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在受身体里_年上攻纯h诱受

        

梅里亚心里有些发慌,楚骁在她所在的达菲斯宇宙可是家喻户晓的,这位曾经的公爵大人有多么可怕她是很清楚的,连忙汇报道:“还在禁闭室,正打算与众将军商量怎么处罚。”

        

楚骁和女王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向梅里亚:“那正好,趁现在我们俩也在场,大家就讨论一下吧。”女王非常直接了当的说道。

        

梅里亚尴尬的笑了笑,对众将道:“那大家就说说吧。”

        

一位将军起身义愤填膺的说道:“这种行为绝不能姑息,应该送他们上军事法庭,该坐牢的坐牢,该赶出军队的赶出军队。”众将军中有不少都在点头,而达菲斯女王已经忍不住想要拍桌子了。

        

“哈哈哈!”楚骁笑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直笑得所有人心里发毛。

        

“在誓师的时候,我们曾经颁布过战场军纪条例的,你们可记得?我能理解,在座的各位有很多都是第一次参与如此庞大和血腥的战争,在和平年代,部队中的违纪是可以凭借一些严谨的手续来处理,因为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可现在是在战争期间,战士们泼洒的鲜血还没干呢。各位,你们不妨想一想,如果你们身在那个被兄弟部队坑得全军覆没的军中,你现在作何感想?把那三个人带到这里来,我当着你们的面问问他们。”侍卫得到命令,很快便将那三个军长带进了会议室。这三个人脸上都有些不服气的神色。

        

楚骁淡淡问道:“哪个是没有命令便私自撤军的军官?”

        

“是我。”最前面的一个上校上前一步道。

        

猛然间一股强大的威压将其笼罩,直接让他血液倒流、经脉逆行,连呼吸都无法做到,只见他两只眼球突出眼眶,上面布满了血丝,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脸涨紫得如同茄子一般。“跟我说话的时候要叫长官,你入伍的时候,你的上司没告诉过你吗?”楚骁依旧淡淡的说道:“重新回答我的问题。”

        

威压突然撤去,那军官瘫软在地上像条缺氧的鱼一样张着嘴大口呼吸着。他并不是个不知死的蠢货,边喘息边回答道:“是我,长官

        

。”

        

“在延津湖上,起了白毛风,你决定全军撤退,可收到过你上司撤退的命令?”楚骁看向他的眼睛。

        

“没有。当时风雪奇大,能见度很低,这种天气根本就没办法打仗,我把情况上报了,可是却没得到上级的任何回复。”军官辩解道。

        

“哪位是他的上级?”楚骁看向在场的众将。

        

“是我,长官,右路军第三军团司令官苗青。”一个少将立正站好回答道,其脑门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你收到他的上报了吗?”

        

“收到了,不过末将认为,只是刮风而已,岂能作为推迟如此重要战役的借口?所以就没有理会。”

        

楚骁看向那位依旧在喘息的军官道:“根据战场军纪条例,无令私自撤退者等同于叛逃。来人,将他铐起来押下去。”侍卫上前给那军官带上手铐,然后将其拖了下去。

        

“你们两个,说说看,同样兵力的三个军,在接到冲锋命令之后同时向前推进,为什么有一个军推进的距离会是另外两个军的一倍?”楚骁看着剩下的两个人问道。

        

“我们受到了罗萨族军队有针对性的阻击,他们分明是要拦住我们两个军然后围歼左上校的那个军啊。”一个军官解释道。

        

“哦?听起来很有理,那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左上校突进的这条战线上有三万多具敌兵的尸体,而你们的战线上敌军尸体加起来也只有四千多具呢?部队发起总攻时,敌军立马收缩进城了,所以你们的战果全都原封不的摆在战场上,现在还在那里没呢。”楚骁脸上满是揶揄,两个军官都无话可说了。

        

“根据战场军纪条例,消极避战,坐视兄弟部队蒙受巨大损失的,按通敌论处。来人,将他们两个铐起来带下去。”侍卫依令将二人铐走了,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感觉得出来,那三个人死定了,而且恐怕是还要示众,以儆效尤。

        

“苗青将军。”楚骁看向站着的苗青少将,后者浑身一颤,慌忙间打了个立正,冷汗自脸上涔涔而落。“你的第三军团全员在延津城打仗的时候,你和你的指挥部在什么地方?”楚骁依旧是淡淡的问着。

        

“在……在舰上。”苗青颤声回答道。

        

“也就是说,你的百万大军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你和你的指挥部竟然在数千万里之外,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苗青无言以对,他总不能真的说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吧,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你不但没有对刚才那位军长的请示做出回复,在左笑迁将当时战场态势汇报给你的时候,你也没有做任何回复,这也就罢了,在你的指挥部收到左笑迁对另外三个军的投诉之后,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别说是斥责了,连向那三个军求证情况都没有做。整整三个时辰的时间,你的指挥部没有发出过一条信息,你当时在干什么?”

