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杨雪[完]@h含着异物上课

夜九和左岚她们趁人不注意闪进巷子里,迅速给夜九换上她们的衣服,长发披散,遮住大半张脸,便认不出谁是谁了。

        

圣羲皇族御用的炼丹师组织名为——天丹司。

        

天丹司总部在皇宫附近,其中有炼丹师数名,种有灵药,炼丹无数,重兵把守。

        

左岚领着夜九走到天丹司大门前。

        

“左将军。”守卫微微垂首,“请出示令牌。”

        

哪怕是左岚,要想进天丹司也需要令牌,否则不许进入。

        

左岚看了看夜九:“没有令牌。”

        

守卫冷声道:“无令牌者,速速离开!”

        

夜九正在打量天丹司,发现左岚进不去,便耸耸肩:“好了,你们回塔里休息吧。”

        

“啪。”

        

        

数十人凭空消失!

        

守卫张大嘴巴,愣了愣,使劲儿揉揉眼睛:“我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吗?”

        

即便是传送走的,怎么连个法阵都没看到?

        

夜九直接闪进了天丹司内部,大摇大摆逛了起来,发现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屯放器材灵药、种植灵药以及炼丹的地方各不相同。

        

其中还有炼丹师歇息和用餐的地方。

        

要什么有什么,宽敞又精美。能进入这里,是炼丹师实力的证明,足以光宗耀祖!

        

“你是什么人?!”

        

忽然,几名守卫发现了她,快步跑过来。

        

跑到面前时,她已经消失不见!

        

“不好了,有人闯入天丹司,快禀报统领!”

        

“有歹人闯入,加强戒备!”

        

一时间,整个天丹司热闹起来,紧急巡逻,地毯式搜索。

        

小汤圆看了看某个还在逛后花园的女人,咧咧嘴,她真是不搅得鸡飞狗跳就不舒坦!

        

“炼丹师搁哪儿呢?”

        

夜九转悠了几圈,忽然眼睛一亮,“在这儿呢。”

        

有歹人闯入,炼丹室大门紧闭,于她而言却如无物,抬脚就瞬移进去。

        

正在炼丹的炼丹师们大惊失色。

        

张大嘴巴,正要喊守卫,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再睁眼时已经到了九炼浮屠塔中!

        

“???”

        

一堆老熟人大眼瞪小眼。

        

小墨用尾巴卷起毛笔,一边写一边嫌弃道:“第五十八个垃圾。”

        

罢了。

        

浮屠塔不过是某人的垃圾囤积场而已。

        

毁灭吧,赶紧的。

        

“你们……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她已经把魔爪伸进帝都天丹司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群人叽叽喳喳了没几句,一堆炼丹器材就叮呤咣啷地掉进来,把人都看傻了。

        

“这个也要,这个也用得上。”夜九慢悠悠地走过去,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守卫守在外面严阵以待。

        

却不知。

        

里头早已经被搬空,半个人毛都没有留下!

        

小汤圆捂嘴憋笑,哈哈哈……它已经想象到天丹司的人反应过来时的表情了!

        

“下一个。”

        

夜九溜达到另一处炼丹室,再次连人带东西一块儿捞走。

        

一堆圣羲人在叮呤咣啷中瑟瑟发抖。

        

整个天丹司约莫六七十人,她随便走了数十个炼丹室,便把人全部偷完了。

        

刚从楼阁里走出来,就瞅到了一片药田!

        

“哇喔,收获颇丰!”

        

夜九笑眯眯地弯起黑眸,看了看守在周围的护卫,微微蹲下,纤细的指尖在地上画出诡异的魂符。

        

随后,五指一推,魂符扩散到整个药田!

        

“哎呀,你们天丹司的地上长了好多草,爷帮你薅走咯,不用谢!”

        

嚣张又欠扁的声音响起。

        

“什么人?!”

        

众护卫猛地反应过来,握紧手上的武器准备守护药田。

        

然后……

        

就发现药田不见了!

        

凭空消失,一片叶子的都没留下!

        

护卫们瞬间懵了,再抬头去找少女时,已经不知所踪。

        

“药……药田没了……?”

        

“谁干的?”

        

“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几句惊愕的话音落下,天丹司药田被盗的消息,迅速扩散开来,所有禁卫出动!

        

“封锁天丹司,找!把天翻过来也要找到!”身着铠甲的统领大步跨出,长剑挥破空气。

        

“是!”

        

整个天丹司乱成一锅粥。

        

可不论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半个贼人的影子。

        

天丹司总司大人立刻赶到药田查看,在发现灵药并非被拔走,而是连同土地一起消失时,背后一凉!

        

是什么人……?

        

是什么组织拥有这样的力量?不仅有数名魂符师,还提前踩点,在药田设下魂符。

        

蓄谋已久!

        

总司大人惊骇地后退两步,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希望陛下在知道此事后,能明白其中厉害,不把所有罪责推到他身上……

        

否则如此重大的损失,他如何承担得起?

        

整个天丹司鸡飞狗跳。

        

一直到日落西山,才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炼丹师大人们呢?怎么这么久都不出来?”

        

就算忙于炼丹,也不会所有炼丹师都一起忙吧?未免太过诡异。

        

闻言。

        

总司大人心神一紧,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快步前往炼丹室,命令护卫打开大门。

        

门一开,所有人风中石化!

        

大街小巷。

        

“你听说了吗?天丹司的所有炼丹师都不见了!”

        

“什么?怎么可能?”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一个反皇朝的组织,派出了上百人,其中一半都是魂符师,与天丹司禁卫浴血奋战,打得天昏地暗,终于掳走了所有炼丹师!”

        

“这么可怕?我的天呐,这天怕是要变了……”

        

百姓们纷纷露出又惊又怕的神情,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下来。

        

然而。

        

人们口中血腥毒辣的反皇朝组织,此时正哼着曲儿回到天渊门,找小帝帝干饭去了。

        

忙活了半天,她晚饭都还没吃呢!

        

白夙早就做好了晚饭。

        

帝褚玦知道她没吃,便一直在等。饭菜盛放在温石上,不会冷却。

        

“小帝帝,爷回来啦!”

        

夜九跑进大殿中,一个饿虎扑食,闷头载进他的怀里。

        

要是身板子脆弱的,得被她撞吐血。

        

帝褚玦却如泰山岿然不动,轻车熟路地揽住她,并把小汤圆弹飞,动作一气呵成。

        

“啊啊啊!可恶的情侣!”

        

某兽飙着男高音拍扁在大树上。

        

“今天去哪儿了?”

        

帝褚玦的话还没说完,怀中人已经缠上他的脖子,毛绒绒的头发蹭得发痒,小手也在不安分地乱动。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