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派对&抽搐灌满白浊h

       

李楚看着如此担忧自己安危的三人,不禁有些感动,于是向三人简短描述了一下断碑山上发生的事情。

        

无非就是妖怪们攻打断碑山,被他阻止了,战斗中断碑山也出现了一些损失。

        

听完他云淡风轻的描述,三人也点点头,小李道长果然从来都是可以放心的。只是那场短暂的战斗真正的场面,可能他们永远也想象不到。

        

说罢,三人散开身形,露出背后一桌热气腾腾的火锅,锅里煮着肥牛、肥羊、虾滑、鱼丸、各类青菜,正咕噜噜冒着泡,看样子刚刚开锅。

        

“师傅你这些天辛苦了,正好来吃顿火锅暖暖胃。”老杜殷勤招呼道,“嘿,这可是我在城南刘记排了半个时辰的队才排到的秘制底料,出了吉祥府,你根本吃不到这个味儿!”

        

“也好。”李楚自己的肉身也有几天没有进食了,便凑上前来,老杜早递过一副碗筷。

        

看他动了,柳扶风和玄雕王也才敢动。

        

柳扶风道:“小李道长你回来了可真好,这先前担心你的安全,我们都是茶不思饭不想,就算有山珍海味,我们又如何吃得下啊。”

        

说着,又朝老杜一笑:“怎么样杜道长,我坚持让你买刘记的底料,没错吧?这家老字号几百年了,就是地道!”

        

“是啊……”玄雕王也朝李楚道:“小李道长你是真没见到,先前我们仨都急成什么样儿了!”

        

说着,他又端起两盘肉,吆喝道:“给小李道长多下点肉,这可是我去肉铺亲自挑选,亲眼看着他一刀一刀剁出来的肉片儿,薄厚正好涮火锅,绝对精细。”

        

老杜又想起了什么,赶紧道:“对了,师傅,还有一个事儿得叫你知道,这位树尊者……有些来头。”

        

说着,他便将白玉京六长老找上门,被树尊者一顿碾压然后哭着离开的事儿说了出来。

        

李楚听着,眉头微皱,觉得如果因为这件事招惹白玉京,那可算是无妄之灾了。

        

但是这位树尊者……

        

他回头看了看,从一棵树身上莫名看到了一股子娇羞,又颇觉有些无奈。

        

谁能拿它有什么办法?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杯盘狼藉,四人围着桌子打着饱嗝儿,都觉得人生颇为美妙。

        

正当此时,忽然听到一阵呻吟声。

        

“谁?”

        

一起看过去,众人这才想起,床上还躺着一个王龙七。

        

他一介凡人,肉身被李楚元神带着上天入地斩妖除魔,体力消耗也十分巨大,所以回归之后恢复了好半晌才苏醒。

        

“咳咳……”王龙七咳嗽两声,睁开眼睛,就见床边围上来一堆熟悉的面孔。

        

“你还好吗?”李楚问道。

        

“七少没事吧?我们可担心死你了。”老杜连忙道。

        

“我没事……”王龙七摇摇头,“我就是有点饿了……”

        

“没问题……”老杜回头看了一眼,就剩下半锅汤底的火锅,转过头道:“我这就叫后厨给你下一碗阳春面。”

        

“什么味道这么香?”王龙七抽了抽鼻子,“你们是不是背着我打火锅了?我也想吃。”

        

“火锅是没有了……”老杜小声道:“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尝尝火锅底料。”

        

“城南刘记的,百年老字号。”柳扶风立刻补充道。

        

王龙七:“……”

        

……

        

“到底怎么回事……”

        

火驹车降落,郭龙雀来到众好汉面前,原本面色阴沉似水,但是见到众好汉没什么伤亡,只是都有些灰头土脸,这才稍稍缓和。

        

但同时又开始纳闷起来,山都没了,人还都在,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黄金州妖魔的真实目的是……拆迁?

