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椅上h皇后&盛宠po贡茶

白思思催促他,说:“没什么不愿意的,这对你没什么好处,就算你发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吃亏了只能是你自己,你不会这么傻吧。”

        

莫启明蹙眉,他到底还是不敢跟他们这对夫妻作对,何况他手上还有许多的资源要依靠他们,但因此也很后悔,说:“我其实也知道自己错了,我想跟王兰重新开始。”

        

“她好像并不愿意。”白思思直截了当的对他说。

        

莫启明清咳一声,而后讲:“我想再跟她好好谈一谈。”

        

“怎么,还想着多拍两张可以用来威胁她的照片嘛?”慕辰轩比白思思更加直接,一面又站起身子来,说,“行了,你也不要再做什么挣扎了。把你的手机交给我,然后爱干嘛干嘛去。”

        

“你们听我解释呀。”

        

“人在医院,不需要解释的。”白思思冷冷淡淡的告诉他,她都懒得再同他废话了,这种男人是不可信的,她相信王兰也不会再信任他,还是早点离开的干脆,免得后面又多生枝节,但她认为还是要跟一下王兰的意思。

        

莫启明把手机交给白思思,并且又说:“我还是希望可以跟她谈一下,这总行吧。”

        

“行,我们先走了。”白思思说着就和慕辰轩一道离开了莫启明的家里。

        

还在外头街上等着的章林诚朝他们的方向走过去,问:“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估计现在要千方百计的不离婚了。”白思思说道。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男人,真是奇怪。”章林诚对于莫启明这类人是无法理解的。

        

白思思说:“你赶紧回去吧,我们还要去一直医院看王兰呢。”

        

章林诚点头,又说:“我之前就派了几个人在医院那里盯梢,这样也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

        

“好,还是你想的周到。”白思思笑了。

        

“主要也是为了保证医院的安全,总有人去闹事是不行的。”章林诚正是想到这一点才多派了一些人手,如今想来,还真是正确的决定。

        

白思思提醒章林诚路上开车小心,而后就坐上了慕辰轩的车子,先同他一起过去医院那里。

        

王兰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许多,脸上,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就是眼睛那里还有瘀血,估计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好。

        

王卫正在病房里陪着她,说:“赶紧跟他把离婚手续给办了,不要拖。”

        

“我知道,现在他正拿住我的把柄,我是不敢跟他说什么,也不知道思思姐他们能不能帮我搞定这件事情。”

        

“我们得好好谢他们,一直给他们添麻烦,之前你对思思姐也不尊重。”

        

“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后面一直都是真心待思思姐好的,开始的时候不懂事嘛,真是的,总是拿出来说,都不看看人家早就改好了。”王兰一脸委屈的轻嗤他。

        

“以后能不能多听听哥哥的话,前面还要同我断绝关系呢,真是小没良心的。”王卫边佯装生气的训她,边给她倒水喝。

        

王兰轻笑出声,说:“能不能不唠叨了,总是说个没完没了的,我的耳朵都要起泡了。”

        

王卫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问她:“暂时修养一段时间,工作上的事情也不需要着急。”

        

“我也是这么想的,等着林总给我安排大女主的戏呢,之前那部戏演不成了,让她找别人替我演一下。听说是找了思思的大嫂来演,也不知会演的怎么样。”

        

王卫似乎听出来王兰有些泄气的意思,因此对她说:“你呀,是不是觉得自己终归不是白思思的正经亲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原本就真的不是什么正经亲戚,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是沾了一点亲的,就是没那么亲。”王兰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其实这有什么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们很拿我们当自家亲戚看,我最近又升职了。”王卫告诉王兰这个好消息。

        

王兰诧异,而后就笑起来,说:“那真是太好了,你又升职加薪啦,我也要更努力才行啊。”

        

“你以后可不能随随便便同哥哥说绝交的话啊。”王卫又再三的嘱咐她。

        

“知道了,都说了千百回了。”王兰拿过他手上递过来的水果。

        

门忽然被推开了,是白思思和慕辰轩过来了。

        

王兰略有些诧异,因为他们一般很少在晚上过来的,她连忙说:“你们吃过晚饭了嘛?”

        

“吃过了,过来看看你。”白思思说着就往沙发上去坐下,又讲,“刚才我和辰轩去了莫启明那里,他手上的东西已经拿回来了,现在还给你。”讫语把莫启明的手机递给王兰。

        

王兰接过来一看,果然是的,她现在才算是放下了一颗心,说:“太感谢你们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说还想跟你再谈一谈,你自己跟他说,你是什么个意思。”白思思提醒她。

        

“我当然是要离婚,我不能再跟他一起了,太不安全了。”王兰对这个决定是不会动摇的,她真的受够了,这种婚姻不是她要的,而且也不是她的爱情了。

        

慕辰轩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白思思又说:“好好休息,跟他说清楚就好,然后就把事情了结了。”

        

王兰点头。

        

白思思见事情说完就站起身子,说:“好了,就这样吧,我们还打算过去计亭店里看一眼呢。”

        

“好,你们慢走。”王兰点头。

        

王卫把白思思和慕辰轩送到门口,说:“跟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非常感谢。”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慕辰轩轻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王卫重重点头,看着白思思和慕辰轩的车子扬长而去,而后才回去病房。

        

车子上的白思思对慕辰轩说:“哎,我真是看不惯家暴的男人,就很烦燥。”

        

“同情心泛滥吧。”慕辰轩笑着对她说。

        

白思思难为情的笑起来,又说:“我这周五要出去姐妹们的约会哦。”

        

“去哪里呀?”慕辰轩有些诧异。

        

“去参加王欣然的剪纸展出。”白思思大方告诉他,又侧脸去看他,说,“没办法带上你的,一共四张票,全部齐人了。”

        

“那我自己买票跟去。”

        

“没有票给你买,全都售空了。”白思思很无情的告诉他。

        

慕辰轩叹气,他说:“那我在外面等你。”

        

“你不要闹了,都说是姐妹们的约会,带着你像什么样子嘛,让别人看笑话。”

        

“谁还不知道我们两个人呀,走哪粘哪的。”慕辰轩略有些不服气。

        

白思思低眸浅笑。

        

两个人到了计亭的书咖店,发现尚琴也在那里,不免觉得有些稀奇。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