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欢爱高H/妺妺h

       

“李小白?”

        

“那是个啥?”

        

李小白满脸疑惑的问道,心中却是一惊,对方已经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了,并且还联想到了李小白的身上。

        

不过说来倒也还算是合理,毕竟前脚奶娃刚被他抓走,后脚自己这尊大神就主动送上门了,时间点有些过于巧合,这几日血神子已经仔细调查过中元界内各路高手,并未查到光头强的名号,已然知晓这个名字是假冒的了。

        

“呵呵,这是最近兴起的一股邪恶势力,早期还只是天骄群居之所,可是近来这个帮派展露峥嵘,初露底蕴,却是有些骇人啊!”

        

血神子笑眯眯的说道,笼罩的身躯上的黑色烟雾都是跟着颤动两下。

        

“那这李小白又是何人,跟洒家有何关系?”

        

李小白继续问道。

        

“别着急,听本宗娓娓道来,这恶人帮内的天才随便挑出一个都有我血魔宗圣子的实力,并且我血魔宗曾经三洞六府之中排行第一的林隐圣子就是因为加入了这恶人帮才叛出宗门,而且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几个超级宗门也都发生过。”

        

“本宗已得到确切的可靠消息,这帮派内坐拥百万帮众,并且天仙境修为的天骄足足有五千人之多,半圣强者多达数百,圣境强者目前出现过三尊,其中一位还是一种世人从未见过的恐怖妖兽,足可见其底蕴之深厚,而统领这个帮派的恶人帮帮主,就是一位名叫李小白的修士。”

        

“这个帮派横空出世,毫无征兆,在冰龙岛展现实力烧杀掳掠一番后迅速销声匿迹,再无踪影,此事光头长老可曾有过耳闻?”

        

血神子悠悠说道,情况大致说的都对,不过在有关冰龙岛的部分对方直接将所有黑锅全部甩给了恶人帮。

        

这个昙花一现而后迅速销声匿迹的神秘势力用来嫁祸背锅是再合适不过了。

        

“冰龙岛的事情洒家上哪知道去,洒家一直在闭关,最近才出关在世间走动,哪有心思关注这些八卦,不过是一个新起的势力罢了,有什么好值得关注的,要我说你这宗主当的太鸡婆了,中元界内每时每刻都有新的宗门成立,关咱们屁事儿,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

        

李小白口无遮拦,讥讽道,企图以这种莽汉的行为蒙混过关,但显然这一招并不管用,血神子已经盯上他了,有关他的真实身份今日若是得不出个结论怕是离不开这里了。

        

“此言差矣,实不相瞒,这恶人帮已成气候,并且已然对血魔宗产生了危险,本宗的心里已经落下病根儿了,若是不能及时的将其铲除,对于宗门而言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血神子摇头说道。

        

“宗主叫我来,该不会是想要借洒家之手铲除那李小白吧?”

        

李小白皱眉,沉声问道。

        

“不错,血魔宗说的上号的高手外界都认识,但你不同,刚加入血魔宗还无人知晓你的真实身份,本宗只要你将那恶人帮的老巢给找出来即可,剩下的交给血魔宗了。”

        

血神子悠悠说道,隔着黑色雾气,李小白看不清对方的脸,但隐约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紧盯着自己。

        

“洒家可不是来当打手的,正所谓师出有名,洒家从不干无名之事!”

        

李小白淡淡说道,言语之间显得很不高兴。

        

“好,说的好,的确得讲究一个名正言顺,本宗这院子里看上什么了,随便挑,就当是雇佣你的定金了。”

        

血神子大手一挥,很是大气的说道。

        

“洒家是长老,不是土匪,要我办事儿也行,起码得说些那李小白的基本情况吧?”

        

李小白道。

        

“这就是本宗要你办的事儿,冰龙岛一役,那李小白自始自终都不曾出现过,我派人搜集过有关此人的信息,但却发现除了零碎一点的佛国通缉令外,似乎并没有干过其他大事,本宗推测此人伪装成年轻一代的弟子在世间行走,广收门徒,实则是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怪物也说不定!”

        

黑雾之中能够看见两道猩红的眸光,那是血神子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李小白,企图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

        

“呵呵,谁不知道这血魔宗内你是老大,还有你办不成的事儿,想要找到那李小白的下落对于宗主你来说可谓是轻而易举,让洒家出手岂不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李小白哈哈大笑道。

        

“不不不,老大,往往只是一个空架子,每天眼一睁,成百上千万的人吃喝拉撒睡都要等着本宗来伺候,真正能落到我嘴里的能有几口?”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本宗肩负魔道魁首的担子,早已被压的动弹不得,每日一举一动都有无数的眼睛盯着,如履薄冰啊,宗主,不过只是一个虚名、一具空壳罢了。”

        

血神子幽幽说道,言语之间很是沉闷与沮丧,仿佛其所说的确如此一般。

        

标准的资本家言论,李小白心中腹诽不已,这话他要是信了这修仙界算是白混了。

        

“如此说来,宗主还是个性情中人,一心为门人弟子服务的好领袖,着实令人钦佩!”

        

李小白抱拳拱手,肃然起敬。

        

“职责所在,不敢有片刻怠慢,算不上好领袖,谬赞了。”

        

血神子摆了摆手道。

        

“宗主突然提及李小白此人,难不成此刻他就在南大陆?”

        

李小白话锋一转,开始试探道,他不确定血神子是不是真的有十足的把握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在,也不在。”

        

“宗主这话听着还挺有玄机啊!”

        

“那么这小子现在在哪呢,若是真如同宗主你方才所说,那恶人帮势力划分的版图也是不小吧?”

        

李小白笑道。

        

“此人盘踞东大陆与南大陆周边各路交通咽喉段道,门人弟子各个都是精英,甚至还有圣境强者能心甘情愿的为其卖命,前些日子血魔宗的强者发现那恶人帮在诱拐孩童,本着仁义之心救那半大孩童于水火之中,想来必将遭到那李小白的投机报复,本宗要你去查明此人的行踪,将他找出来,防范于未然!”

        

“你说说,这样的正义之举,咱们不做,谁做?”

        

血神子说道。

        

“淦!”

        

“玛德,简直无法无天,居然诱拐孩童,这叫李小白的家伙简直不是人,洒家眼里这辈子最容不得的就是沙子了,宗主放心,三日之内,洒家必定将那小子人头斩下,提头来见你!”

        

闻言李小白勃然大怒,直接拍案而起怒声喝道!

0

更多精彩

口h胯下吮/翁熄H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由于长期在香江的缘故,李建辉不是飞太平洋航线,就是飞亚欧航线,这还是第一次体验飞大西洋航线。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