        

“……”

        

“或许你并没有留意过,部队里有一个很不起眼儿的独立小部门,叫做‘军纪调查委员会’。这是一个专门对军官履行职责情况进行监督的部门,隶属于同盟军总司令部。舰上的调查人员已经询问过你的参谋和卫兵,当时你是去吃饭了,饭后还回房小憩了一番。你的大军在战场上损失了一成以上,你得有多粗的神经才能让你脱离指挥岗位,而且还睡得着觉?来人,将这个渎职的少将给我铐起来带下去!”楚骁的眼中此刻已经闪着杀意了。

        

会议室里更加的安静了,所有的将领都很心慌,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尤其是梅里亚,心里更是慌得一批,延津城一战是她右路军最重要的一战,若是她坐镇指挥部督战,岂能容得苗青如此懒散,不管怎么说,她这个右路军的主将无论如何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楚骁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知道,没经过战争洗礼的将领和在战火中经过考验的将领有什么区别吗?的确,有很多人把当兵作为了一种职业,一件工作,既然是工作嘛,总会有失误的时候,偷偷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从战场上的死人堆中出来的将领就不一样了。你们可曾体会过,身边关系亲密的袍泽弟兄在你眼前被敌人乱刀分尸?你们可曾见过,刚刚和你开玩笑打屁的哥们儿顷刻间便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你们想一想,在站上场杀敌无数,却陷入重围,兄弟部队近在咫尺却不愿支援你,你会怎么想?你们再想想,你的兄弟们疯狂的做着困兽

        

之斗,右手断了左手拿刀,双手断了用牙齿去咬断敌人的喉咙,浑身浴血的一个个悲壮惨死在你的眼前,而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和你一同执行任务的那支部队觉得天气不好转身离开了,你会怎么想?军事法庭吗?脱下这些人的军装赶出部队?让他们坐上几十年牢?他们的命是命,那十二万将士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作为将领,如果不拿士兵的命当命,哪还会有士兵愿意为了你去拼命?你们心里都应该有数,这十二万人当中有很多都可以不用去死的。现在我们每战都用两倍甚至数倍于敌人的兵力去赢得胜利,我们拥有绝对的制空权,装备优于对手,单兵素质也与敌人相当,可我们的伤亡依旧多得可怕,我想问问你们,如果让你们用和敌人相等的兵力去和敌人对决,你们有多大的胜算?如果你们只有敌人七成的兵力,还有打赢对手的可能吗?或者说,你们只会靠堆人命来换取胜利?我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是将军,军中的高层,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站在我这个位置,要统筹安排与罗萨族打完这场战争,你们要怎么去打这一场场的战役?你们不用回答我,自己去思考吧。我能说的是,从军事上讲,‘漳浦星域’的价值比不上我十二万主神境将士的性命,从感情上来讲,对我来说它更比不上我师妹左笑迁的一条性命!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不然等到了目的地,你们真的就把自己拼光了。”楚骁一番话说得在场众人都羞愧得低下了头。

        

楚骁继续说道:“有人说,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过反过来讲,不了解士兵的将军也不会是个好将军。从今天起,战役指挥官必须亲临前线指挥,我不要求你们一定要去冲锋陷阵,但灭杀敌方的天帝级别将领也是你们的责任,不要把这种事情全指望着随军的天帝强者。还有,最重要的是,我要你们亲眼看着你们的士兵是怎么战死的,你们要好好闻一闻战场上那风吹不散的血腥味,看着尸横遍野、残肢断臂,看着将死士兵眼中的绝望,这样你们才会珍稀他们的生命,绞尽脑汁、想尽一切有效战术来减少他们的伤亡。你们要成为战场上一面不倒的

        

军旗,士兵们的主心骨,不要让他们的厮杀仅仅是为了活下去。我说的话,你们听明白了吗?”

        

所有将领全都立正站好道:“是!”

        

“好,两个时辰后召集全舰士兵以及全右路军师长以上军官到这艘舰的飞行甲板来开会。梅里亚将军留一下,其他人都去吧。”楚骁挥了挥手道。

        

梅里亚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忐忑的对楚骁和女王道:“都是我治军不严,带兵无方,才致使部队伤亡如此之大,我应该负有全部责任,还请盟主和陛下责罚。”

        

楚骁微微一笑道:“这是一支基本上由新兵组成的军队,从将领到士兵,对战争的认识还很欠缺,成长是需要交学费的,也不能完全怪你。优秀的士兵和将领组成的虎狼之师,总是需要一个大浪淘沙,始见真金的过程,军纪要严明、赏罚要及时,不要让士兵觉得自己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炮灰,这样他们才会有足够的自信和荣誉感去和强敌对抗。你手下的将军们血见的太少了,缺乏责任感,对士兵也比较漠视,把他们放到士兵中去,让他们同吃同住,建立感情,一同杀敌,其中有很多会死,但剩下的很快就会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不要有太多心理负担,不服管理的将领你完全可以使用雷霆手段,我不要求你成为一个人人爱戴的好领袖,我只要你能够带出一支虎狼之师,能够撕碎罗萨族的任何防线和堡垒,其他的我并不在乎,你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

