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反绑她趴在h

    

叶晨悬着心,她无能为力得看着饿狼扑向慕川。

        

然而它们低估了这个瘦骨如柴的人的力量,他不知哪里来的蛮力,举手掐住扑面而来的恶狼的脖子,拎着它打了个回旋,将后边的狼群打飞出去。

        

咚!咚!

        

饿狼落地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伴着白骨碎裂的声音。

        

手里的那只被他掐得眼珠子直往外翻,胡乱扑通,眼珠子凸的都快要掉下来。

        

他拼尽全身的力气与之搏斗,他将恶狼恩在地上,随手拿起一块石头疯狂的朝它脑袋砸去。

        

手起石落,迸溅的鲜血沾了他一脸,让原本就污浊不堪的脸庞愈加肮脏。

        

他疯了!

        

面目狰狞,行为失控。

        

鲜血流了一地,在森森白骨上染了一片红,异常鲜艳。

        

恶狼已经不再动惮,可那只拿着石头的手依旧没停下的意思,一下又一下的砸下去,直到那颗脑袋已经没了形状,糊成一地肉渣。 

        

外围的狼群已经被吓傻,死在他手下的正是它们的狼王,狼群失去主心骨,军心动摇不敢往前,只能挪着步子悄悄后退。

        

忽然那人停下手里的动作,他喘着粗气蓦地抬起头,那双恶魔一般的眸子透过凌乱的发丝看向狼群,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股邪恶。

        

群狼猛的向后退了几步,忽而一声狼嚎,它们似乎得了命令吊着尾巴仓皇逃窜,消失在这万人坑中。

        

世界寂静如初,飞散的秃鹫闻着血腥味在空中不断的盘旋,慕川跪在地上,背对着叶晨,他弯着腰手中撕扯不停,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叶晨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踩着地上的白骨发出窸窣的声音,她站在慕川身后,脚下是一片殷红,犹豫片刻她蹲下身,拍了拍慕川的肩膀,唤道:“慕川。”

        

他没有反应,依旧听不见她的呼唤,冷风吹过,摇曳着手上的铜铃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慕川忽然僵住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猛的回过头。

        

一张恐怖的面孔出现在叶晨面前,吓得她一屁股跌落在地。

        

慕川瞪着双目,眼里满是警惕。两个腮帮子鼓着满满当当不知塞了什么东西,鲜血从他嘴角里溢出,手上还抓着一块被撕咬得不成样子的生肉。

        

鲜血流成一股一股,顺着他的手掌,流至手臂,在手肘处滴答滴答的往下掉,——他——他正在生吞狼肉。

        

“啊——”

        

叶晨惊叫着惊慌失措的蹬着腿往后退去,这场面与她而言实在是太恐怖了。

        

慕川甩掉手里的手快,敏捷的扑了过来,他骑在叶晨身上,死死把她按住,两只枯瘦的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目光凶恶正如同方才对付那只野狼一般。

        

叶晨着娇弱的身躯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攻击,在他身下扑腾着双腿奋力挣扎,两只玉手胡乱地抓着他青筋暴起的手上,划出一道又一道鲜红的印子。

        

只想扒开他锁住自己咽喉的爪子,却毫无用处,反而那双手越累越紧。

        

就快要窒息了,在垂死挣扎的边缘,叶晨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眼神涣散,留得一脸煞白,她放弃抵抗,抖着手摸向他那肮脏污秽的脸。

        

冷冰冰的手指碰在他的脸上,慕川眼里的凶光忽然暗了下去,他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眉头紧皱。

        

“慕······川·····慕·····”

        

叶晨艰难地唤着他的名字,眼里含着泪,泪水从她的眼尾掉落,那个凶恶的男人终于清醒,松开了掐在她脖颈儿上的手。

        

“咳咳——”

        

叶晨捂着自己的脖颈,在地上滚了两圈,她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充血的气道被着突如其来的空气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她只得卷缩着身体缓解自己的不适。

        

过了一会,气终于顺了,她坐起身来看着一脸迷茫的慕川,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干什么这么凶,差点就把我掐死了·····”叶晨哭道。

        

眼前的慕川却仍是一脸无措,许久,他才张口,用着极不利索的话道:“你——你——是人?”

