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小说短篇乱&尿在受身体里

        

这时候,曹睿知道,已经没有再隐瞒的必要,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的曹熙大为震惊:“哥哥……你怎么能做出这么糊涂的事啊!”

        

此刻,曹睿也是一脸的懊恼:“我本意是想将他们在半路袭杀,神不知鬼不觉,但是,谁知道血手堂的这帮人竟然会如此难缠,早知道如此,我断然不会找他们合作!”

        

“哎!血手堂的名声臭名远扬,太子你难道不知道吗?”

        

“当初那件事的时候,您说要找他们,我就有些不太同意,后来商议了一番,觉得万无一失才找上他们合作!”

        

“但是他们就是一匹饿狼,可用一次,不可用多次!”

        

“太子啊太子,你糊涂就糊涂在,为什么不找我们商量一下,就自己找上他们了呢!”

        

“这件事,是本太子考虑不周,可是,事已至此,司空将军,我该怎么办?”

        

“现在,陛下那边逼问凶手,说白了,其实就是叶凡拿陛下的病情做要挟,逼出凶手!”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肯定,昨夜的两拨凶手之中,定然有一拨是属于血手堂!”

        

“他们是想借我们熊国之手,将血手堂这个隐患,完全铲除!”

        

曹睿目光深深凝起:“好深的谋算啊!”

        

“哼!可是,我们还不得不从,如果不将血手堂交出去,叶凡定然不会为陛下治疗,所以,就逼迫的我们不得不,凭尽全力为他们,除掉血手堂这个祸害!”

        

接下来的话,司空夜寒没有继续说,将目光投向了他,曹睿又怎么能不清楚,如果将血手堂交出去,那么,包括他们之前做的一些事,等等一切合作,就会全部曝光,到时候,他更是万劫不复!

        

场面,顿时静了下来,良久之后,曹睿微微抬起头,目光中带着一丝的乞求:“司空将军……”

        

看着曹睿的模样,司空夜寒也有些不忍,毕竟,抛开君臣关系不谈,他与曹睿,私交也甚好,实在不愿意看到他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

        

“他们只要求我们找到凶手,但是……”司空夜寒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辣:“并没有说,凶手一定要是活人啊……”

        

曹睿心念一动:“你的意思是……”

        

司空夜寒眼角闪过一缕杀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曹睿顿时恍然大悟,随即,脸上也闪过一丝狠辣,缓缓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不过,麻烦点的是,还需要找一个替罪羔羊,毕竟,血手堂这么多的人,总得藏在一个地方不是?”

        

曹睿明白司空夜寒的意思,点了点头:“这个事,就交给我吧!”

        

“血手堂的人,现在都在太子府中?”

        

“没错,包括他们的堂主,全部都在!”

        

“好!”

        

司空夜寒杀意蹦现:“那就来个瓮中捉鳖!”

        

“嗯!这次,也不失为是一个契机,铲除血手堂这个隐患,再将郭夫人的势力一起连根拔起,一石双鸟!”

        

想到这儿,曹睿不由的兴奋起来,原本看似绝境的局面,顿时枯木逢春,变成了对自己有利的局面!

        

“太子!”

        

司空夜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希望以后再做什么事,不要再一意孤行了!”

        

曹睿对着司空夜寒,拱手深深一礼:“司空将军大恩,曹睿一定铭记于心!”

        

司空夜寒连忙将他托起:“太子不可啊!你是未来储君,我只是臣,当不起如此大礼!”

        

“呵呵,若不是司空将军帮助,还谈什么储君,若是等以后本太子继承君王之位,绝对保证司空将军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太子殿下,遍览皇室子嗣,也唯有太子殿下能够担当大任,本将军如此做,也是为了熊国未来着想!”

        

“司空将军为国为民,本太子敬佩不已,所以,这一拜,司空将军担得起!”

        

“好!那就请太子殿下稳住血手堂等人,本将军先去处理好国卿府事宜,之后,调集人手,再将它们一网打尽!”

        

曹睿灵机一动,凑到司空夜寒耳边,轻言几句,司空夜寒缓缓的点了点头:“好!就按太子殿下所言!”

        

司空夜寒走后,曹熙走了过来:“哥哥……”

        

好像要知道她要说什么一般,曹睿冲她摆了摆手:“不必说了,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会都告诉你的!”

        

曹熙只要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哥哥,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曹睿目光看向门外,嘴角轻轻一挑:“今晚,好戏上演……”

        

军神府中司空夜凝看到司空夜寒回来之后,迎了上去:“哥哥,怎么样了?”

        

司空夜寒将计划简单的说了一遍,司空夜凝轻轻点了点头:“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人手都备齐了吗?”

        

“全部都在待命!”

        

“好!带上人,跟本将军走!”

        

军神府全面出动,自然是浩浩荡荡,陈宇和叶凡虽然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如此的阵仗,又怎么能逃的了他们的眼睛。

        

熊国皇城最繁华的一座酒楼之上,二楼靠窗的位置,低头看着下方一众人马气势汹汹而过,陈宇轻轻饮了一口茶:“看来,他们已经找到凶手了!”

        

一旁的何思凝浅浅一笑:“熊国君王想要治病,就得玩命的为我们打工啊!”

        

“不过,他们去的方向,好像不是太子府的方向!”

        

叶凡目光微微一凌,淡淡的说道。

        

“启禀帝师!”

        

一直在旁边侍候的玫瑰开口说道:“经属下查探,他们去的方向,是国卿府的方向!”

        

国卿府?

        

几人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按照他们的情报,血手堂不是曹睿请来的吗?怎么又跟国卿府扯上关系了呢?

        

“等等!你们忘了,昨晚的另一拨杀手了吗?”

        

“你是说,另一拨杀手,是来自国卿府?”

        

“看来是了!要不然,不可能惊动军神府这么多人马,司空夜寒都亲自带队,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为什么国卿府会对我们动手?好像,我们跟国卿府并没有什么冤仇啊?”

        

叶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不要着急,或许,等不到明天,什么都知道了!”

0

更多精彩

艳妇的荡欲_跪坐手指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失禁h跪趴@少妇饥渴偷公乱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叶枫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正打算离开,忽地他的目光开始关注那古老的石碑,在石碑前方,还有两个蕴含寂灭奥义和死亡奥义的手镯。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