        

“事情很复杂……”高教习上前,将先前电光火石间发生的惊变一说。

        

郭龙雀也有些难以置信。

        

那王七……实则是余七安的弟子李楚,这他早已经知道,可是那小道士居然有这般神通?

        

越是接近那个境界,越是能知道做到这一切有多难。

        

就算是召唤出神兽麒麟,要一息之间团灭黄金州万千妖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算有剑修杀伤力强的因素在里面,也未免有些骇人。

        

思忖片刻,也难有答案。他便也不想,而是一挥手,“将那叛徒给我带上来!”

        

随即,几个好汉架着已经被封住周身气脉的何图走了上来。

        

“师尊,师尊……”何图一见郭龙雀,顿时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双腿一软再也不能站着。

        

他连连扣头,涕泪交加道:“师尊,弟子情知罪孽深重!但请师尊还饶弟子一次性命吧,毕竟……整个断碑山只有我比你矮,若是弟子死了,你就是咱们山头最矮的人啦……”

        

“我知道以你的脑子根本策划不出这种事,让我饶你性命也好……”郭龙雀沉声道:“那你就将谁指使你犯下此事,又是谁帮你们联系黄金州妖魔,原原本本,说个清楚。”

        

“谁指使我……”何图犹豫了一下,但生死当前,一咬牙,还是说道:“是金……”

        

才吐出一个字,就忽然身子一僵,仿佛中了什么咒术,喉咙喑哑,再说不出半句话。这还没完,就见下一秒,他的口中、双眼、鼻子、耳朵……

        

七窍之中竟同时冒出金光!

        

这金光如同火焰,汹涌喷出,迅速吞噬了他的全身,而后流炎向外,愈演愈烈!

        

郭龙雀见状顿喝一声:“闪开!”

        

话音未落,就见那周身裹满金焰的人形轰然炸开!

        

“哼。”郭龙雀一声冷哼,右手一抬,那眼看就要波及四周的爆炸竟瞬间被定住似的,当空一滞,然后随着他五指缩紧,空间仿佛被压缩,转眼就变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纯黑色小球。

        

看上去漆黑带光,仿佛蕴含着可怕的能量。

        

郭龙雀翻手拂袖,这颗黑球又消失不见。一场风波,就此消弭。

        

而原地那活生生的一只何图,也就此消散于世间。

        

“师尊,这……”另有弟子凑上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郭龙雀抬手道:“你们先暂且稍安勿躁,我当务之急,是要将麒麟寻回……”

        

没错。

        

事关断碑山真正生死存亡的那一头麒麟神兽,丢了。既然众弟子都在此地安然无恙,那麒麟断没有陨落的道理。只是在断碑山崩碎的时候,它不知去了哪里。

        

郭龙雀闭上眼睛,凭借着某种契约之力,感应到了麒麟的存在。

        

“没有走远……”他喃喃一声,凭空而起。

        

身形片刻间飞落到远处一座荒山,荒山上有一处偏僻洞窟。他皱了皱眉头,接着进入其中。

        

一路深入山腹之中,就看见一头体型缩到最小的墨色麒麟兽蜷缩在洞窟深处的一对乱石中。

        

大头插进乱世堆中,只剩鳞甲狰狞的屁股露在外面。

        

“你在干嘛?”

        

郭龙雀走上前,拍了一把麒麟的屁股。

        

麒麟一抖,立马将大头抽出来,露出一张充满古奥的面孔,眼神中略有瑟缩,见到郭龙雀,才稍微安定。然后甩了甩鬃毛,重新恢复了威严神性的样子。

        

“断碑山崩坏,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郭龙雀又问道。

        

就听麒麟低低地闷吼一声,“嗷……”

        

郭龙雀微微一怔。

        

他自然听得懂麒麟之语,让他不解的是,麒麟所说的内容。

        

因为刚才这头天上地下近乎无敌的绝顶神兽之一麒麟回答了他四个字。

        

“避避风头……”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