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的床摇晃地发出响声(高H纯肉到尾)最新章节列表

甘一凡的听力跟他嗅觉视觉一样出色,发现西边丛林只有两人逼近并不困难。

        

临突围的时候,甘一凡忽然发现李小壮没有蒙面,快手快脚从刀匣内取出一个新口罩给他,却被李小壮拒绝,说他用过的他不要,也不知李小壮怎么变的,往腰间一抹,一块手帕出现在他手中。

        

而他腰间只有那个紫葫芦,甘一凡狐疑瞥了眼紫葫芦,李小壮也似乎才醒悟过来,掩饰道:“手帕我系在葫芦上,正好用来蒙面。”

        

“是吗……刚才我怎么没发现?”甘一凡心里嘀咕没说出口,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些,做了个禁声手势,又往旁边指了指,意思告诉李小壮从现在开始不要出声,要他从左边绕行,对付左边那位印方变异人。

        

李小壮应该是明白的,可他偏不听甘一凡,往右边绕去。

        

甘一凡也拿他没办法,轻声提醒他小心,往左边去了。

        

左边丛林那人就是那位矮壮的印军军官,而右边那人是大胡子军官。

        

他们俩可以说在第一批追踪甘一凡的几位印军变异军官中实力最强的两位,而大胡子军官实力还要强过矮壮军官。

        

没跟他们交过手,甘一凡也判断不出两人谁更强,但凭他对危险的本能直觉,他能判断出大胡子军官所在方位比矮壮军官所在方位带给他的威胁更大。

        

他让李小壮对付左边那位也是出于对李小壮保护,可李小壮不听他的,那也只好换过来。

        

甘一凡往左边走出一段距离,已经能很清晰听见前方传来的踩雪声,他悄悄上树隐藏。 

        

之前他埋伏印方军人都没有选择上树,原因正是因为树上积雪,哪怕再小心,身体也有自重,压弯树枝避免不了闹出动静。

        

不过现在不一样,手雷威力惊人,带给甘一凡威胁的同时也为他带去便利。

        

他才刚刚藏好,忽然右边丛林传来枪声,紧接着听见李小壮惊呼声,他大吃一惊,却不得不按捺焦急,因为一位矮壮军人已经出现在视线内。

        

而这时,右边传来英语大喊:“在这里,我打中他了。”

        

周围脚步声顿时变得杂乱,其中还夹杂着英语呼喊声,刚刚出现在视线内的矮壮军人也大喊大叫往右边跑去。

        

甘一凡一句都听不懂,可他感觉不大妙。

        

此刻李小壮背靠大树喘息未定。就在刚刚,一位大胡子军人刚出现在视线中就对他开枪,枪法很准,打的是他的左腿。

        

然而,他并没有被击中。

        

毕竟是医道双修的高高手,在一干出世隐修的道门高人中,实力也能排在前列,虽说没有被人用枪打过,但以他的道行,挡下一颗手枪子弹勉强还是可以办到的。

        

子弹击中一挥而就的药锄,尔后巨大的力量使得药锄反弹砸中他的大腿,很疼,但相比直接被子弹打中已经不知好了多少倍。

        

“兴许我应该走左边……”他嘀咕了一句,心态还是不错的。

        

揉了揉被砸中的大腿,又酸又痛,屈指一弹葫芦,一枚丹药凭空出现,他吞下丹药迅速化开药力,顿时感到大腿舒服许多。

        

身周看了看,树后是那位开枪打他的大胡子军官,此刻正举着枪逼近,大胡子军官旁边是一个矮壮军官,也在举着枪逼近,更远一些暂时看不见人,只有杂乱的脚步声和听不懂的对话。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心有点乱。

        

“如果师父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办?”他冷静下来思考。“呸呸呸,师父怎么可能遇到这种情况,就这么几个变异人师父一巴掌全拍死了……”

        

“可我现在怎么脱困?”他抬头看看上方,又低头看看脚下,“不行,他们有枪,厉害,升空会被当成活靶子。钻地速度太慢,距离也太近了,很容易就被发现……”

        

就在他思考对策的时候,忽然听见惨叫声,回头一看,一道黑光一闪而没,刚才那位举着枪逼近他的矮壮军人手断了,枪也掉在地上。

        

见此情景,他一拍脑门,暗骂自己被手枪吓傻了,太沉不住气,甩手扔出药锄,药锄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拐着弯击向大胡子军官手中的枪。

        

大胡子被矮壮军人突如其来的断手吓了一个激灵,此刻正在那东张西望,等他警觉不对的时候,又哪里还来得及,药锄一闪而过,他握枪的右手钻心疼痛,手枪也抓不住了,直接被打飞。

        

