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握着自渎h_娇妻成泄欲公

        

听到李母的话,孙梦竹脸上的笑意一顿。

        

“阿姨,我知道你们家的事,你儿子去世,我也觉得很可惜,但这并不能成为你和秦落把阿劲强留下来的借口。他是我男朋友,不管怎样,他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

        

她并没有破坏谁的感情。

        

她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女人长得娇美,气质不俗,明显和这个破败的村落格格不入。

        

李母的手指蜷了蜷,眼里闪过丝丝怒意。

        

她定定地看着孙梦竹,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手上的水杯倾斜。

        

水杯里的水悉数泼到了她的身上。

        

孙梦竹一声惊呼,连忙蹲下身子帮她掸水渍。

        

“阿姨,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 

        

当然是让她没脸待在这儿。

        

李母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叫道:“孙小姐,求求你别带走我儿子!我给你跪下磕头了。”

        

说着,李母从轮椅上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孙梦竹怔愣又无措,连忙去拉她,“阿姨,你别这样,你快起来。”

        

“孙小姐,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说,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他?只要你肯放过他,就算你用烫水烫死我,我也不会有怨言的。”

        

李母稳稳地跪在地上,大叫道。

        

这时,听到动静的秦落匆匆赶后,看到这一场景,顿时脸色一变。

        

“李姨,你快起来。”

        

秦落一把推开孙梦竹,怒斥道:“孙梦竹,你在做什么?”

        

“我……”

        

她做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做啊!

        

“小落,你别怪孙小姐,是李姨不好,不该要她离阿诚远一点。她生气泼我一身的水,也无可厚非。”

        

李母拍着秦落的手,视线越过她,看到池劲紧拧的眉头,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

        

“她泼你一身的水?”

        

秦落和跟进来的池劲,将李母扶到轮椅上,看向孙梦竹,怒斥道:“孙梦竹,你怎么这么恶毒?她一个老人家,说你两句怎么了?你怎么敢这样对她?”

        

“我没有,是阿姨她……”

        

“是她污蔑你吗?孙梦竹,你就是个心机婊!连一个老人都要污蔑吗?”

        

秦落打断了孙梦竹的话,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孙梦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她勉强站稳,张了张嘴,看着李母抹泪的样子,真是有口难辩。

        

这样的戏码,她作为演员见得多了。

        

她只是没想到,在一个落后的山村里,眼前的妇人的离间计也不比城里人差。

        

“秦落,你帮妈换件衣服,孙梦竹,你跟我出来。”

        

池劲的脸色不太好看,看了孙梦竹一眼,转身朝屋外走去。

        

孙梦竹看了李母一眼,长呼了口气,走了出去。

        

屋外,池劲大步朝厨房里走。

        

孙梦竹追上他,“阿劲,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泼阿姨一身水。”

        

闻言,池劲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水池旁,将水池里的菜洗出来。

        

孙梦竹心焦,一把拉住他的手,“阿劲,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你是不是也相信是我泼了阿姨一身的水?”

        

别人怎么看她,她都无所谓。

        

她只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

        

他会相信她的话吗?

        

池劲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拉开,继续洗菜,“孙梦竹,别和一个老人计较。”

        

他又不傻,虽然对孙梦竹还不太了解。

        

但直觉她不会做出这种事。

        

因为做了这种事,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白白让他厌恶她吗?

        

她没那么蠢。

        

“阿劲,你相信我对么?”

        

听到池劲的话,孙梦竹高兴了,笑眯眯地看着他。

        

池劲瞥了她一眼,将手上的菜递到她手里,“别笑得像个傻子,会烧菜么?要是会,就赶紧劳动,别真把自己当客人了。”

        

“嘿嘿,我没把自己当客人啊,我只把自己当你的女人。”

        

孙梦竹笑得灿烂,然后在池劲瞪她的眼神中,转身看向灶台。

        

“今晚我露一手,阿劲,你给我打下手啊。”

        

“你真的会烧菜?一会儿烧出来的东西可别食不下咽。”

        

“你又小看我?一会儿我一定打你的脸。”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笑着,安顿好李母的秦落走到厨房门口,手指蜷了蜷。

        

她还以为他会把孙梦竹臭骂一顿,然后把她赶出去呢。

        

原来是她想多了。

        

他压根没有责怪孙梦竹!

        

李姨的离间计根本没用!

        

秦落背靠在外侧的墙壁上,眼里一阵酸涩。

        

苏城,灯红酒绿的高档会所。

        

池寂一把推开倚在自己怀里的美女,接电话的手拽紧了手机。

        

“你说什么?池劲那个小杂碎还没死?孙梦竹找到他了?”

        

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那个杂碎居然没有摔死!

        

命可真硬!

        

“是的,我们听你的指示,一直关注着三少的生死,刚刚才发现了他的踪迹。老板,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当然不能让他活着!

        

反正已经是失踪人口,总要把人编入真正的死亡人口吧!

        

池寂盯着前面的虚空,一双眸子里满是狠意。

        

新安村。

        

吃过晚饭,整理好了厨房,孙梦竹无视李母对自己的敌意,跟着池劲和秦落上楼参观。

        

“阿诚哥,你去看看李姨吧,她现在应该很伤心。”

        

秦落看向池劲,示意他去哄哄李母。

        

毕竟,没有达到她心里的预期效果,孙梦竹依旧住下了,老人家心里会有膈应。

        

“好。”

        

池劲点点头,也明白秦落的意思,看了孙梦竹一眼,转身下了楼。

        

孙梦竹这次保持了警惕。

        

“秦落,你故意支开阿劲,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当然,你最好别和阿姨一样陷害我,因为阿劲不会相信的。”

        

听到这话,秦落的脸色一阵变幻。

        

“孙梦竹,你很得意是吗?别高兴得太早,阿诚哥一再跟我保证,他不会离开这里,不会离开我和李姨,就算你一直缠着他也没用。充其量,你就是他的调味剂,等新鲜感过了,他就不会再被你吸引。”

        

这是她对孙梦竹的忠告,也是对自己的安慰。

        

就算池劲被孙梦竹吸引,这也只是暂时的。

        

等他的新鲜感过了,他依旧是她的阿诚哥。

        

他们会在村里平安幸福地过一辈子!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