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人更开放_bl高H道具play

        

安常悦将他的手打开。

        

“我不需要。”

        

安家而已。

        

她想要算计,早就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她想要的从来不是安家,而是整个西北都在她的掌握当中。

        

那些对不起她的人,还有看不起她的人,全部都会被她给逐一踩在脚下,至于安星辰?

        

她和他没有正面的冲突,所以她并不觉得,她和安星辰会有划破脸皮的那天,当然她知道安星辰做的事情,她也知道她只需要坐在旁边看着,自然会看到安星辰被自己作死,到时候她将他余下的东西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尘,自然就是她的东西了。

        

还需要出卖自己来得到吗?

        

安常悦冷眼看着,将手指放在鼻尖的J,她满眼的厌恶,应该说她对这里的男人,全都是从内心里面厌恶,特别是J这个男人,他的身体太脏,手段也脏!

        

这样的脏东西。

        

送给她都不要。

        

“我只是心疼你,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不识趣?”J对视上安常悦那厌恶的眼神。 

        

他眉眼间还挂着吊儿郎当的笑。

        

就在下一秒。

        

安常悦整个人就被捏着脖子,压制性的倒在了地上,J单膝跪在她的小腹上,那膝盖压制着她的小腹生疼,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收紧,控制着她的呼吸。

        

呼吸逐渐的减弱。

        

安常悦被逼着眼角晕染着红色。

        

眼泪打湿眼圈。

        

她早就知道,这个组织里面的人都是变态,她眼眸闪烁了几分,对视上面前男人那邪魅的面孔。

        

“放开我。”

        

“再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J渐渐的松开了捏紧她脖子的手,而后坐在了她的身边,目光落在了那鲜红的手印上,邪魅的眼底都是欣赏的笑,“安常悦在我的面前,你没有肆无忌惮的资格,我帮你杀了安琪儿,如果让安淮知道,是你在背后将安琪儿给算计死了,你心中的那些想法,可能会真的像安星辰说的那般,成为真正的妄想。”

        

听到这话。

        

安常悦眼眸一缩。

        

“你……”

        

J欣赏着她逐渐带着惊恐的眼神。

        

笑了起来。

        

“我这个人做事情喜欢留一手,我不太喜欢成为别人手中的刀,老大能管住我,那是因为我欠老大的命,而你安常悦还妄想来控制我?你真的以为,你的几句甜言蜜语就可以支配我?”他的眼神透着嘲弄,明显在笑话安常悦的天真。

        

“简直可笑。”

        

安常悦想要加入组织,那就必须要手染上鲜血,与其说是她算计了J,不如说是组织将她给算计,他们将安琪儿送给她当成加入进来的礼物,让她成功的被管制在手中,并不是觉得她有多么的聪明,而是有些事情上,她还是有点用处。

        

结果这个女人。

        

居然会天真的以为,她能算计他们?

        

这样嘲讽的笑。

        

在安常悦的眼中他就像是毒辣的刀子,狠狠的戳在了那可怜的自尊心上,因为她是母亲小三上为带过来的女儿,在安家一直都不受待见,不仅仅如此,还被各种的欺负。

        

当初的绑架。

        

那就是安琪儿他们导致,如果不是他们骗了她,让她傻乎乎的在学校外面等着,那也不可能会给那禽兽般的男人机会,她也不会被毁在了12岁这样的年纪。

        

所以。

        

她将那男人给杀了,还用着极其恶劣的手段,她要告诉所有的人,她并不是那么的好欺负,后来她让安琪儿这个贱人付出了同样的代价,他们毁了她。

        

还想要良心不受谴责的生活,还妄想幸福美满?

        

怎么可能啊!

        

看看,她都将欺负她的人给弄死了,所以面前这个男人,她也有办法让他付出代价。

        

不着急。

        

时间的问题而已。

        

看着J从她视线中消失,安常悦漫不经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着衣角上的血迹,根本不在意的理了理,那双温柔笑着的眼眸下,划过了狠厉,不过很快她就收敛了起来。

        

她安常悦想要毁掉的东西。

        

还没有不被毁掉,欺负她的人,全部都不会有好下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谁都不能将她给欺负了,谁要是敢欺负了她,那就只能承担后果咯。

        

啊。

        

怎么办啊?

        

视线凝视在J离开的方向。

        

这次你惹了我生气了呢?

        

要用什么办法毁掉呢,不如就让他慢慢的被恐惧给堆积,在慢慢的折磨着,听说最喜欢那张脸,那就让那张脸成为一张比鬼还难看的脸吧?到时候,肯定会非常的好看。

        

乖乖。

        

我给设计的惊恐。

        

你肯定会很喜欢。

        

*

        

傅宁一直被关在别墅里面,不论她走哪里都有一堆人跟着,那些佣人就像是机器一样的监控器,处处都将她给盯着,不允许她有任何能跑掉的机会。

        

几天下来。

        

傅宁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你到底要怎样!”

        

她忍无可忍的跑到了书房,满脸怒容的推开书房的门,怒视着正在开会的苏亦白,而后发疯般的将书房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砸在了地上,对于她这样砸东西的行为,苏亦白根本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等她将书房砸的无处下脚。

        

他才淡然的将电脑合上。

        

“舒坦了?”

        

傅宁感觉此时的她。

        

蓄积力气的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面,无力又让她很憋屈,她真的想要咬死苏亦白,但是她也知道她做不到,不管这个男人再怎么的变态,她心中到底是爱过。

        

最后的她无力的垂下了肩膀。

        

“苏亦白,我们之间曾经爱过,为什么非要将我们的爱,弄到这般地步?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分开,好好的过彼此的生活吗?你到底要我如何做,你才能放过我?”

        

“放过?”

        

苏亦白也很想问。

        

到底要怎么做,他自己才能放过自己,既然他都不能放过自己,为什么还要勉强的将她给放过?

        

他双手合十。

        

似笑非笑的对视上女人近乎求饶的视线。

        

“你觉得我们之间谁能放过谁?”

        

“……”

        

傅宁站在原地。

        

她发现她好像真的不懂苏亦白,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男人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明明有了姜逐月,他为什么还要揪着她不放。

        

她真的很疲惫。

        

“我是真的将你放下过,苏亦白哪怕我羞辱过你,可你最后也还回来了啊!你将我的尊严踩在地上践踏的一无是处,你应该很满意才对啊,可你为什么还要缠着我,阴魂不散的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我安静的生活,非要这么折磨吗?”

        

他们非要这样面目全非吗?

0

更多精彩

堵精h_乱h伦

2021年9月22日 小羽 0

     秦暮晚一进酒店大堂,就见林芷墨和何雨晴正坐在那边吃早餐。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