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调教侍妾h&禁忌灌满闺乖女

        

随着电梯的晃动,谢玉赶紧胃里翻动,酒意立马也上来了几分。

        

等到了三十四层,出了电梯,谢玉走路就有几分踉跄了。

        

亚历克西斯轻摆自己礼服衣角,捂嘴偷笑下,然后回眸对谢玉道:“卡尔先生,真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好吧,我服你了,是我的错,不该让你饮这么多酒的。”

        

“要是晚些我爸爸找你谈事情那怎么办,要不这样了,你一会儿到我爸爸的休息室你可以小憩一下,等他找你我再来叫你吧!”

        

谢玉有些难过道:“真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亚历克西斯小姐,我这人真是天生没有什么酒量的。”

        

亚历克西斯见谢玉确实酒意更浓了,有些担心的说:“卡尔你还好吧!算了,快跟我走了。”

        

说完,亚历克西斯前面引路,走了不知道几个房间。

        

亚历克西斯道:“对了,就是这个房间。”

        

说完,亚历克西斯就开始对着房门的电子密码锁一顿输入。

        

很快,亚历克西斯小声道:“不对呀,怎么不是我的生日,难道?”

        

很快,亚历克西斯又重新输入一遍,房门很快就开了。 

        

亚历克西斯吐槽道:“又重新归零了,这中富证券也是,还是零一二三四。”

        

谢玉在亚历克西斯身后大舌头道:“什么,什么零一二三四。”

        

亚历克西斯:“没什么,房间密码锁是零一二三四了。”

        

谢玉:“哦”

        

亚历克西斯推门进入后,先打开门灯。

        

眼前的场景让谢玉很是失望,他原本还以为卡塞尔作为中富证券的各位伙伴。

        

中富证券不得给他准备一个大大豪华套间。

        

也许是东西方文化的理解确实不同吧,没想到中富证券如此实在。

        

说是休息室还真是休息室,地方真不大,只是一个小单间,地方甚至不如国内的二十块钱的小旅馆大。

        

不过看看左边的假壁炉,和墙上挂的不知名油画,只能说装修的还不错了。

        

然后谢玉就把目光放在右边那张让人看起来,使人开心的大床了。

        

这时,亚历克西斯开始摆弄他眼巴前的密码箱。

        

听着咯咯作响转轴声,谢玉心烦道:“亚历克西斯小姐,你不用开保险箱了,这杆老枪太长了,好像保险箱装不下了。”

        

亚历克西斯也是反应过来,立刻停手然后,扭头看着谢玉生气的说:“那你还不早说,是不是就想看我笑话呀!”

        

谢玉大了下舌头,说:“没、没。”

        

说完,谢玉就把手中包裹好的老枪套装,给甩到床底下了。

        

亚历克西斯瞥了谢玉一眼,说:“你呀,算了,卡尔你的酒量太差了,先好好休息吧!晚一会儿我再来叫你”

        

谢玉:“行。”

        

等送走亚历克西斯,直接就倒在床上,踢掉鞋子,散开被子,就啥也不知道了。

        

……

        

红酒后劲大呀。

        

……

        

一阵水意袭来,翻了几下,谢玉还是忍不住,实在是“身不由己”,为了安全起见,只能踢开了被子。

        

可惜房间内没有卫生间,只能开门找卫生间了。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