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荤粗文h&跪含h

        

走出的男子,目光紧盯着楚月的背影看。

        

他垂下的手,腕部有一道流血的疤。

        

溢出的鲜血顺着袖袍往下流出,滴落在了万象领域象牙白的地面。

        

犹如绽放的血色之花儿。

        

他穿着猩红如火的长袍,黑发随意地往下披散,眼梢有一点泪痣,偏生只氤氲着阴郁之色。

        

叶无邪的眉眼之间,尽是阴郁的丧气。

        

他虽活在人间,却像是孤魂野鬼。

        

分明是人间贵公子,但喜欢以折磨自己为乐。

        

“叶——楚——月——”

        

他分外好听的声音,低声轻喃着这个陌生的名字。

        

他失落地垂下了头,另一只干净的手拿起了自己雕刻的精致的小木偶。 

        

“你若出世,也有她那么大,是不是?”

        

叶无邪紧蹙着眉头,眼睛红得吓人:“可我甚至还没听见你说一声哥哥。”

        

自从母亲与妹妹一尸两命,成为了坛子里的骨灰,他便疯了。

        

因为在那之前,他郁闷的开着玩笑,说不要妹妹。

        

但老天听懂了他的话,把他的妹妹给收走了。

        

是他年少无知,却要用一生在偿还。

        

每当午夜梦回,他总能遇见妹妹赤着双足走向他,问他,为什么不要她,为什么不让她来到这人间。

        

不论怎么努力地去看,都看不清梦中人的容貌。

        

叶无邪把这一切,都怪罪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无法与自己释怀,直到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叶无邪的手腕还在流淌着血。

        

血早就被医师止住,但挨不住他匕首的锋利。

        

叶无邪小心翼翼地把小木偶藏了起来,尽量不让自己的鲜血弄脏了它。

        

他原是想来破坏掉这次的荣光加持,但远远地看见了那个叫做叶楚月的女子,也看到了她眉间刹那便逝的哀伤。

        

不知为何,他打退堂鼓了。

        

并不想伤害到这个女子。

        

“无邪公子,你该是治疗了,再不止血,会有生命危险的。”

        

许多名黑衣人停在叶无邪的身旁,每张脸上都写上了严肃。

        

“给我滚。”

        

叶无邪狭长血红的眸,氤氲着可怕的肃杀之气和狠戾。

        

黑衣人们顿感头疼和难缠。

        

每每面对这位叶天帝的独子,他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

        

涅槃宫。

        

楚月即将踏入。

        

叶天帝的武宗侍卫低头附耳:“叶将军,今日有一位麒麟天帝,曾扶持天府之王成为王室君王,其身边的左护法与瑛王妃的关系甚好。”

        

“知道了,多谢。”

        

楚月点了点头。

        

侍卫旋即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

        

他这是给楚月提了个醒。

        

楚月回头看了眼一同被带来的莫主事等人,他们都披着斗篷,看不清本面面貌。

        

思及此,楚月笑了笑。

        

很快,就已进入涅槃宫的主殿。

        

主殿有百丈阶梯,阶梯之上,主位坐着气势磅礴的男子,是见过数次的叶天帝。

        

还有四位天帝,以叶天帝为中心朝两侧排开而坐。

        

他们身上散发的武道之气,犹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

        

此乃,天帝之威!!

        

楚月停在百丈阶梯之下的正中央,仰头看着五名天帝。

        

叶天帝道:“诸位东篱一战斗虚空,万象领域有所耳闻,倍受感动,诸位少年之躯,却做出惊天动地之事,令人惊讶。尤其是叶姑娘,虽从诸侯国走出,但打破世俗规律,做出那丰功伟绩!”

        

楚月昂首挺胸,背着巨大的护国神刀。

        

墨衣飞扬。

        

她紧盯着叶天帝看,眸子透着光和坚毅。

        

最后,抱拳,不卑不亢朗声道:

        

“位卑不敢忘忧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