虽然这三名仆俑,出招配合的十分默契,却并非是用某种阵法,大幅度提升团队的战斗力。不然,太史言非让他们,给削肌剔骨不可。

        

而现如今,太史言又变成了被人围殴。这身上的伤痛,倒在其次。关键是,这仨滚刀肉,比他还抗造,还没法跟他们血拼。这另他的心中,大为焦炙,更有些手忙脚乱。

        

此时,老毒却突然说道:“这个时候,你应该高兴才对?对你而言,也许,这次任务最大的收获,就是这场实战演练!若放在平时,什么人有能力,给你这种怪物当陪练?

        

你体内这两种特殊的能量,修炼了这么长时间,能有这种机做会运用训练,和实战印证,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我绝不相信,这种实力的对手,以后会频繁出现。

        

虽然,我不知道这三个,掺着稀有金属的魔鬼生化人,是什么来历。但我相信,他们一定是迪丽莎组织,为了对付你,才打出的三张王牌。

        

你不要急躁,他们与你不同,身上一定有弱点。你慢慢的增加,白小豆子的力量。以不让他的能量气息,散逸到体外为上限。看看能给你的实力,带来多大的增幅?

        

我也可以借此机会,模拟推算一下白小妞,将来可以为你提供,多大战力的提升指标。这些数据的意义,非常重大。机会难得,你要静下心来,沉着应战。伺机寻找他们的弱点,再把他们彻底击溃!”

        

听了老毒的指点,太史言顿时冷静了下来。他一方面凝聚心神,以纤毫之差,增加抽取白小豆子的能量,渗入到经络中,激荡着他体内冰雷源力,和肉身之力,两种力量的输出。

        

另一方面变换打法,演化招式,再次运用起了,他的“成名绝技”,破焦十二连击。主要是,他也不会别的。

        

而随着白小豆子的能量,不断增加。他的力量和速度,在不断增强。每一次抵挡和反击,都能把对手的兵刃,磕开的幅度更大,把三只老鬼,击退的更远。

        

同时,他伤口的恢复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被围殴的劣势,在渐渐扭转。不过,他总觉得,今天他所施展出的招式,出奇的别扭。绊手绊脚的,根本发挥不出,破焦十二连击那种,出其不意的效果。

        

正当他越打越纳闷,心里直犯嘀咕的时候。老毒又冷哼一声道:“哼哼!我看,你是让这仨皮掺铁给打傻了。这套武技,原本应该怎么使,你都忘了吗?

        

蓝星上有句俗语:心想两头行事周,尿分双叉那是病。打刚才,我就看你攥着两把长刀片儿,憋鳖屈屈的在那儿瞎支弄?你也不怕桶着自己,要不说你迟钝呢!”

        

太史言一听,登时恍然大悟。他心说:对啊!这破焦十二连击,真正的杀招,都是用刺客的身体发动。我这手持双刀,还破焦个头啊?难怪每次出招,总觉的步法和身法,都这么拧巴。不是趟过了头,就是着不上力。

        

想到此处,正值三件兵刃,劈、砍、刺,向他身上不同的部位,尖啸而至。太史言猛然停住了身形,用右手刀,挡开了劈头一斧;用左手刀,崩开了拦腰一刀;却任由着身后的钻心一矛,刺进自己的背心。

        

太史言当然知道,背后这一矛,最多只能穿透,自己的背肌,根本刺不进他的胸腔。这也是他,从一开始被围攻时,心里捏着的一点儿小算计。

        

他一直刻意的,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给敌人一种假象。想找机会,装着要害部位失守,抓住对手一时松懈的瞬间,给敌人来个暴击反杀。

        

结果,没想到这三货跟自己一样,都属于撕不烂的类型。他这个绝地反击的战术,等于是白费心机,这才令他万分苦恼。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多少发挥了点儿作用

        

而那名持矛的仆俑,完全没料到,这顽敌竟然放弃了背后的防御,被自己刺中了要害。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能重创或至其于死地的良机。

        

这三名被康拉德激活,重新问世的熔机仆俑。本以为,如今这诺轮星上,除了诺林这个反叛的执行者,再没人可以制约他们。

        

至于,迪丽莎家族的那个小崽子。虽然,掌握了一部分,涅源能量核心,目标代码的控制指令,可以暂时奴役他们三个。

        

但,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完全可以,用自主意识去逐步改写,能量核心的源程序。生成新的目标代码,夺回自身能量核心的控制权。

        

到那时候,他们就可以杀掉那个小崽子,和他身边的那群废物。再去唤醒更多的同类,集结足够的力量,去找诺林算账。而这颗星球,就可以在他们手中,重新回归秩序。

        

可谁曾想,迪丽莎家的小崽子,驱使他们执行的第一个任务,要杀掉的目标,竟然是一只强大到,令他们匪夷所思的怪物。事到如今,他们绝不相信,这家伙是一名人类武者。

        

人类武者,如何当得了他们的对手,而且还能以一敌三?中了他们那么多的刀斧之伤,不仅伤口能快速愈合,居然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和他们对抗,还越战越勇!

