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大人是s货@禁忌灌满闺乖女

项逐元搭上兄弟的肩,神色自若:“没注意这些,可能是下面的人换的,你喜欢?我让人备送些到你府上。”

        

莫云翳视线又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又觉得这股气息不全然熟悉,但又带着熟悉之感,也许令国公府的香师承一脉,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用了,他们的事,他们心里都有数,皇上有意处理他们,我有分寸,不用担心我。”

        

“你有数就行,中午一起喝茶。”

        

“晚上吧,晚上我请。”

        

“好,不打扰你了,你先去忙。”项逐元站在台阶上,看着莫云翳走远,眉头轻蹙,却没有去查看身上的香气,他每次出门均去外院换过衣服,重新熏过香。、

        

只今天出来的匆忙,直接在书房换的衣服,心慈最近都在书房,沾染了她的气息并不习惯,可莫云翳还记得。

        

“项世子?怎么还没走?”

        

“这就走。”

        

明西洛从玉台上绕过去,看着都已经走远的人们。

        

长安站在皇上身后,也看眼空荡荡的大殿。

        

“宣万象进宫。”

        

“是。”

        

……

        

万象片刻不敢耽误:“皇上。”

        

明西洛直接放下笔:“夫人最近还住靠近项家的那边的宅子里?”

        

这个今天不是汇报夫人动向的日子,但他最近也没听说夫人有走动:“是。”

        

“你派人看一下,那边的宅子是不是与令国公府相通。”

        

相通?“是。”

        

……

        

枢密院内,项逐元换了衣服,也已经派人打听到了他想知道的事,不久前,莫云翳曾与一女子同游文昌街,这件事不少人看到,而根据来报的人描述,项逐元推论应该是心慈。

        

能将香料记得那么清楚,必然是近期接触过,他找心慈有什么事?他们两人怎么会遇上?

        

善奇看着世子,有句话他不知该说不该说。

        

项逐元看向他:“怎么了?从早上开始就欲言又止的,有话就说?”

        

善奇一咬牙,恭手:“世子,您要不要洗个澡。”然后再重新熏香,不只是衣服上的香气,身上也有,而且……今早根本不是世子失误,是世子最近与七小姐在一起的时间长,已经习惯,根本没闻到不妥。

        

“……”

        

善奇见世子久久没有回答,立即跪下:“属下该死。”

        

“起来,把日益院的香都换了,换成七小姐常用的。”

        

“是……”可……七小姐身上自有一股体香,亲近之人一闻便能察觉出不妥,但又随即觉得自己多虑,又有多少人接触过七小姐,接触过的人中,几人又能精通香料。

        

……

        

万象回消息很快:“禀皇上,令国公府左右的宅子并不大,最大不过三进,夫人选的这一栋靠近令国公府的就更小,而且娘娘带过去伺候的都是熟面孔,我们的人……进不去。”

        

明西洛眉目微挑:“你就报这些?”

        

万象顿时跪在地上:“属下该死,属下这就去想办法,一定拿到准确消息。”

        

“还跪着做什么,等着嘉奖。”

        

“是,属下告退。”

        

长安见状,握着手里的浮尘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皇上……当初先皇将那座宅子赐给娘娘时,是为了让娘娘回娘家方便,而且出来便是令国公府后门,不过几步路,不用什么暗道吧?”令国公府占地面积足够大,根本没有邻居,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何必再多此一举?

        

明西洛拿起朱笔,重新打开折子:“……”

        

长安见皇上不说话,又无声的沉寂下来。

        

明西洛将最后一笔拉长,笔停了一下,所以她放着偌大的忠国府不住,去挤两三进的小院子,那么个小院子放得下她近百位厨师、还是放得下她的衣饰,既然什么都放不下,她为何几天不出门?

        

更何况莫云翳那天的话……

        

明西洛又将思绪拉回来,继续批示,她去哪里是无所谓,他也是闲来无事问一问。

        

……

        

天气放晴,街上来往的人又多了起来,尤其绸缎、胭脂铺和玉匠的生意都出奇的好,盛世华裳往年无人问津的珍品更是短短几日出售了半数。

        

更加店铺更是铆足了劲上新上优,只求待选的各府小姐能看中,垂青一二,也让他们光宗耀祖,光耀门楣。

        

兵部尚书汪家的嫡孙女,年方十五,也在这次待选之列,正为一件外氅犯愁,可……皇上似乎不是侈靡之人。

        

掌柜的有些急:“小姐,您要不要,这是西边过来的小雪山狐皮子,这是完整的一大块,小人敢说,除了小人这人,就是盛世华裳能拿出如此完整的一张雪山狐皮,您看看这毛色,这水滑程度,皮子大小,无论您做件大氅还是做几件小坎都绝对好看。”

        

汪小姐自然喜欢这张皮子,她第一眼就相中,可是——

        

掌柜的有些急,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很多好东西卖不出去,如果不趁现在托收了,这皮子弄不好在店里压几年也没人买的起:“客官,您再看这绒毛,选的是冬季雪山幼狐皮毛下最细的那一层绒,您上手摸一摸,细腻柔然……小当真是皮子里头一份了。”掌柜的苦口婆心的说着。

        

汪小姐年幼,十五六岁正是贪美的时候,可恐真穿了让人不喜。

        

丫头看着也好看,这样的好皮子不多见:“小姐若是喜欢买了就是。”

        

汪小姐叹口气,忍痛将东西放下:“我……”

        

“娘,这张皮子好看,看着便让人心生欢喜,我们买这张皮子,做个围脖如何。”说话间小姑娘已经走了过来,将皮子拿在了手里。

        

掌柜的见状立即推销起来,这位汪小姐明显购买欲不大。

        

汪小姐闻言回头,便看到与她年龄相仿的聂桑正爱不释手的看着这张皮子,她顿时握紧手里的手帕。

        

丫鬟也立即护在小姐身侧,怎么是她?

        

聂夫人笑着跟进来:“你呀,怎么还莽莽撞撞的,一块皮子而已,喜欢买了便是。”转头间便看到了同在这次选秀之列的汪家小姑娘身上,微微一笑,不甚在意。

        

汪小姐收敛脸上的情绪:“见过聂夫人。”

        

“不必多礼。”

        

聂夫人看向掌柜:“将这块皮子——”

        

汪小姐突然开口:“夫人,这块皮子是我先看中的。”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