趁此机会,李小壮猛扑而出,身在半空连环几脚把大胡子军官踢得连连后退,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李小壮招手药锄飞回,挥手一锄砸晕大胡子。

        

几乎同一时间,甘一凡也对矮壮军人做出差不多的举动,用刀背拍晕矮壮军人。

        

两人相视一眼,往同一个方向突围。

        

不料没走多远,“站住”,一声暴喝从树后传出,紧接着将军从树后转出,他没拿枪也没带刀,手里拿着一根金色手杖。

        

当他看见身前站着两个蒙面人,似乎感到诧异,手杖指指点点,最后指向甘一凡,用中文说:“你是甘一凡。”

        

甘一凡没吭声,他又指向李小壮,“你又是谁?”

        

李小壮犯傻,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讲道礼,对将军施以道礼,正要开口被甘一凡制止。

        

“我不是甘一凡,你也别管他是谁,让开路,我不伤你。”

        

“伤我!”将军冷笑,“你配吗?不过是刚入顶级,想要伤我找你老师来差不多。至于你,华夏道门中人,哼,我最讨厌装神弄鬼的臭道士,必须死。”

        

“他在虚张声势,别理他,我们分头走。”甘一凡传音李小壮。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第一次有了默契,双双出手进攻对方,却都是虚招,待到近前,脚底抹油分到两边。

        

不曾想,印方将军并不是虚张声势,只见他手杖打向甘一凡,横出一脚扫踢李小壮。

        

一人同时对付两人。

        

两人冲劲正猛,没有回旋余地,只能硬挡。

        

两人几乎同时感到一股大力传来,手臂发麻,一连退了几步。

        

而将军却也退了一步,他似乎对自己后退一步感到难以置信,再一次出手,又是同时进攻两人。

        

而这一次,甘一凡和李小壮都选择避让,没有与他硬碰硬。

        

也就是在这时,一群人出现在他们身后,手枪全指向两人。

        

被十多把手枪指着,李小壮心乱了,一连传音几次问甘一凡怎么办。

        

“别紧张,缠住他,他们不敢开枪。”甘一凡认清形势,眼下唯一突围可能,就是缠住眼前这位疑似顶级战力,尔后找时机突围。

        

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吉化岛的时候见过,对方好像就是参赛印方选手领队。

        

他忍不住问道:“你去过吉化岛?”

        

将军哈哈大笑,“去过,当然,我就是印国领队,只不过为了不引起你老师注意,我换了身份。不过现在,我允许你称我拉吉普特将军。”

        

甘一凡才不在乎对方叫什么,他只想证实自己判断,也是为了分散对方注意力。

        

“动手!”他传音李小壮。

        

李小壮吐气开声,挥动药锄砸向拉吉普特将军,药锄击出时正常大小,而在临击中对方之时忽然放大几倍,当头砸落。

        

拉吉普特将军略感诧异,惊讶于忽然产生变化的武器,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被击中,挥杖挡下,同时起脚踹开李小壮。

        

李小壮也是发了狠,硬扛一击重脚半步不退,再度挥动药锄猛砸。

        

甘一凡也没闲着,看准机会一招乾坤一点,抽冷子刺向对方腹部。

        

三人顿时战作一团。

        

要说拉吉普特将军确实厉害,他是印国唯二之一顶级战力,哪怕对上华夏四大顶级战力也不落下风,迄今为止,他唯一忌惮的一个人只有宁北枳。

        

而他企图生擒甘一凡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逼宁北枳说出超级战力飞行秘密。

        

对于天空的向往不分国界,拉吉普特将军也想成为超级战力,自由翱翔于空。

        

不得不说拉吉普特将军拥有远大志向,但他好像找错了人。不论是甘一凡还是李小壮,这两人的真实实力甚至已经可以与宁北枳比肩,只是他们二人,其中一个还不适应突然暴增的实力,哪怕过去半年,依然没能灵活运用,而另一个太缺少实战经验。

        

所以此刻,他能以一人之力压制两人。

        

但随着时间推移,两人越打越顺手,反过来拉吉普特将军反而心有余而力不足,渐渐感到吃力。

        

“一帮傻鸟,还不动手,找死啊!”

        

一帮傻鸟平常哪有机会见到拉吉普特将军出手,这会儿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听见将军叫骂,连忙收起抢,操刀子围杀上来。

        

见此情景,甘一凡反而暗暗松了口气,谁被十几把枪指着不脊背发凉?能跑也不能跑,只能纠缠对手才不至于挨枪子。

        

现在好了,全都围上来,他们才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而最佳机会就是现在,趁人群还没有围拢,而拉吉普特正在后退,身前身后有充足缓转余地,他立刻传音李小壮,就一个字——飞!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