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女总裁沦为玩物(老师再来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公元2437年,现在南方新政权已经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主要自然障碍在卫铿探索阶段已经扫平了,现在是在平稳交接过程后,进行了新一轮的发展。

        

在军事上,为了打通珠三角核心区域和周边城邦的交通线,统伐军进行了多次军事演习。

        

圆脑袋的“战神坦克”在前方装了一个铲斗,推平拦路的枯枝烂藤。

        

这个柴油车队沿着旧文明时代建造的铁路线路基和原来的国道,一路捅到各个城邦城墙附近,然后进行了代号为“解放”的军事演习任务。

        

坦克炮塔上的线膛炮,开始调整射击诸次元,炮口从一开始到来时对着城墙的角度。转向了九十度对准侧面的山坡演习区域,精准的命中了由自治区代表们(城邦内的贵族)临时预定的(被要求划点)目标。充分的还原了实战要素。

        

今华日报:4月13日统伐军圆满的完成了军事演习任务,向着粤地各个自治城的人民们展现了,我人民军军团保卫国家财产的决心。各自治城邦的代表们坚决拥护新政府的领导,加入了珠三角经济一体化的倡议。

        

用人话来说就是:那几辆坦克,完成了城下之盟,和远华港方面签订了经济协议和人口自由流通的协议。

        

卫铿反复上报给组织,粤地有五十万人口,地区情况复杂。

        

所以孙向阳这些对行政工作还比较模糊的组织骨干们,在做工作规划时,也就只能按照卫铿的“ppt计划书”进行。

        

卫铿的文化水平相对于绝命位面来的船员较高,是一个不那么显见,却又效果明显的优势。 

        

中国老百姓对读书人尊重的传统,已经刻录到文化基因中了。山贼在做大之后都知道绑个秀才给自己做军师。

        

所以呢,卫铿现在用不着抢什么决策权,也用不着占据多少席位,提出的建议依靠自己归纳的档案资料,总能顺利推进。

        

……

        

在6月份后,随着各个城邦的小作坊,小城邦经济体系被坚甲利炮骇开。

        

旧废墟上的珠三角经济圈开始了货轮到来后的第一轮腾飞,十三架挖土机推土将部分废墟推平,石灰窑产出的建筑材料在这里围出了一圈圈围墙。然后在内部归纳出一栋栋建筑的建造,预留了绿化带,以及未来可能道路扩建的设施空间。这个布置就是厂房大院的布置。

        

随着人口潮向着珠三角聚集,各种厂房和建筑要提前建设,卫铿呢,根据各个城市内的人口迁出信息,以及粮食价格波动,完成了外地人口朝着广州经济区汇聚的建模,而新政府就是按照建模上的趋势,规划生产建设的。

        

而经济上呢,珠三角经济在保障民众温饱的同时,开始了出口导向性经济生产,聚集资本!

        

都二十七世纪了,卫铿接受的社会学教育,自然不会神话资本主义,但是“资本”是“文明未能进入到精神、物质极大丰富前”客观存在的。

        

聚集‘资本’不是搞金融,资本是社会物资交流中的信誉。

        

因为社会不可能是一群无私奉献的人组成的,坐在管理岗高位的人更不是。

        

经历二十一世纪那个牛鬼蛇神乱舞的时代,听过“加班是锻炼你”“逼你下岗是为了社会输送人才”种种嘴上无私,实际无耻的话后,

        

卫铿极度反感无私奉献,自己所有的劳动,必须要有信誉的人给予他拥有的信誉标值,这个标值最贴合社会的实物就是钱!就是资本。

        

一个人口、生产力都恒定的社会,其整个社会需要运转的信誉其实也为恒定。社会中某些体系有时候会虚拟一些信誉,用来集中社会的某些财富,投入到高新产业去赌未来。这种信誉操作手段就是金融手段。

        

当然虚拟终究是虚拟,如果金融手段不是去赌未来产业,而是构建一个能让吸血虫们在这个时代能饱腹的血泡,那么最终会积累起金融泡沫。

        

每一次泡沫破碎后,大量的资本会蒸发,但只要社会还要继续运转,资本这种信誉仍然会存在。

        

如今在潘多拉位面,这个世界的资本聚集在哪?——在各个城邦的上层!

