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销魂H/过度侵占

        

冷媚儿赶紧去了后厨,嘱咐沈爸多做出一份儿菜来,沈佐一个人在家,吃好东西可不能落下弟弟的份儿。

        

原本四个保镖还小有怨念的,可当他们吃着味道鲜美的炖龙趸肉,喝着香香的趸肉汤时,一切的怨念都消失不见了。

        

晚饭过后,沈南松就催着这些员工们下班,冷媚儿便把今天收的现金交到了沈妈手里。

        

“妈,这是今天卖鱼的钱,你收起来。”

        

晚上挺忙,两夫妻压根没出过厨房,因此根本不知道今天闺女拿回来的这条鱼竟然卖了九万块!

        

“怎么会这么多?不就是一条大点的鱼吗?你这孩子是不是收多了?”

        

“收多了啥?他们自己给的,这也就是我不愿意张扬,要不然,这条鱼要是全卖光了,弄个十几万都是小意思。”

        

弄出这条鱼就为了给她爸练练手,没想到,菜做的还不错,又有钱收,算是皆大欢喜了。

        

沈南松直接将钱推了回去:“这钱我们不能要,你自己拿着吧,我就是炒了两个菜。”

        

冷媚儿道:“爸,但凡是店里赚的钱,我一分都不会沾,实话和您说,这条鱼我没花钱,要是花了钱我肯定把本钱拿出来,店里的收益你们收好,这样也好算账。”

        

沈南松夫妇根本不信,这么大的鱼怎么会没花钱呢,说出大天去那也是不可能的!

        

“爸,从我离婚回家开始,我就盼着你和我妈、小佐,我们一家四口过得开开心心的,我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当着爸妈的面撒谎,这鱼我确实没花钱,而且,这些都是店里的赢利我不会拿。

        

再说,钱放在爸妈手里,将来我要真的缺了钱,您和我妈还能不给我是怎么的?”

        

沈南松看闺女说的一本正经当即也不推了,赶紧把钱找了个塑料袋收了起来。

        

“那,我们就先收着,对了,青青,那些鱼肉还剩下不少,你看要不要挂个牌子明天就卖龙趸肉了?”

        

冷媚儿道:“不卖了,鱼肉就留您练手,等您把手艺练出来,我再弄一条龙趸咱再来一次龙趸宴,到时候赚的肯定比今天的还多。”

        

“妈哟,这么贵的东西怎么能就这么练手呢,那不是可惜了的吗?”

        

冷媚儿不以为意的道:“有啥可惜的,做出来你们就吃,顺便给小佐做宵夜,这东西可补了,能提高记忆力,小佐多吃些才好。”

        

沈南松这才不再纠结。

        

冷媚儿拿上准备好的食盒准备回家了,“妈,你们也收拾收拾回去吧,我先把食盒带回去了,小佐还能吃口热乎的。”

        

“回吧回吧,我们收拾完就回去了。”

        

冷媚儿临走前叫上了李金玲,她可没忘了还得给她装满戒指的事儿呢。

        

两人开车回了家,这会已经九点多,周清也已经回去了,冷媚儿把食盒拎到了沈佐的屋里,嘱咐他趁热把东西吃了后,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天我要去京城,这次把材料都给你装满了,店里的事你多照看着,别让人把我爸妈欺负了。”

        

李金玲顿时察觉到了主人话中的异常:“主人,是有人对您的家人不怀好意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得注意一些,有些人哪,她看着像个人,但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干出点儿畜牲不如的事儿来,还是防着点儿的好。”

        

李金玲承诺道:“主人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盯着。”

        

每当这个时候冷媚儿就会特别后悔,上个世界她怎么就傻了吧叽的没多换几个机器人呢?

        

简直没有比他们更让她放心的人了!

        

腹诽完,冷媚儿就又带着李金玲进了空间,在空间中一顿收,估摸着差不多够用上一个月的,这才带着她出了空间。

        

李金玲离开的时候沈爸沈妈刚刚回来,冷媚儿也和他们说了一下明天要出差的事儿。

        

两夫妻都嘱咐了两句出门要注意安全什么的三口人便各自回房了。

        

……

        

靳栩泽三人从沈记小店离开后各后将那袋高价鱼放好,然后又聚在了酒吧里。

        

包厢中的茶几上放了一堆的酒,和其它包厢不同的是里面没有一个陪酒的。

        

余金铎端起红酒喝了一口,“栩泽,你给咱们透个底儿,这位沈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靳栩泽:“什么怎么回事儿?”

        

“你还装!要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助理,我都要去追她了,她长得那么漂亮,还能当你的助理能力肯定是有的,就算人看上去有点冷,也是一位标准的冷面女神,我还没有过这个类型的女朋友呢!

        

对了,老楼,赶紧说说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楼易北没搭理他。

        

靳栩泽不禁皱了皱眉,“你别胡来,她不是你能碰的!”

        

“瞧瞧,都护上了,竟然还不承认。

        

是不是在偷偷谈恋爱?我可是看到了,你给人家带礼物了,这要是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才不信!”

        

“她是我助理,以前也去过她家里坐客,带点礼物是出于礼貌。”

        

出于朋友之义,靳栩泽还是提醒了一声,“别打她的主意,要不然你会很惨的!”

        

说到这儿靳栩泽,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总觉得自己的脸上还带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余金铎却是不以为意,“朋友妻不可欺,但既然她不是你的女人,那我就要追追看,说不定我就能追到手了呢!”

        

他嘴上说着说不定,其实对自己是相当有信心的,他条件好,二十七岁早已经赚了别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家庭条件也不差,京城余家虽然只是个三流家族,但比起只开了一家小饭店的沈家,那真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靳栩泽也很无语,余金铎其它方面都没问题,就是一见到漂亮女人就自信心爆棚了。

        

不是他自夸,沈助理连自己都看不上,他会看上余金铎这个换女朋友如换衣服的?

        

楼易北今天一直很奇怪,尤其是到酒吧以后,连话都不说,比靳栩泽这个高冷的还要话少。

        

靳栩泽也发现了楼易北的异常,便出声询问:“易北你怎么了?”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