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周雯/少爷丫鬟h毛笔

        

“什么,朱沆率天雄军一万残部撤到朔州了,葛伯奕还在朔州被王番捋夺走兵权!?”

        

岳海楼无力的瘫坐太师椅上。

        

天雄军完全打不了逆风仗,胜德门被袭之后两天的表现,令他失望透顶。

        

而他也料定刘世中、蔡元攸不敢派出援兵,又或者说刘世中、蔡元攸派不出一支能与契丹数千精锐骑兵在恢河北岸开阔原野战战的精锐援兵,他当时的心思就放在鼓动葛怀聪尽早弃大同城而逃上。

        

葛怀聪逃得越早,刘世中、蔡元攸他们没有及时派出援军的责任才越轻。

        

后续甚至都不需要他们争辩,朝野的目光都会盯在葛家父子的愚蠢与怯战上。

        

葛怀聪诸将弃城而逃,天雄军在大同城覆灭,东路军从应州撤守雁门关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但刘世中、蔡元攸作为正副承宣使,毕竟要对整个北征伐燕战事负责。

        

岳海楼急冲冲从朔州绕道赶往应州见刘世中、蔡元攸,希望他们还是要在应州南部与契丹人打一两仗,一方面收割一些人头,一方面助葛伯奕从朔州率天雄军残部撤回岚州,确保东西翼的防线无误,才能应对朝野对蔡系的非难声音。

        

岳海楼好不容易说服刘世中、蔡元攸将一万骑兵部队留在应州南部,不急着退入雁门关,又急冲冲跑到岚州来见郭仲熊,希望郭仲熊在接应天雄军残部及朔州汉民撤出时能更积极些。

        

谁曾想他连日奔波,一刻不得停息,走进岚州州衙连口热茶都没来得及喝,郭仲熊告诉天雄军并没有在大同全军覆灭,尚有一万残部在朱沆的率领下于昨日深夜撤到朔州,同时王蕃还正式夺走对西路军的指挥权,将葛伯奕驱逐回岚州。

        

这一连串的消息,就像惊雷般劈得岳海楼浑身焦黑!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葛怀聪诸将越城而走,被抛弃在大同城里的人马只会即刻崩溃掉,成为任蕃虏任意宰杀的羔羊,谁能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从大同时完整无损的带出一万兵马来?

        

这里面一定有他以往被遮掩、迷惑住的蹊跷。

        

夜叉狐徐怀藏在幕后,到底发挥了什么的作用?

        

又或者说,监军使院卒秘密修造的那条登城道,压根就不是朱沆指使,一切都是徐怀擅自主张所为?

        

以夜叉狐徐怀为首的桐柏山众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可能如此强横,强横到给人一种巨山岿然隐身于云雾之中、不可摧毁的感觉?

        

以夜叉狐徐怀为首的桐柏山众人,真就单纯是靖胜军旧卒及后人吗?

        

不对,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岳海楼猛然抓住郭仲熊的手腕,急切问道:

        

“葛伯奕是不是还在岢岚城里?”

        

王番夺葛伯奕兵权之后,除了以最快速度通报岚州,清晨决议先撤师宁武,也第一时间知会郭仲熊外,同时还快马加鞭兵分两路,一路派信使赶往代州找刘世中、蔡元攸通报夺军之事,一路写就奏章,通过驿传飞骑前往汴京弹劾葛伯奕,表示王番只是暂摄天雄军统制权,奏请汴京尽快派遣正使接掌天雄军。

        

王番这么做也是不想留把柄叫人找借口诟病他

        

与父亲王禀,以免叫恶人先告状。

        

郭仲熊因此在见到葛伯奕之前,就已经知道朱沆率天雄军残部撤往朔州、王番在朔州夺军以及葛怀聪、葛钰意图反抗最终致葛怀聪为军卒射杀等事。

        

郭仲熊也是震惊到此时,心思都没有安宁下来,见到岳海楼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说道:

        

“葛伯奕晡时到岢岚城,当时他就让部属将自己与诸将拿木枷栲住进城,进岢岚城后又径直走进州牢,将自己关押在其中,要我将他们押去见刘帅——我正准备派人去找刘帅、少相公请示呢!”

        

“郭郎君,你与我去见葛伯奕!”岳海楼对郭仲熊说道。

        

他心里厌烦葛伯奕都到这时候竟然还想着玩苦肉计这种把戏,但他需要了解更多的夺军细节,只有当面见到葛伯奕才能知道。

        

他当然不可能相信王番以及葛伯奕各自所写的奏折里没有文过饰非的地方。

        

…………

        

…………

        

葛伯奕执意要自囚于州狱之中,郭仲熊便将一整栋牢房都清出来,同时还让葛伯奕随行的百余扈卫也都入驻进来。

        

岳海楼走进州狱,看到郭仲熊如此部署,知道他这也是防备葛伯奕万一横死州狱之中,他不至于百口莫辩。

        

都他妈是聪明人!