        

他们将大破灭前广为流通的一块钱钢镚,五毛钱铜板全部集中在自己手里。

        

卫铿到来后,珠江区域的新经济体通过非战争的手段,依靠生产优势,在商业中不断将这些铜板和钢镚赚回来。这就是聚集资本。

        

铜板和钢镚,绝命位面是可以提供制币设施大量印制的,但那只会摧毁钢镚和铜板在南方的流通性,让双方同归于尽,并不能聚集资本。

        

资本的本质是信誉,是能在社会运转中暂时换来上下各个阶层人力、物质财富的标量。这不是造币机简简单单造出来的,是在社会运转过程中建立的。

        

一个集团得让世界知道,他们有可以带着社会增生财富,提供安全的能力!这样该集团支持的货币,就是信誉标量。

        

这可以看做是“踄木立信”,虽然过程相当复杂,既要证明生产能力,又要证明军事能力,但现代文明发展到现在,涉及到统治时理应要比商鞅时代庞大、精密。

        

其实想要快速聚集资本,卫铿似乎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直接用军事手段掠夺!直接摧毁附近旧城邦上层信誉。

        

不过~

        

且不说卫铿这个怕死怕痛的家伙,是否愿意为这个方案付出牺牲。这种手段太局限了。纵然可以快速聚拢粤地的信誉,但是会摧毁统伐军在外的信誉。

        

一个通过抢夺来完成财富集中的势力,在所能抢夺的区域外,就会被百般质疑!

        

除了粤地之外,在整个东亚大陆还有其他的城邦!这些城邦之间还是有交流的。统伐军的军事增加也一定会对这些城邦进行武力威胁。毕竟名字上就是“统伐”而不是地方割据。

        

军事力量在行动时也许会让一个地区经济损失巨大,但是绝不能“以掠夺财富为名”将对方炸成赤贫。

        

至少明面上不能这么做,不能放纵军队中有组织的这么做。

        

否则你的军队绝对不是来“建立秩序”的队伍,而是来敲骨吸髓的兽军。你手上掠夺来的真金白银再多,仅对内作为稳定占领区的资本(信誉),但是对外?除非你放弃占领,否则外部势力绝对不会放心与你贸易。

        

明明能用经济手段来获取的事情,就不要学毛子莽!而且经过卫铿详细的调查,此时的人类城邦,财富结构非常畸形。用经济的效果更好。

        

粤地的这些城邦的经济模型,是资本大规模在顶层聚集,不再通过大型工程反馈下层。

        

这些城邦现在对两类商品是成瘾性的需求——奢侈品和军火。

        

奢侈品和军火分别对应着:上层的享乐主义、维系自身统治稳定的需求。

        

大清就是这个例子,福寿膏、克虏伯炮买买买。

        

珠江的新政府为帮助周围人类势力对付基因群落威胁,会出售一些枪支和弹药。但如今‘新广交会’卖的最主要的产品,还是一些高档消费品。

        

当代什么是高档消费品呢?——是方便面调料包!

        

为此呢,一个味精厂建立了,在同时可以用氯化钠和谷氨酸钠补充钠离子时,上层拥有的资本可以购买自己所需一百倍的食盐。但由于他们不需要,所以不会流出那么多钢镚。所以现在价格是食盐价格十倍的味精就是卫铿为他们量身定制的。

        

在粤地,是存在朝着内陆城邦输送食盐的商路的,故,这个消费市场非常庞大。

        

而不断流出钢镚的城邦,在今天没有计划经济为各个阶层调配生产物资的能力,由于缺失了社会经济活动的重要媒介,那么资本流出后,就是信誉下降。

        

8月17日,在供货社门口。

        

“买买买!”在商品供货点上,举着订货单的商人为了采购足够的货,甚至发生了踩踏,以至于供货社在下午不得不配备维护秩序的警察。这些目前普通人用不上的味精,清香型沐浴皂,内棉外革大衣,去抵达城邦换来的看似是一枚枚大破灭前的货币。但实际上是各个城邦内社会秩序的血液。

        

而目前,新政府下的工人,省吃俭用中,加班加点生产物资,给自己和工厂换取的钢镚也不单单是金属片,而是未来统伐军进入各个地区后,能够快速收拢当地战略资源的保障。

        

……

        

资本聚集过程中,仿佛有那么一股魔力,卫铿发现自己也被魔力感染了。卫铿发现自己也在彻夜不眠的工作,而且还是高脑力消耗的工作。

        

卫铿:“所以,我到底图个啥?”

