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偷偷h_绣榻春风

    

电梯里,胖虎一句接一句的问白举:

        

“老大,他怎么突然答应露面了?”

        

“是不是发生什么重大事情?”

        

“他来北都打算呆多久?会不会见一面就走啊?”

        

“他不会和沙狼一样吧?是个冷漠又无趣的人?”

        

“是不是长得凶神恶煞?”

        

“老大?你怎么不说话?”

        

飞鹰侦探所的这几个核心成员,基本上都很沉稳又冷酷。

        

这些成员中,数孟小贝年纪最小,但她的成熟度明显超出她的年龄,遇事也能沉得住气。

        

当然,也有活波的一面,也有发脾气的时候,这些另当别论。

        

火凤就是尹项东,所有人当中,除了白举,就他见过孟小贝,也是跟她关系最好的一个,这次也来了北都。

沙狼虽然在网上聊天话不少,但现实中真人非常闷。

        

只有胖虎,白举始终没搞明白,为什么一个搞地下工作的侦探,别人眼中大神级黑客。

        

笑起来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说起来怎么可以这…么…啰…嗦!

        

真想找个耳塞!

        

小小的电梯里,胖虎的声音犹如盘旋在头顶的蚊蝇……

        

叮咚!到层了,终于出了电梯,白举舒出一口气,感觉空气都清新了。

        

“老大,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生病了吗?”

        

白举板着脸没说话:“……”

        

“老大,你的表情吓到了我了。”

        

白举瞥他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

        

“老大,你怎么不说话啊?”

        

“老大,你怎么不回我话啊?”

        

“……”

        

白举加快步伐,进到办公室里面。

        

胖虎紧随其后,白举的办公室他来过几次后熟得很,目光直接搜索接待区的沙发,没人:“老大,max人在哪……”

        

他话还没说完,扭头就看到坐在白举办公椅的人,忽然就卡住了。

        

白举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也没看他,直接问孟小贝:“资料都看过了吧?”

        

“看了,”孟小贝靠坐在大班椅上,交叠着双腿,身体向后靠着,面色平静地回答,“cloud看来很注重这起任务,我想,目标对象一定从事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活动。”

        

“嗯,你也看出来了。”白举一点也不意外,以孟小贝的能力,这些完全在意料之中。

        

这个任务飞鹰和cloud实际已经执行很久了,只是孟小贝当时面临高考,没有发给她看。

        

白举一边说着,一边冲了两杯咖啡,自己喝了一杯,另一杯递给了孟小贝,然后给孟小贝介绍:“这是胖虎,你们应该在网上认识吧。”

        

胖虎是个话痨没错,但作为飞鹰侦探所的骨干,他智商还是很高的,看到坐在老大位子上的女孩,迅速就做出了判断。

        

他看着那张美到人神共愤的脸,以及无法掩盖的年轻感,他终于听到自己犹豫的声音:“你就是……max?”

        

孟小贝双手摊在扶手上,眉眼微闭的看着对方。

        

宽大的黑t恤,黑牛仔,黑鞋,脖子上挂一根金属项链,和她设想中的人设差不多,就是脂肪超出预想。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高冷十足。

        

“你是女的?”

        

“很显然。”孟小贝朝他挑了下眉。

        

“你还是学生吧,多大了?”

        

“嗯,今年大一,已经二十了。”孟小贝端起杯子,然后漫不经心地喝咖啡。

        

胖虎感觉自己宕机了,作为资深话痨,有生以来,他第一次话到嘴边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反差也太大了,跟他设想的完全相悖。

        

这语气,确实是max没错,可为什么这么年轻?

        

这么年轻就算了,为什么还是个女的?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

        

飞鹰的核心成员,大佬级别的人物才二十岁?

        

这要是让刚刚楼底下的普通会员知道了情何以堪啊!

        

胖虎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烟却忘了点,盯着茶几上的烟灰缸思考人生。

        

半晌后,他低头看看自己,后悔今天穿的像汽车海报一样。

        

十几分钟后,办公室陆续又来了几个成员,火凤(尹项东)也来了。

        

一帮人在办公室相互打招呼自我介绍了一番。

        

然后围在沙发四周喝茶聊天。

        

胖虎幽幽的在尹项东身边念叨着:“谁能想到,max居然是个女的,才刚刚二十岁……”

        

尹项东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听完胖虎的唠叨,只是瞥他一眼,点点头:“max大概也没想到,胖虎是个话唠。”

        

在这里大家相互之间只称代号,他们都是在网上神交已久,但正式会面跟孟小贝当初第一次见尹项东一样,都不会有什么尴尬。

        

大家聊了有几个小时,尹项东才要把孟小贝送回去。

        

今天沙狼虽然没来,但白举接待四个人的事情也被北都一部分势力觉察到。

        

胖虎本来就只想来看看max,看到其他几个成员几乎常驻北都不走了,他也想在这边多呆些时日,让白举帮他安排住所。

        

白举只好让胖虎今晚上他家里暂住。

        

胖虎也很自来熟,在白举家里没什么拘束,自己到冰箱去取了一罐饮料,就叨叨的在跟白举说话,一边又跟沙狼那边连上了视频。

        

视频里面,沙狼问的干脆利落,“什么事?”

        

他那边的光线很暗,应该是在外面,黑乎乎的一团,就只能看清一个人影在晃动。

        

“没什么,今天跟max还有几个伙伴碰面了,你就一点不好奇?”胖虎喝了一口水,神秘兮兮的开口。

        

“当然好奇,max兄还好吧?”沙狼嘴里咬着一根烟,语气平静,隐约看得出心情挺沉重:“最近几天有点事。”

        

“遇到麻烦了?”胖虎喝完饮料,把罐子一捏,扔到了桌底下的垃圾桶,“什么麻烦,说来听听?”

        

沙狼本来挺感动的,刚想要说,胖虎紧接着又来一句,“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别理他,”白举将胖虎往旁边推了推,也坐下了,拿过他的手机对着视频:“最近d国是不是有鬣狗的动静?”

        

“有疑似,”沙狼那边坐到了车里,车灯微弱的光线下,依稀能看清他的相貌,冷酷的眉眼,说不上有多好看,但五官搭配的挺周正。

        

稍许,他系好安全带:“这个组织势力范围很庞大,我查的挺费劲,正好想联系你帮我一下。”

        

“哪个势力?”白举从沙发上坐直了。

        

能被沙狼忌惮的人不多。

0

更多精彩

高H限纯肉_医生纯肉H文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浪妇找爽/短篇(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二五计划完成,艾伦威尔逊就可以放心的离开马来亚,进行下一个阶段的人生了。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