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小精壶/新婚翁熄小雪

     

浮着花瓣的热水洒在肩头,温好任热气氤氲了眉眼,懒懒道:“那么大一个人,我怎么藏起来。”

        

宝珠越发好奇:“那他去哪里了?”

        

温好闭了眼,语气随意:“许是又和朋友吃酒去了吧。”

        

她吓唬温如生,是因为温如生助纣为虐,至于温峰,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她自然不会殃及无辜。

        

只能说老天不算太绝,恰在这个时期让温峰夜不归宿,给了她利用的机会。

        

“姑娘,水有些凉了,起来吧。”

        

温好走出浴桶换上干净里衣,坐在梳妆镜前由着宝珠替她绞头发。

        

琉璃镜中少女表情漠然,眼神幽深,及腰黑发衬着莹白面庞,令她的气质与这温馨闺房格格不入。

        

温好伸出手按在镜面上,遮住半边脸颊。

        

多日准备,便看后日了。

        

倘若出了差池,她宁愿同归于尽,也绝不让母亲她们落得前世那般结局。

        

“姑娘?”温好的反应令宝珠莫名感到不安。

        

温好收回手,扬唇一笑:“该睡了。”

        

转眼便到了后日。

        

这日天气大好,推开窗子,清新的风便卷着花香涌进来。

        

林氏看着手牵手的两个女儿,只觉赏心悦目。

        

“这么好的天儿是不该窝在家里,去玩吧,带的银钱可够?”

        

“娘不用担心这些,我都准备好了。”看着眉眼含笑的母亲,温婵心中不是滋味,面上却不敢流露,更不敢往温如归的方向多看一眼。

        

“照顾好你妹妹。”林氏随口叮嘱一句,实则对两个女儿颇放心。

        

长女稳重,次女乖巧,旁人都可惜她没生个儿子,她却不觉得遗憾。

        

“那我们走了。”温婵屈了屈膝,牵着温好的手走出去。

        

待两个女儿离开,温如归便站起身来。

        

“老爷要出去?”

        

“嗯。”温如归并没多说,抬脚欲走。

        

“今日不是休沐么,老爷这么早出门做什么?”

        

温如归眼底藏着不耐:“有点事。”

        

林氏不满嗔道:“最近老爷总说忙,我还一直有事没和你商量呢。”

        

“什么事?”温如归不以为意问了一句。

        

他不认为整日最大的苦恼就是怎么花钱,怎么打扮两个女儿的妻子有什么正经事与他商量。

        

“那你坐下再说啊。”林氏心头无端生出烦躁。

        

她总觉得夫君变了,具体又说不出来。

        

温如归这才坐下,淡淡道:“说吧,什么事。”

        

林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平静了心头浮躁之气:“还是前些日子靖王府来提亲提醒了我,婵儿今年都十八了,亲事也该打算了。”

        

两年前,林氏就与温如归商量过温婵的亲事,只不过两人有些分歧。

        

林氏觉得程树与温婵年龄相仿,知根知底,若是两个孩子彼此有意,不妨亲上加亲。

        

温如归却不同意。

        

他希望乘龙快婿从文臣勋贵中选出,那对长女才是最大的保障。

        

二人因为分歧耽误了一阵子,林老将军突然病逝,于是拖到了现在。

        

温如归皱了皱眉,复又起身:“我还有事,婵儿的亲事回来再商量吧。”

        

“老爷——”

        

眼睁睁看着温如归头也不回走出门,林氏灌了几口冷茶,一阵气闷。

        

温好与温婵出了门,直奔将军府。

        

老夫人听下人禀报说两位姑娘来了,又是高兴又是疑惑。

        

“怎么这么早过来了,用了早膳么?”老夫人一手拉着一个,笑呵呵问。

        

温婵扫一眼左右:“外祖母,我们有事要对您说。”

        

见外孙女神情郑重,老夫人冲屋中伺候的人抬抬下巴。

        

眨眼间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位近身服侍的心腹嬷嬷。

        

“说吧,什么事。”老夫人态度虽重视,却没往深处想。

        

在她看来,两个正值青春的外孙女,最大的心事无非是少女怀春。

        

“外祖母,您服过神医开的药了么?”温婵关心问道。

        

老夫人点头。

        

“那……我们要说的事,您听了或许会很震怒——”温婵怕老夫人受不住,慢慢铺垫。

        

老夫人一愣,看了温好一眼。

        

温好跟着点头:“您肯定会很生气的,我和大姐都担心您会气坏身子。”

        

老夫人深深吸了口气,语气还算平静:“说说吧,是你们两个谁的事。”

        

难道是和某个臭小子做了出格的事?

        

不气,不气,嫡亲的外孙女,打死了自己还要心疼。

        

当初土匪一样的闺女非要嫁给一个书生,最后不也捏着鼻子认了么。

        

“等一下,我喝口茶你们再说。”

        

老夫人接过心腹嬷嬷递来的茶喝了半杯,觉得冷静了不少:“说吧,别怕,天大的事外祖母给你们撑着。”

        

温婵开口:“父亲这一年来与母亲常有争执。”

        

“两个人吵架了?”老夫人暗暗松口气。

        

虽说女儿、女婿不睦会让她挂心,但夫妻哪有不拌嘴的,说到底不算什么大事。

        

“比吵架严重许多。”温婵又铺垫一句。

        

老夫人眉毛一竖:“难道动手了?”

        

总不能是婉晴把女婿打坏了,两个外孙女来求她替父亲出头?

        

温婵迟疑了一瞬,终于说出来:“父亲……养了外室。”

        

“什么?”老夫人陡然色变,拍案起身。

        

“外祖母,您别急!”见老夫人身子微晃,温婵吓白了脸,忙扶住她胳膊。

        

老夫人缓缓坐下,目光紧盯着姐妹二人:“事情具体如何,你们给外祖母仔细讲清楚。”

        

温婵看了温好一眼。

        

“是我无意间发现的……”

        

听温好讲完,老夫人已是怒容满面:“这个畜生,当初真是瞎了眼!”

        

温好伸手拉住她衣袖,软声劝道:“您消消气,若是您因此气坏了身子,我和大姐可怎么办呢?”

        

老夫人伸出有些粗糙的手,抚了抚温好的发:“阿好放心,外祖母身体好着呢。”

        

温好与温婵对视一眼,高悬的心总算安稳了些。

        

对外祖母冲击最大的便是刚知道真相时,之后便好多了。

        

“那母子三人在麻花胡同是吧。”老夫人站起身来,随手抄起祥云拐杖,“走,随外祖母去麻花胡同逛逛!”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