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妇荡乳1/翁熄系h文

    

孟长云故意踩碎了一块石块。

        

喀嚓!

        

石头四分五裂的声音,让卢云眼皮一跳,面颊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无疑,他想起了那被苏奕一脚踩碎的大道分身。

        

孟长云吭哧吭哧笑起来。

        

卢云扭过头,看向苏奕,道:“观主大人,老朽奉命在此为您提供一些消息。”

        

苏奕远眺前方的乌鸦岭,心不在焉道:“说。”

        

卢云道:“有多个势力的强者,已经在三天前进入乌鸦岭,他们的目标同样是为了夺取机缘。”

        

苏奕一怔,道:“天祈星界是你们九天阁的地盘,你们甘心让其他势力抢夺机缘?亦或者说,你们九天阁是打着黑吃黑的主意,打算守株待兔?”

        

卢云摇了摇头,喟叹道:“并非如此,此次前来的那些修行势力中,起码有三个,是我们九天阁不愿得罪的。”

        

不等苏奕询问,他已坦然相告。

        

那三个修行势力,分别是青鸾灵族风氏、星河神教、以及古族禹氏。

        

其中,青鸾灵族风氏最强,乃是六大护道古族之一,底蕴之古老,连当世一些星空巨头都无法比拟。

        

星河神教乃一方星空巨头,自无须赘述。

        

而那古族禹氏,同样不简单,乃是星空八大界王世家之一,底蕴极为雄厚。

        

这三大势力,分别出动了一批界王境人物,且有备而来,准备了诸般秘宝和底牌。

        

除了这三大势力,还有其他一些势力的角色,来历都很不简单。

        

按照卢云的说法,一些早消失很久的老家伙,也都陆续显现踪迹,奔着乌鸦岭而来。

        

“这等情况下,我们九天阁哪可能黑吃黑,若这样做了,反倒会惹出一身骚,得不偿失。”

        

卢云说道。

        

了解了这些,苏奕心中也不由惊讶。

        

星空深处的六大护道古族,每一个皆有不可测的来历和底蕴,其宗族强者也很少会在世间行走。

        

像青鸾灵族,据说其根脚可追溯到太古最初时,可称作是星空深处首屈一指的先天灵族!

        

除此,古族禹氏也不简单,常常以“修仙世家”自居,据传他们祖上,曾出过真仙!

        

便是星河神教,也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星空巨头。

        

而如今,这些庞然大物的强者,竟都直奔乌鸦岭而来,任谁能不感到反常?

        

苏奕道:“这乌鸦岭中的列仙机缘很特殊?”

        

“谈不上特殊,但却绝对称得上少见。”

        

卢云显得很配合,耐心解答,“最近这些年,星空深处陆续出现了一些和列仙有关的遗迹,但其中最受瞩目的,只有六个地方。”

        

“其中,飞仙禁区最为凶险和禁忌,引起的关注也最多。”

        

“乌鸦岭这块古老遗迹,虽不如飞仙禁区,但也是最受瞩目的六个和列仙有关的遗迹之一。”

        

顿了顿,卢云继续道:“数年前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修行势力跟我们九天阁打招呼,多次表达出想去乌鸦岭探寻机缘的想法,但都被我派掌教挡住了。”

        

“说实话,我派掌教也承受着很大压力,毕竟,这乌鸦岭中的列仙机缘,早被一些顶尖势力盯上,谁也不甘心被我九天阁独占。”

        

说到这,卢云眼神异样,道

        

:“还好,观主大人来了,这一切或许都不在是问题。”

        

孟长云不禁冷哼,这看似是恭维的话语,可一想到这次是被九天阁掌教算计,让得观主大人不得不前来,他心中就来气。

        

这和被人当枪使有何区别?

        

“怪不得言道临那老家伙非要一年内和我见面,原来……也是顶不住压力了……”

        

苏奕讽刺道。

        

卢云默然。

        

哪怕观主就是当面骂他们掌教祖宗十八代,他也只能当没听到。

        

“可为何言道临不掺合进来?”

        

苏奕问道。

        

卢云低声道:“真不是老朽卖关子,而是掌教从不曾谈起过这件事,若观主大人想知道,等以后见到我派掌教时,问一问便知。”

        

这位九天阁的天祭祀,态度明显和初次相见时不一样了。

        

无疑,被苏奕一脚踩碎大道分身,让他变得老实起来,再不敢拿腔作势。

        

苏奕略一沉默,道:“你可知道,魏山如今的处境怎样?”

        

卢云连忙道:“观主大人放心,魏山道友是在九年前的时候来到天祈星界,当时的他已拥有洞宇境中期修为,并且在前往乌鸦岭之前,留下了一盏命魂灯。”

        

“此灯至今还亮着,这足以表明,魏山道友虽然被困在乌鸦岭九年之久,可还不曾遭遇不测。”

        

苏奕心中暗松口气。

        

“老孟,你和这家伙等候在此。”

        

苏奕吩咐道。

        

“啊?”

        

孟长云愣住。

        

“放心,我和言道临之间的恩怨,断不会牵累到你。”

        

苏奕拍了拍他的肩膀,“相反,你若出事,我保证九天阁承受不住那等后果。”

        

孟长云痛快答应道:“我听公子的!”