        

叶晨停止了哭泣,她揉着自己的脖子没好气到:“不然呢,难道我还是鬼不成!”

        

慕川又道:“你·····认得我?”

        

叶晨愣了一下,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川,眼前这个人一脸的疑惑,想来应当不是装出来的。

        

怎么回事?难道说这魔头在梦里认不出自己。

        

她抬眼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是慕川,又不是慕川,从身型到神态,他都不是哪个坐在幽冥殿上的那个高高在上的魔君。

        

他方才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稚气,或许他正在经历过去,那个让他觉得是个噩梦的时段。

        

这里又是哪里?

        

叶晨环顾四周,深渊、白骨、饿狼、秃鹫……

        

这些场景异常熟悉。

        

对了,她想起来了,这里是极恶之地!

        

那年夏青空为情所伤,又被慕川残害坠入极恶之地,他在那个险恶之地里经历磨难苦苦挣扎了十二年,而后涅槃重生,成了新一代魔王。

        

这里环境恶劣,野兽众多,其中不乏妖魔鬼怪,坠入此地之人,十有八九丧命其中,能活着出去的便是个逆天之子天纵奇才。

        

可是叶晨从来就不知道慕川也来过这里,她对他的过往只是一笔带过:慕氏遗孤!

        

他怎么成的魔,他经历过哪些事,他过去的二十几年就像是一个空壳,没有说明,没有解释,因为这个人一出场就是个反派,除了深仇大恨,其余不值一提。

        

她看着眼前这个肮脏污秽的男人,曾经被捧在手心的小少爷如今却像一只野兽一般活在这破败的惨地,心中不觉一酸,说不清的滋味,是同情还是愧疚。

        

不行,叶晨告诉自己,他们得离开这里,必须离开这里,不能让痛苦重来一遍!

        

她跪在慕川面前,紧紧的抓着他的双臂,真切到:“慕川你听着,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是真的,你现在被困在自己的梦里了,是一只叫梦貘的怪物把你噩梦重现,我们要离开这里,必须找到梦貘,否者会连同你的噩梦一起被它吞噬,所以拜托你醒醒!快醒醒!”

        

慕川盯了她两秒,眉间微皱,半晌才动了动嘴皮喃喃道:“原来是个疯子……”

        

他起身不理会她,又转向横尸在地的饿狼。

        

叶晨锲而不舍追上前去:“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千万千万要相信我,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找到梦貘,从这里出去……”

        

叶晨急了,她霹雳吧啦在他耳边讲个不停,只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可慕川却波澜不惊,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不紧不慢地将被撕扯得乱七八糟的狼尸收拾整齐,对叶晨的话充耳不闻。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叶晨气急了。

        

“听见了。”慕川道。

        

“听到了就别收整你手里这畜生了,赶紧去找梦貘啊!”

        

他终于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叶晨,问到:“你说的梦貘是个什么东西?”

        

叶晨愣了一下,摇摇头。

        

“它长什么样?”

        

叶晨又摇摇头。

        

“你可知晓它的习性?”

        

叶晨还是不说话。

        

“也就是说,你对它一无所知?”

        

这回她终于点了头。

        

“那我们怎么找?从何处找?”

        

叶晨无奈道:“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慕川又不理她,低头继续包裹狼尸。

        

“慕川!”

        

“我看该醒醒的是你!”慕川头也不抬的回道,“突如其来掉进这么一个深渊,野兽遍地恶魔横行,是谁都会被吓得失了心智。”

        

叶晨顿时无语。

        

两人陷入一场僵冷的状态,慕川自顾自的裹好狼尸,把它抱在腰间,然后起身抬脚便走,迟疑片刻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叶晨。

        

她孤零零的站在白骨堆中,一脸的委屈。

        

他转身折回,毫无防备将她一把抱起扛在肩上。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叶晨挣扎道。

        

慕川:“我缺一个宠物!”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