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内裤从侧面进入(浪妇找爽)最新章节列表

迪妮莎拎着那一大缸酒走进牢房,脸上满是坏笑:“小老弟,你说要请我喝酒,而且随便喝,我就不客气了哦。王城大道1号的皇家酒馆,到时候你记得去结一下账,我写了你的名字。如果你死了,就得你手下去还钱了。”

        

奇诺早已在牢房内等候,这里没有木桌,他就对床铺做了个“请”的手势。

        

“咚。”迪妮莎不是什么大雅之人,没太大讲究,她将酒缸一放,坐到床边搓了搓手,迫不及待拿出酒杯,舀满后二话不说先连饮三杯,随即发出舒爽的哈气声。

        

这幅市侩形象,实在很难把她和第7序列赤轮、破晓之剑、王之利刃这些充满史诗感的头衔联系在一起。

        

迪妮莎把腰侧鼓鼓的包囊一开,取出了先前装好的下酒菜,直接左右手同时开工,配合得极其熟练,玉酿和下酒菜轮番往嘴里送,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小老弟,你还真是大方啊。要知道,放眼整个王城,还没有谁敢对我说‘请你随便喝’这五个字。”

        

奇诺打趣道:“如果能请到王之利刃来保全我的性命,别说喝一次,我就是把你这辈子的酒全包了,那也值啊。”

        

“停——打住。”迪妮莎抹了抹嘴,认真地说,“先说好,今天只喝酒,随便聊聊天。关于王国全体会议的事,你别问我,我不关心你们的事。”

        

奇诺端起酒杯,象征性敬了她一下:“事关洛娜也不关心?”

        

“洛娜?”迪妮莎很疑惑,“这跟洛娜有什么关系。”

        

前几天,洛娜带索兰黛尔来地牢送钥匙,而且还暗中和波顿密谋劫狱,这显然是一个秘密,没有被外人知晓,否则“七王子、九公主、巨龙千金联手在王城劫狱”这种事传出去,王室那边早炸锅了。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奇诺都要替洛娜她们守住这个秘密。

        

但洛娜之前曾提到,她去找迪妮莎协商劫狱,被迪妮莎以倒地装睡搪塞过去了。

        

现在迪妮莎表现得一问三不知,显然是故意装傻,她心里肯定跟明镜似的。

        

奇诺也没有弯弯绕绕,直入主题:“洛娜前几天密谋劫狱的事,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吧?”

        

迪妮莎仰头灌了一杯酒,很舒畅地哈了一声,并无言语,也同时预示着她的回答。

        

奇诺:“我其实很好奇,你和洛娜是什么关系?”

        

迪妮莎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关系,她是一个不成熟的熊孩子,而我平时又喜欢没事逗熊孩子玩,所以…铛铛~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奇诺:“你不关心她的安危吗?”

        

迪妮莎:“当然关心。”

        

奇诺:“关心的话,她密谋劫狱这么危险的事,你不阻止?”

        

“你怎么知道我没阻止?”迪妮莎对奇诺神秘地一笑,杯酒下肚,懒洋洋地说,“那天晚上我一直待在地牢附近,等这个傻瓜现身。”

        

奇诺:“如果她现身了,你会阻止她?”

        

迪妮莎:“不,我会杀掉你。”

        

奇诺:“为什么?”

        

迪妮莎:“她准时现身,说明已经跟你说了劫狱计划,并且得到了你的同意,这就是原因——你同意劫狱,意味着你把个人安危置于洛娜的安危之上,我不希望她身边有这种人。”

        

奇诺:“但如果你杀了我,在洛娜眼里,你就是杀了她的朋友,你在她心中的形象会一落千丈,即使这样也无所谓吗?”

        

迪妮莎对奇诺挑了一下眉,爽朗地笑道:“你可能有点小看我的实力。我进地牢,杀你,出地牢,躲好…完成这些步骤,只需在她眨眼的一瞬间。”

        

奇诺举起酒杯,笑着说:“敬你一杯,王之利刃。”

        

“也敬你,薄暮死神。”迪妮莎笑着和奇诺碰杯。

        

对饮过后,奇诺饶有兴致地问道:“说真的,我不太能理解,你这样的强者为什么会为王室效力?”

        

这一次,迪妮莎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在你看来,我怎么就不能为王室效力?”

        

奇诺:“像你这种问鼎巅峰、世界最强的顶级强者,照理说都会活得很洒脱。”

        

迪妮莎坐直身体,故作严肃地指了指自己:“我不洒脱?你还要我怎么洒落,当街跳个脱衣舞才叫洒脱吗?”

        

奇诺无奈地笑了笑:“当然不是指这种。我只是觉得,你都已经是世界最强了,怎么会屈居人下?怎么会愿意当个御前侍卫,为国王效力?”

        

迪妮莎拍了拍衣兜,从浑厚的碰撞声听,想必是金月碰撞的回响,她笑道:“还能为什么?有月币拿呗!什么活都不用干,每天站个岗,站岗的时候还能睡觉,睡到发薪日睁眼就拿薪水…这工作来一百次我接一百次啊!”

        

奇诺眼中盈满神秘之色:“哦?国王陛下一个月给你多少金月。”

        

“停~停~停~”迪妮莎抬手示意打住,微笑中藏着深邃的蕴意,“小老弟,这个话茬可不要开哦,并不是说我的薪水数字有多保密,而是我知道你想干嘛。”

        

奇诺的笑意愈发愈浓:“所以,你不是为了钱。”

        

“咕噜。”迪妮莎喝完酒,以手背托腮,侧目看着奇诺,撅了噘嘴:“你这么聊天,可就没意思了。”

        

奇诺:“怎么聊才算有意思?”

        

迪妮莎倒满杯酒,将其举起:“用这个聊,有意思。”

        

“爽快。”奇诺说,“从今往后,你的每一顿酒我都包了。”

        

迪妮莎听后沉默片刻,突然噗嗤笑出声:“怎么?我看着像个穷鬼?我看着像连酒都买不起的人?”

        

奇诺:“喝酒就跟吃饭一样,同样的饭菜,自己碗里的不香,从别人碗里夹才有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迪妮莎捧腹大笑,不停拍床,给奇诺竖了个大拇指,“会说话!人才!”

        

奇诺:“所以?”

        

“小老弟啊,你把问题想简单了,也把我想简单了,事情的真相就像海面上的冰山,你看到的永远只是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迪妮莎打了个酒嗝,起身拍了拍奇诺的肩,摸着肚子离去,只笑眯眯留下一句话,“这个王国肯定有能救你的人,但很遗憾,这个人不是我。这顿酒谢了~剩下的留给你解馋吧。有机会再请我喝。”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