        

一侧,卢云神色复杂。

        

该有何等胆魄,才敢让观主大人把身边人,交给他们九天阁照看?

        

这简直太疯狂!

        

他难道一点就不担心,自己身边的人被挟持为人质?

        

“你敢让他出事吗?”

        

冷不丁地,苏奕目光看向卢云。

        

卢云呼吸一窒,连忙摇头道:“观主大人放心,我派掌教也曾说过,你们之间的恩怨,不会牵连其他人,而在这天祈星界,小老可以保证,不会让这位道友出事。”

        

没有再耽搁,苏奕独自一人朝乌鸦岭掠去。

        

临行前,卢云拿出一块黑色玉佩,交给了苏奕,言称这是魏山当初所留的一枚信物。

        

凭借此物,或许能感应到魏山的气息。

        

……

        

轰隆!

        

刚一进入乌鸦岭,狂暴的雷霆之音大作,天地一片昏暗,就像一下子进入一片永夜黑暗世界。

        

一股压抑人心的毁灭气息,让苏奕都不禁凛然。

        

他拿出玄黄造化藤,将一身道行悄然运转,以玄禁大道的力量,萦绕在周身上下。

        

玄禁奥义可禁锢附近区域的空间,压制周虚大道力量。

        

如此,若遭遇突袭,足可让对方的行动受阻,出现滞涩。

        

而后,苏奕这才迈步,朝乌鸦岭深处行去。

        

四野寂静而压抑,偶尔有狂暴的雷霆轰鸣,震得山岳颤抖,大地摇晃,虚空都出现扭曲。

        

仅仅是

        

天地间弥漫的毁灭力量,都足以吓退当世大多数界王境人物!

        

苏奕拥有两世阅历,斗战经验无数,更闯过不知多少凶险禁地。

        

他敢肯定,眼前这乌鸦岭,绝对称得上他见过最凶险的地方之一!

        

这也让他愈发不敢怠慢。

        

一刻钟后。

        

一片荒野出现在群山之间。

        

苏奕忽地顿足,发现了一具残碎的尸体。

        

尸体四分五裂,像被无数利爪生撕了一般,血肉被啃噬,只剩下枯骨。

        

苏奕眼眸微凝。

        

这是一个有着洞宇境初期的界王,生前足以震慑一方星宇,立足于世间之巅。

        

可现在,却惨死于此!

        

“这家伙明显是仓促之间被群攻杀死,并且是最近这两天才殒命。”

        

“除此,附近残留大战的痕迹,以及散落的秘宝碎片,看情况当时遭遇危险的,并非只有这殒命的洞宇境界王一人。”

        

苏奕刚想到这,远处黑暗天穹下,忽地有刺目的血色闪电出现,撕裂黑暗。

        

也就在这一刹,苏奕看到一幅惊悚的画面。

        

那横亘在天穹中的一条血色雷霆长河中,忽地有无数血色身影掠出,直似决堤的瀑布般,铺天盖地朝这片荒原冲来。

        

那赫然是一只只的血色乌鸦。

        

尺许高,浑身血淋淋的,眼眸猩红,浑身缭绕着诡异的血色雷光,以及浓郁得化不开的怨气!

        

那些血乌鸦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就像无数血色闪电,划破长空而下,朝苏奕冲来。

        

速度之快,惊世骇俗。

        

让人仅仅看着,便感到绝望。

        

苏奕挑了挑眉,根本不敢迟疑,将飞光大道奥义融入身法之中,身影如瞬移般,朝远处暴冲而去。

        

可那些血乌鸦数目太多,且速度也奇快无比,根本避不开。

        

尚在半途,一群血乌鸦就扑杀而来。

        

仿似一群血色闪电轰然杀到。

        

锵!

        

玄黄造化藤化作道剑,当空一转。

        

耀眼无匹的霸道剑气掀起一道浑圆剑幕乍现。

        

战斗爆发。

        

震耳欲聋的轰鸣骤然响彻,这片虚空塌陷,其中还夹杂着一阵阵凄厉刺耳的尖叫。

        

数十丈血乌鸦躯体爆碎,化作一阵污浊的黑光。

        

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污浊的黑光竟似有灵智般,朝苏奕笼罩而去。

        

充斥怨气的诅咒力量?

        

苏奕眼眸微凝,挥剑出手。

        

剑锋之中,似有一片苦海浮现,浩浩荡荡,无边无际。

        

正是沉沦奥义!

        

嗤嗤!

        

随着剑气横空,苦海浮沉,那一片污浊的黑光顿时轰然湮灭消失。

        

苏奕虽毫发无损,神色却已变得凝重不少。

        

这血乌鸦的力量极为古怪诡异,堪比归一境后期的实力,身上沐浴的血色雷光中,充斥着着可怕的诅咒气息。

        

若是被这等恐怖诡异的生灵围困,的确足以让洞宇境人物遭难!

        

无疑,之前那个洞宇境界王,就是被血乌鸦所杀!

        

根本不敢犹疑,苏奕身影若瞬移的流光般,朝远处全力掠去。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