        

要说他是人,鬼都不信!一定是诺林,用什么方法,制造出来的一只,披着人皮的怪物。今日不把他除掉,将来必成大患!

        

由此,这名持矛的仆俑,以为机不可失。双手压着长矛,调动了最大的能量输出,再加上他积攒了万年的力气,咬牙切齿,豁了命的往前捅,非要把太史言,扎个透心凉不可。

        

他这一戳之力,就是一米厚的钛合金钢板,也能轻易洞穿。可刺到了太史言身上,矛尖透过背肌,卡到两根肋骨之间,就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说时迟那时快,这名持矛仆俑,只是停顿了一个,电光火石的瞬间。却猛见眼前,蓝光闪烁,银光刺眼,锐芒扑面。这仆俑大惊之下,暗道:“不好,这怪物竟然把手中的单刀,脱手射了出来”

        

这一招,完全出乎意料,他慌忙摆头躲避。但,还是慢了半拍。由于距离太近,太史言射出的,泰铂纳米长刀,疾如流光。刀尖从这仆俑的左脸颊刺入,“噗”的一声,眨眼间,整把泰铂纳米刀,从他的左后脑干飞出。

        

被这一飞刀,射穿了脑袋,并没有就此,了解了这名仆俑。只是让他的动作,又有了片刻的停滞。而太史言,也没有因此感到意外。

        

因为之前,他曾以伤换伤,劈开过那个耍斧子的半张肉脸。结果,那家伙只是向后急退。须臾间,银浆涌出,他的脸就恢复了原样。

        

而此刻,太史言要的,就是他这片刻的停顿。他射出左手长刀时,并未转身和侧身,只是曲臂抖腕,越过左肩头,反手把单刀甩向身后。而这仆俑的身高,在2米以上,刀尖正好冲着他的头部。

        

同时,太史言借着背后一矛的暴推之力,再加上自己发力,合身扑向了前方的持刀仆俑。而这一扑的身法速度,可就比原来,再快了一倍。

        

这耍大刀的仆俑,方才横扫一刀,刀头被太史言荡开,还没来得及全收回来。就被太史言,以极速栖进了身前的中路。他惊愕之下,仓促间只能横刀柄,外拒太史言的单刀,再想涮出刀鐏反击。

        

可他,哪还有反击的余地。太史言用右手单刀,压住他的刀柄。左手和双脚,便把破焦十二连击中,能够得着他的八招,利利索索,痛痛快快的,倾泻到他的身上。

        

这名仆俑,先是中了刀指、剑指、刀掌、摧山掌、寸拳、钉拳6击。下半身又中了,隐釜腿和阴铳脚两踢。

        

太史言的骨头,是何等的坚硬。这一顿爆锤,那是拳拳到肉。“嘭嘭,咔咔”直接把这仆俑的身体,给打得骨断筋折,扭曲变形,如一团被银浆包裹的烂肉。在中了他最后一脚后,终于倒地不起。

        

而太史言这一连串的猛攻,是贴着地面,顶着那持刀的仆俑,倒飞出去好几十米。持斧和持矛那两名仆俑,自然要来追击。不过,这一个刹那,他们根本追不上。

        

可算是打躺下一个老鬼,太史言在心里,长出了一口闷气,心情也大好。他转回身,对着两名仆俑,面露冷笑,一晃身形,迎头而上。如法炮制,没几秒钟,又把持斧的仆俑,打得四延八展的,也翻倒在地。

        

可没想到,就这会儿功夫,太史言在神念中感知到,被他擂成肉.团的持刀仆俑,在地上一顿蠕动,竟然又站了起来。那糜烂的身躯,居然恢复的完好如初。一涮长刀,又杀了过来。

        

太史言心里头这个气啊!不由得又对老毒抱怨道:“这仨蒸不熟,煮不烂的老滚刀,按下葫芦浮起瓢。他们身上的弱点,究竟在哪儿啊?”

        

老毒则嗔到:“你别光顾着痛快,能不能多注意观察?他们身体上,所有的要害部位,都被你重创过。连脑袋都被你捶烂过,他们还能鼓涌起来,活蹦乱跳的,这说明什么?”

        

“我说毒哥,都打了这么半天了,你就别用设问句了呗!直接公布答案好不好?”太史言没好气的说道

        

“哎~~~,你啊!他们被你重击了这么多次,连头骨都能变形修复。你再好好看看,他们全身上下,唯独哪儿几处,受到冲击应该变形,却没变形,又容易被忽视的地方,有很大概率,就是他们的命门所在!”

        

老毒一句话,点醒了太史言这个梦中人,他一边爆锤着持矛的仆俑,一边仔细观察着他的身体,突然两眼放光,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关节?”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