        

岳海楼走到牢房前,便听到里面过道里传出“嘤嘤”的哭泣声,似有不少女眷在——葛氏宗族世居楼烦县,即便葛伯奕出任河东经略使驻藩太原,但家小女眷都还主要居住在管涔山东南麓、楼烦县境内的横湖岭。

        

葛伯奕被王禀、王番父子夺军驱逐,葛怀聪在乱军之中遭射杀,葛氏女眷得知消息,这时候赶到岢岚城来相见,也是正常。

        

岳海楼只是微微皱着眉头,他不愿意与哭哭啼啼的女眷打交道,便与郭仲熊站到一旁,着曾润、朱孝通先进去使葛家女眷回避过后,才走进低矮的牢房。

        

葛伯奕所住的囚牢,都铺上柔软的干草,须发霜白的葛伯奕靠土墙坐在干草堆上,葛怀聪已经僵硬的尸体就直接横躺在地上,胸腹间还插满短杆弩|箭,血液已经凝固成紫黑色。

        

“经略使何至于此?不如我叫人找一副上好棺木先将小葛将军尸身收殓起来!”岳海楼半蹲在牢门前,看着葛怀聪的尸体两眼,跟葛伯奕说道。

        

“岳海楼你何需跑来猫哭耗子装慈悲?”葛伯奕三角老眼里尽是冷漠、愤恨的光芒,冷冷说道。

        

四日前岳海楼与葛怀聪、曹师利等人逃到朔州城,一齐将更多的责任推到朱沆身上,当时也料定朱沆要么已经战死,要么就被蕃虏俘虏住。

        

葛伯奕当时乍听天雄军全师覆灭,如遭雷殛彻底乱了方寸,也没有细想太多。

        

而岳海楼也没有在朔州停留多久,随后就绕道赶去应州见刘师中、蔡元攸。

        

不管怎么说,岳海楼既非统兵之将,也无监军之责,他从头到尾只负责联络曹家兄弟。

        

曹师雄、曹师利举朔州南附,曹师利率部作战,也要比天雄军表现好得多,证实他们南附大越是有诚意的——岳海楼即便随葛怀聪他们一起逃回来,也轮不到他去背负兵败的罪责。

        

不过,因为王禀的到来,葛伯奕无法仓促逃回岚州

        

,却有时间听葛怀聪叙述他们越城西逃的详细细节,越琢磨越不对劲。

        

朱沆使监军使院卒提前在北城墙造登城道,初看对他们有利,这可以说是朱沆执意越城西逃的实证,除了诸多逃将外,数百名逃归的溃卒都能证明这一点。

        

同时,岳海楼极力鼓动葛怀聪弃军逃走,葛怀聪他们琢磨不出味道来,葛伯奕在这泥坑似的官场里修炼半生,有三四天思量,怎么可能还识不透岳海楼包藏祸心?

        

葛伯奕最初就想着他将天雄军残部笼络好,然后抓住这两点做文章,多多少少叫王禀、王番父子及朱沆与刘世中、蔡元攸、岳海楼等蔡系将吏一起分担罪责,再安排人拿巨资到汴京打点走动,葛家也不是不能逃过一劫。

        

现在好了,朱沆是使监军使院卒提前北城墙造方便出城的登城道,但朱沆最终成功带着上万兵卒撤回来,这只能证明朱沆有先见之明,有功而无罪。

        

而他葛伯奕又被王禀、王番父子干脆利落的夺走军权,最后的,也可以说关键之时可能是最大的依仗也没有了。他昨日对王禀、王番说要找刘世中、蔡元攸投罪,其实是畏惧王禀、王番父子心狠手辣对他们下毒手。

        

要不然,他难不成还真指望正愁找不到人背锅的刘世中、蔡元攸能放他们一马?

        

他亲自捧着长子葛怀聪的尸体囚于州狱当然是苦肉计,但坐到牢室里越是反复思量,越是觉得岳海楼这人实在太可恨。

        

倘若长子葛怀聪能在大同多坚守几天,他们这也是拼命催促刘世中、蔡元攸派出援军,等这一套流程走完之后,最终因为援军不至而致天雄军覆灭,那就是整个主派战一起承担战败的责任。

        

葛伯奕相信到时候他葛家即便会受到处置,也不可能会有多重。

        

朝野更多的抨击声音,只会集中到蔡铤、刘世中、蔡元攸等人身上。

        

现在好了,全拜岳海楼所赐,葛家现在可以说是彻底的山穷水尽了。

        

而以葛伯奕对岳海楼的了解,岳海楼极力怂恿弃城西逃绝对是包藏祸心,绝对是为了替蔡系推脱罪责。

        

葛伯奕此时见到岳海楼,能有什么好脾气、好心情?

        

“经略使心里恨我,岳海楼确实无以分辩,”岳海楼说道,“但我此趟过来,绝不是要对经略使兴灾乐祸的,实是想要办法救经略使一族老小!”

        

“呸!”葛伯奕将一口浓痰吐岳海楼的脸上,对他假惺惺的话不屑一顾。

        

“……”岳海楼将脸上的浓痰抹掉,不介意的说道,“我怀疑朱沆实已投敌,但还有几处关键问题没有搞清楚,才特意赶来找经略使指教。没想到经略使对这事完全漠不关心,那就当海楼没有走这一趟!”

        

“你说什么?”葛伯奕忙不迭连滚带爬到牢门前,拽住岳海楼的衣襟惊问道。

        

“我说朱沆或朱沆身边人有可能已经投敌才致天雄军覆灭,而朱沆率万余天雄军残部回来,可能还有天大的阴谋——只是还缺一些证据,却没有想经略使完全不关心这个!是我岳海楼多事了!”岳海楼站起来说道。

        

“请岳侯救我葛氏一族!葛伯奕下辈子给岳侯当牛作马!”葛伯奕也不顾体统,在牢室里就给岳海楼跪下叩头!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