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月月和我与健健(少妇荡娃)最新章节列表

    

李克定可不想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他早就感觉到了,这门亲事的存在,是他和柳之思关系进展的最大阻碍,已经开始影响二人的相处。他要向母亲给柳之思讨一颗定心丸,忙又说:“母亲,我知道,只要您坚持,我父亲肯定会依了您的。”

        

他清楚的很,父亲最终拗不过母亲。

        

“克定,别看你父亲什么都听我的。但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退亲涉及到陆家的尊严,尤其有损陆小姐的名声,这可是天大的事情,绝不能当做儿戏。咱们李家以诚信立家,我也不得不慎重。”唐贞考虑的更为全面,又怕柳之思跟着担心,从而烦忧,安慰道,“不过,你们放心吧。眼下时间充裕,我总能斡旋好的。咱们保住陆小姐名声,保住陆家面子,再把亲事退掉,才是大吉。”

        

唐贞已经答应斡旋,李柳二人就像吃了定心丸,李克定兴高采烈的说道:“谢谢母亲。您刚才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您看,我想了办法,就是让陆家主动提出退亲,母亲以为可好?”

        

“你想的倒挺美。”唐贞问道,“陆家的人,能听你指挥吗?他们要是不退亲,你该怎么办?”

        

李克定便把刚才的主意对唐贞讲了:“我想给陆宛介绍一个好男子,只要她钟意,退亲之事,不就水到渠成嘛。”

        

“容我回去先跟你父亲商量一下吧,无论短期内结果如何,你们都不必为此事操心,我会想办法解决好。”唐贞终究为了柳之思,给二人下了保证,也是给二人以后相处开了个绿灯。

        

克静冲着李克定眨了眨眼睛说:“你算是有福气了,能娶之思做媳妇儿,简直就是娶了个仙子嘛。”

        

又看柳之思羞得不敢抬头,也钻入唐贞怀中说:“大娘,您可不许只喜欢儿媳妇,把我晾在一边,我会吃醋的。”

        

唐贞笑着搂过克静,怜爱地说道:“你呀,从小最得你祖母疼爱。因你母亲身体不好,你在我怀中的时候,比在你母亲怀中的时候还多呢。如今这么大了,还撒娇。”

        

“大娘,我可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就长大了,之思就是小孩子呢,我看您就是偏心儿媳妇。”克静的话,故意讲给柳之思听的,还笑着问她,“之思,你看我讲得对不对?” 

        

“不对。你老实欺负我,我以后不理你了。”柳之思被克静说的虽然心里甜甜,表面只好假做生气。

        

唐贞见状,笑对三人道:“好啦,咱们先不说了,去吃饭。”

        

说完,她一手拉着克静,一手拉着柳之思,开始往外走,又对柳之思说,“之思,我明天要回河间了,你暑假的时候,一定要去河间住上些日子。”

        

“阿姨,我一定会去。”柳之思听闻唐贞将走,不舍之情,登时涌上心来。

        

李伯南经常外出照顾生意,唐贞是李家的管家大奶奶,不能在北京长住下去。

        

柳之思已经发现了,唐贞这次前来,就只有一个目的,来找她,来陪着她,也更加坐实了她和唐家人有着血缘的猜测。

        

柳之思最能体贴人心,如何会不知道,她对唐贞说:“阿姨,您放心回去吧,您能在这里陪我十天,我一辈子都知足了。这是我10年来,感觉最幸福的十天。”

        

唐贞心里着实惦记家中的事情,也是不得不回。

        

次日上午,李克定、柳之思、李克静把唐贞送上开往沧州的火车。

        

临别之际,柳之思百般不舍,眼泪总也控制不住,唐贞见她如此,心里又是难过、爱怜,又是到亲切、温馨。临别之际,她三番五次的叮嘱柳之思,暑假的时候,千万要早去河间。

        

柳之思在连连答应声中,闻听汽笛一声,嘹亮又刺耳。

        

火车缓缓开动,探身在车窗外的唐贞,渐渐远去,柳之思立在当地,一时情难自禁。

        

唐贞坐在火车之上,何尝不是如此,她恨幻清怎么还不出现,因为她急于想认下柳之思来。

        

再次想起二妹唐淑,已经十六年没有她的消息了,是生是死,至今下落不明。虽然这些年来,夏幻清四海漂泊,苦苦寻觅,但走遍天涯,却寻不到她的踪影。

        

因为柳之思,十九年前的往事,涌现在唐贞的眼前:那一年,儿子李克定出生一百天,大哥唐贤和二妹唐淑来看望自己,正住在河间李家。夏幻清前来祝贺,二妹妹对幻清一见钟情,后来普云做媒,二人成亲,恩恩爱爱,可惜却遭遇变故,勘叹夏幻清和唐淑,琴瑟和谐,一朝家破人亡。夏幻清为寻找失踪的母亲和妻子,开始四海为家,至今已有十六年,却一直没有二妹唐淑的下落。想二妹风华绝代,才学过人,奈何红颜薄命,叫她如何不伤心。

        

