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翁熄H文/唔…别吸h

     

“分头行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越来越多的民众还在朝着这边聚集,医院这里的阵势必须要你主持……”

        

看着眼前少女憔悴的面容,荒木宗介心中微微一痛。

        

“毕竟,只有你的和能守护住这么大的范围。”

        

在常纹隧道内,顶着那些怨灵的围攻下两天两夜未眠,又一路自火山喷发的羊蹄山颠簸到了函馆市……

        

此刻,是个人都能看出,她全身心透出的浓浓疲惫。

        

“放心好了,五棱郭那边就交给我们吧。而且,虽然手机不仅能用,但好歹能通过这东西‘保持联系’……”

        

摇了摇头,荒木宗介若无其事地向小鸟游真弓扬了扬手腕上的绳结:“万一这边有任何状况,我也能第一时间接到消息赶回来。”

        

自己在想什么呢?

        

眼前的少女,早已不是当初为了蹲守某个怨灵,而在便利店小桌上喝着绿茶睡着、醒来蹭个肉包的“重度cosplay离家出走新手除灵者”了……

        

早在自己获得除灵免许之前,她已经是值得信赖、独当一面的专业人士了。

        

“嗯,请荒木老师放心,我会守住这里,等你回来……”

        

下意识摸了摸束在马尾上的绳结,小鸟游真弓双手在身前并拢,冲他微微一鞠躬,捧出了一柄古旧的长刀:“不过,至少把七月雨带上吧!”

        

“不必了,七月雨在你手里更有用。而且,比起道具,我更喜欢用手来着……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见少女微嗔的眼神,他连忙嬉笑着指了指战国武士车尾上挂着的一柄木刀:“你看,我这里不是还有一把刀嘛……”

        

这可是由生长在边境、树龄达一万年的金刚树所打造,不管岩石、陨石还是肌肉什么的都能轻松破坏的‘妖刀星碎’呢!

        

“荒木先生、拓海神官!”

        

围墙后方,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防灾机动队队员,列队走了出来:“身手和状态最好的兄弟们都在这里了,请务必让我们也一起去!”

        

“哼,天真……”

        

不知何时双手抱胸靠在围墙侧面的藤原拓海,冷冷一笑。

        

“或许你们很擅长常规集群作战,但在除灵这个量变无法引发质变的战场上,并不是人手越多越好的……”

        

虽然防灾机动队一路上帮忙收容民众、守护医院也付出了不少牺牲。

        

但因为从洞爷湖到羊蹄山的诸多不愉快回忆,他一看到这帮楞头兵就没有好脸色:“且不提眼下这越来越冷的怨雪你们抗不扛得住,那些数量不明的怨灵武士就够你们喝一壶的了,我们可没空保护‘拖油瓶’!”

        

“我们既然决定出来,自然没有惜命的打算,只要能协助两位解决眼下北海道的异常、救出森罗副队长他们……”

        

虽然被藤原拓海的话梗得有些尴尬,但这些队员们依旧没有退却的意思。

        

“藤原神官说得没错,这间医院,是你们现在能发挥作用最大的地方。”

        

后方的医院大门处,一道肩披外套的高瘦身影走了出来。

        

“要去,也应该由我这名队长,代表防灾机动队,和他们一起去。”

        

“望月队长……您、您醒了?!”

        

“身体没事吧,之前脸好像肿得挺厉害的……”

        

回头看清来人,一众队员都是神情一振。

        

“啊,都是些皮外伤罢了……眼下的情况,刚才里面的人已经跟我汇报了。”

        

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假发飘逸、大晚上还带着墨镜的望月澈。

        

眼下,他那外套下方赤着的上身,比之前缩水了一大圈。

        

“最近被那两样鬼东西搞得荷尔蒙分泌过剩,脑袋也不太清醒……”

        

摸了摸额头上短到几乎看不见的犄角,望月澈目光前所未有的宁静:“被某人帮忙修理了一下之后,脑袋反而清醒多了。”

        

原本因为而极易“不耐烦”的他,在移植了之后,性情里又多出了一份“好战”。

        

或许,因为酒吞是以某种极为凄惨的姿势败给某人的缘故,这份“战意”在针对某个金发不良青年时,变得连都难以抑制。

        

眼下,这对鬼角严重“磨损”,反而让他难得地进入了脑清目明、万物皆虚的“贤者模式”。

        

“藤原神官……”

        

望月澈大步来到藤原拓海面前,向他伸出了罪恶的大手……

        

“你、你想干嘛……”

        

看着眼前的望月澈,在羊蹄山腰上、菊花丛中与这“恶鬼”缠斗的禁断回忆再次涌入藤原拓海脑海……

        

“想要算账的话,现在的我,可不怕你了!”

        

他下意识双手在身前十字交叉、往荒木宗介身后退去。

        

“啪。”

        

望月澈那只灼热有力的大手,已经拍上了他柔弱的香肩:“之前那场比试,虽然过程有些难看,但确实是我输了!”

        

“嗯?”

        

“‘四千年一遇的神眷者’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连这副‘酒吞の角’都能折断……”

        

“哈?!喂喂,不是……你那对角明明是被……”

        

感受到对方眼中微妙的欣赏之色,藤原拓海感觉一股酥麻自肩膀朝着全身蔓延开来。

        

“我知道了,宗介,这家伙的脑袋一定是被你撞坏了……唔唔唔唔唔唔唔……”

        

“至于你,荒木宗介……”

        

无视了再次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抹布堵住嘴的藤原拓海,望月澈看向了荒木宗介:“我们之间的‘公平一战’,就留到北海道的事情解决之后再说吧。”

        

对于羊蹄山半山腰上发生的某次“交通事故”,他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记忆。

        

“喔、喔,你愿意上门挨揍,我当然随时奉陪……”

        

见对方没有追究自己身为“肇事者”的责任,荒木宗介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冲一旁的小鸟游真弓点了点头,拧动了油门:“闲话休提,这雪越来越大,没时间耽搁了,出发吧。”

        

“轰轰轰轰!”

        

下一秒,黑色机车载着两人,朝着五棱郭的方向冲出,消失在了漆黑的巷道中。

        

“哼。”

        

被“抛弃”在街边的望月澈冷冷一笑,紧随其后窜了出去。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