        

“好,找个人带我去看看我师妹吧,我要把她带回去安葬。”楚骁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会议室外走去。

        

达菲斯女王传音给梅里亚道:“派盟主身边的人去打仗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让他身边的人被蠢货坑死,做了炮灰,就是你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你打仗的本事我清楚,不过你还得教会手下那些猪头如何打仗才行,不然有多少人都不够你们填坑的,我可没有脸去跟盟主要求给你们增兵。”

        

在冰冷的停尸房中,楚骁见到了左笑迁的尸体,整个人被放置在一具冰晶棺椁内,显然尸身已经被清洗过了,不过战甲上破碎的痕迹犹在,眉间一个指头粗细的血窟窿中血迹已经被

        

冻成了冰。楚骁额头青筋暴起,怒喝一声道:“把负责收殓烈士遗体的军官给我叫来!”

        

片刻,一个中校军医官脸色煞白的跑进停尸间,慌里慌张的向楚骁敬了一个礼。楚骁一双猩红的眼睛直直看向这个医官,若非此人也是位神尊境强者,怕是此刻已经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问你,你手下有多少人负责处理战死士兵的遗体?”

        

“回盟主的话,右路军司令部分派给我三千人,用来处理士兵遗体,目前还有一半的尸体没有处理完。”医官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个停尸间有多少尸体?”

        

“这里有三百多具,都是军官的尸体,士兵的尸体则是在另外一处冷库内。”

        

“给我把这个停尸房里所有的冰棺拉出来,一个一个给我看!”冰棺被逐一拉了出来,敢情左笑迁的情况还算是好的,有的军官肢体不全,身上的血污犹在,甚至还有肠子仍拖在体外的。

        

楚骁对身边的宜兰道:“将这些用水印术记录下来。”然后又让医官带自己去处理尸体的地方,听闻消息追了过来的梅里亚一脸尴尬的跟在楚骁身旁,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那是一个存放货物的仓库,士兵们的尸体就如同是一堆咸鱼一般成堆的堆放在地面上,不知哪个有才的把“灭火喷淋”系统打开了,一群穿着雨衣的士兵拎着刷飞船甲板的硬毛大刷子,将尸体一个个的随意刷洗着,刷洗完了一脚将其蹬到仓库的另一边,那里还有一群人开着灭火用的高压水龙,在尸体上狂喷着,盔甲上难以清洗的血痂便被冲掉了,不过有些士兵的伤口也是被水枪喷开,有的肠子内脏都流了出来,如小河一般的血水被冲进排水沟。清洗完的尸体被那些穿着雨衣的士兵用钝头搭钩拉到仓库边上,那里有一排修炼水系冻气的士兵,按照标准制作着冰棺,士兵尸体被一个个装进冰棺,然后就像货物一样堆在一边,有人会用小推车将这些冰棺拉到冷库中去。

        

楚骁转头看向梅里亚问道:“这是在处理人还是在处理牲畜?你知道他们是这样清理烈士遗体的吗?”

        

梅里亚脸色很难看,她的确不知道下面的人会这么干,她单膝跪在满地的血水中道

        

:“盟主,是我的疏忽,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干,这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说完,也没等楚骁说话,她便大喊一声:“都给我停下!”喊声如同一个霹雳,吓了那些正在忙活的士兵一跳,里面一个管事的见是长官到了,连忙命人关了水,满脸堆笑的跑了过来,敬了个军礼。梅里亚问道:“是谁让你们这么处理士兵尸体的?”那个管事的看将军脸色不善,眼睛偷偷瞄向医官,后者此刻已经面如死灰,哪里还能给他什么回馈?梅里亚一把掐住管事的脖子猛的将其举了起来道:“我问最后一次,谁让你们这么干的?”管事的此时哪还说得出话来,只能抬起一只手指向医官。“来人!将医官铐下去等待发落!这里所有的士兵给我编成一支敢死营,下一场战斗中,最凶险的战场让他们冲在最前面!”梅里亚将管事的掼在地上,对她身边的参谋长说道。

        

一听这话,那管事和所有处理尸体的士兵全吓坏了,都跪了下来,管事的更是声泪俱下道:“我知道我们的操作对这些死难兄弟不敬,可是尸体太多了,弟兄们忙不过来才出此下策,请将军给我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吧。”

        

“你放屁!”梅里亚怒吼道:“十二万士兵尸体中有八万在运兵船,这里只有四万尸体,你们三千人,每人不过平摊十几个而已,又给了你们四天的时间,如何就忙不过来?!本将军给你们一个机会,上战场去厮杀吧,如果活着,便免去死罪,若是死了,那就在死前想一想,你希望别人如何对待你的尸体!来人,将这些畜生全都带下去集中看管,一个也不许放走!”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