前段时间,李伯南从天津回去,对她讲起天津发生的事情,说是柳之思救他渡过难关。又讲柳之思乃柳业刀的外甥女,是柳家的大小姐。

        

一直到前几天,唐贞在房中,对着照片思念唐淑,李伯南见她神情落寞,不忍心再隐瞒下去,这才对她讲出实情,说是柳之思和唐淑容貌一般无二,定然是唐淑的亲生女儿。

        

唐贞听后,再也无法安心,便急着要来北京,还不断责备丈夫,不该瞒她这些日子。

        

李伯南自有他的道理,说柳之思毕竟是幻清的女儿,认还是不认,什么时候认,都得以幻清的意见为主,他人不宜越殂代疱,提前认下。

        

唐贞满怀委屈,娇憨地问丈夫:“就算柳之思是幻清的女儿,但她也是我唐家的骨肉,我为什么不能认?”

        

李伯南只得再次劝慰,唐贞也明白此事重大,不宜感情用事,便答应了李伯南,暂时不与柳之思相认,但她必须回北京几日,亲眼见见柳之思。

        

如今柳之思的不舍之情,令唐贞黯然神伤的同时,也坚定了她要将陆家亲事退掉的决心,因为她要成全柳之思,不忍让柳之思再受任何伤害。

        

唐贞乘车远去,站台之上,克静见柳之思还在伤心,便悄悄叫克定去劝柳之思回家。

        

克定会意,走上前去,替她擦着眼泪说道:“之思,你别难过,等暑假了,我就带你回河间去。”

        

“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嘛。”柳之思自小无父无母,如今有了唐贞母亲般的疼爱,她哪里能够舍得和唐贞分开。

        

触动心底的柔软,她情难自禁,这才泪流不止。

        

自从唐贞答应替他退掉亲事,李克定对柳之思也不再象从前那样,他大胆而坦然地将柳之思揽住怀中,亲着她的秀发说道:“之思,以后我会天天陪着你的。”

        

柳之思也想起唐贞说的话来,觉得克定和陆宛退亲之事,不必再烦恼,遂破涕为笑,说道:“谁要你陪了?”

        

她第一次想到陆宛,却不再吃醋,因为她知道,只要有唐贞在,李克定和陆宛是不可能了。

        

李克定又抱紧她说:“是我要陪你,我死皮赖脸嘛。反正,以后你赶都赶不走我,我就是一块狗皮膏药,紧紧贴着你。”

        

他放下了定亲一事,心中再无阻碍,说着任何他想说的话。

        

“癞皮狗儿。”柳之思嘲笑他一句。

        

“癞皮狗儿怎么了,我就做你的癞皮狗儿。”李克定亲着她的头发,“以后我再不和你分开,就像我的五行剑发出的阴阳剑气,始终同时出现,同时消失。就像磁石的南北磁极,永远成双成对,就像。。。”

        

“好啦,快打住吧。”柳之思伸出小手,轻轻捶打李克定说,“原来你这么贫嘴,说的好肉麻。”

        

李克定顺势捉住她的手,拿起来,使劲儿吻了一口,柳之思忙撤回手去,忽见克静正望着她笑,脸上一红,挣开李克定,轻声说道,“咱们回家吧。”

        

李克定又过来牵住柳之思的手,尽管柳之思挣了两次,但他就是不放,柳之思也便任他握着。

        

二人可不是第一次互握,但今次心情不同,感觉自然也是不同,那种快意,简直无法形容。

        

克静倒是知趣,转生走在前面,一边说道:“克定,之思,你们两个放心,我脑后没长眼睛,什么都瞧不见。”

        

李克定和柳之思相视一笑,李克定便伸出胳膊将她揽在怀中,三人向站外走去。

        

回到家中,柳之思开始张罗着要搬回柳家去,李克定哪里舍得,挽留道:“之思,要不你再住几天呗,反正房子也是空着,好不好。”

        

“不好。”柳之思笑盈盈的说道,“现在阿姨走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怕你来欺负我。”

        

“怎么可能。你不欺负我,我就念佛了。”李克定笑道。

        

这时,陶氏从外面走了进来,嘴上说着:“克定,你是不是欺负之思了。”

        

李克定见二婶进来,忙起身施过礼,这才说道:“二婶儿,我想挽留之思,让她多住几天,哪里敢欺负她。”

        

陶氏微微一笑,对柳之思说:“我看这样吧,之思,你就再住一日,也不必着急忙慌的,明天搬回柳家去,也更从容。”说着话,她向李克定使个眼色。

        

李克定会意,便说道:“这样也好,之思,你就明天再走吧。”

        

陶氏出面挽留,柳之思不好拒绝,便答应下来。李克定知道二婶儿有话要对柳之思讲,对柳之思说:“你明天再走,咱们可讲好了。我先去取件东西,过会儿再来找你。”

        

等李克定出去后,陶氏对柳之思说:“之思,克定这孩子,我了解他,最是实诚不过,你以后多担待他。”

        

柳之思已经明白陶氏要对她讲什么了,“二婶儿,您放心吧,克定其实很会照顾人的。”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