        

即将返回神州位面,当顶层名流的卫老爷,发现自己一时半会,不应该走,应当多做一点。

        

潘多拉135年10月,得到绝命位面技术专家们的指点,卫铿开启了潘多拉位面的能源新革命。

        

这份能源站的资料是罗红星递给卫铿的。

        

当卫铿开始忙碌的时候,罗红星给卫铿的监察者发了一个通讯信息:“小鹿,因势利导很重要!”白灵鹿表示虚心受教,但能受教几分,那就天知道了。

        

下面说说,卫铿现在忙的事情。

        

对于中国城市化之前的少年们来说,一个挖了几年的池塘,随便用长杆子搅一搅,总能发现里面有气泡。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远华的船员们抵达后,粤地城市化进程增加,能源消耗也陡增,过去以木炭为能源的方式在如今遭遇了很大的挑战,木炭的储存容易被真菌侵袭,而释放的孢子又容易造成生物污染。所以急切需要更加方便储存和运输的能源。

        

电力和天然气在主世界的同时期,是人类社会的重要能源,一个是通过电线来传输,一个通过管道来传输。现在天然气是没有的,但是沼气?按照如今生物界这种欣欣向荣的架势!不仅可以有,而且还能很多。

        

根据罗红星叙述,他抵达绝命位面后,在华南部分地区待过,那些乡村地区没有煤矿,通电量也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电器,为了解决发电问题,上了土法,开始搞沼气发电。其实也不是土法,那是国家电网还没有那么发达,为乡村提供技术援助。

        

卫铿呢说干就干,直接把池子挖出来,挖的很深,很大,而且底部链接加热管,当工厂的废热残渣导入一旁的水池中,热量可以通过管道流动,传输给反应池子,用来调节反应温度,然后给池子糊上水泥,贴上防水层,然后再贴上瓷砖。整个池子通过管道加料,顶盖上连接着轴密封搅拌杆,出料口可以在生产过程中排放废料。

        

当建造完毕后,这个十五组,边长八米深度十二米的池子内开始注水加入原料后,几乎一夜之间,内部就如同啤酒一样翻腾。秸秆等枯枝烂叶的分解速度,堪比草莓长白毛的速度。随搅拌杆搅拌均匀,大池子内的沼气如同摇晃后的可乐,气泡呼呼呼流出管道,进入燃烧室推动燃气轮,带动发电机组转换为电能,顺着高架上的电线传导到附近的工厂。

        

只是潘多拉场中,生命活动的能量是可以隔空交互的。

        

甲烷菌在得到充沛的物质供应后产生甲烷的同时,其剩余生命能量,也就辐射到周围一些草木,甚至昆虫身上。

        

最早的沼气池不得已在发电十天后被迫停止了,因为一条老树根直接涨了起来,把三号池子崩裂了。

        

所以第二次修沼气发电站,卫铿直接在每个池子周围堆积了厚度三米的一层高岭土,用青砖和水泥堆得严严密密。(这是帝王墓葬工艺)

        

这么一个能不断生产燃气能源的水泥池,对外生命辐射能量密度,不下于文明时代的核反应堆。只是甲烷菌没有复杂基因,对人类基因的插入效果有限。但持续不断的辐射,仍然会让部分糖类、蛋白质增生量增加,超出人类内分泌协调承受的上限。

        

在135年11月到136年4月这段时间,

        

那些非卫铿对照组中的工人,如果持续在场工作三个小时,就会肚子疼亦或是皮肤上出现螨癣病。

        

卫铿和工程组们得出的结论:必须加大电力控制自动化,每次巡视不得超过半个小时,并且每日需要和其他区域值班的同志完成血液交互,或者直接注射卫铿的血液,彻底增强自己在微生物增生时生命辐射的抗性。

        

只是组织上在安排工作的时候,更倾向于主要安排卫铿集群承担一半的值班量,等待下一代技术更新。

        

沼气发电站每个池子每天能处理一百公斤类似秸秆的物质,日发电量为1万千瓦左右,也就是一万度电。电费目前零点八分钱一度,一天就是八十块钱,而整个电站需要十个人维持运作。可以将产出中的三分之一作为岗位工资。

        

作为沼气发电厂,目前最大的工人群体,卫铿们拿到了组织发的工资后,不由感叹:“这真是一个高福利的岗位。”

        

如果这个岗位真的可以提供一成不变的生活状态,那么这里适合躺平。但是!~卫铿挥舞着拳头给自己打气道:“要奋斗啊,为了美好的明天!”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