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喂精长大h/熟睡侵犯h

    

“想,想家里,但是又想在这里玩耍,”他说到这里,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这里很好玩,九弟会带我出去,有大山大岭,好多花,好多树,好多鱼,好多人,就什么都好多好多。”

        

宇文皓笑了,心里有些酸楚,确实以前总是把他关在宫里,很少带他出去玩,而且,也不放心其他人带他出去。

        

“那如果在这里住得高兴,就多住一阵子。”宇文皓含笑道。

        

“嗯,住得很开心,就是有点想你们了,不过幸好你们来了。”老八高兴地挽着他的手臂,“走,我们进去,九弟说你们明日来,所以府中准备了好多好吃的。”

        

他还回头招呼元卿凌,“嫂嫂,你快点跟上,有好吃的。”

        

容月笑骂道:“你这没心肝的,就顾着你五嫂了?不用管你六嫂饿不饿?”

        

老八仿佛才看到容月,瞪大眼睛,“六嫂也来了?六哥也来了?噢,太好了!”

        

“吃什么醋呢?”元卿凌打了容月的肩膀一下,笑得面容如花,“他就是喜欢我比你多。”

        

“唉,难受!”容月故意这么说。

        

老八果然就紧张了,因为他也喜欢六嫂,六嫂总是给他送画,送字帖。

        

他结结巴巴地道:“那……那一起吃,有好多呢。” 

        

“跟你开玩笑呢,我才不吃醋。”容月高兴地道。

        

老八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家笑闹着往里头进。

        

元卿凌对蛮儿道:“他在这里很开心,比以前开朗活泼多了,还爱说话,这都是老九的功劳。”

        

蛮儿笑着道:“是啊,他们兄弟得空就出去玩,说是要多看外头的世界。”

        

元卿凌想了想,下定决心道:“那就让他在这里继续住下去,老九回京述职的时候,再带他回京,如果回京之后他还想回来南疆,便又带着他回来吧。”

        

虽然不舍,但是老八在这里开心得很,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在南疆,大家几乎没办法跟红叶说上一句话,因为他全天候被阿丑霸占。

        

阿丑跟他说这疆北的事,跟他说自己生活上的事,跟他说现在天巫师能成亲了,而她也有人喜欢。

        

红叶基本就是一个听众,许久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阿丑高兴的脸,时而也跟着笑了笑。

        

春末已经过去,即将迎来初夏,但晚上还是比较凉。

        

阿丑说累之后,终于去睡觉了,红叶却没能睡着,坐在院子的廊下,凝望着远远近近的灯笼发出的或微弱或红炽的光芒。

        

“还没睡?”一道被灯笼淡光笼罩的影子出现,袍子宽松,有玉树临风之姿,“阿丑呢?”

        

“睡了!”红叶抬起头瞧了他一眼,“你还没睡啊?”

        

“睡不着。”

        

“有心事?”红叶笑笑,“还是为国事烦忧?如今天下太平,还有什么可烦忧的?”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太平盛世更要谋求未来!”他扬了袍子,坐在了红叶的身旁,“你别看皇上出来巡视,一路上大大咧咧的,心里不知道盘算了多少呢。”

        

“我知道,他已经把一路所见的弊端记下来了,估计回京是要整治一番。”

        

“没错,这么大的国家,总有需要整顿地地方,治策是好的,但施行治策的人,却不一定全部都是好。”他看着红叶,眸色温润,“你深夜不睡,是否有什么感触?”

        

“阿丑变了很多!”他笑笑,又添了一句,“超出我的想象,但是她变得很好,我为她开心。”

        

“你也该放下那些与出身相关的往事了。”

        

红叶笑了,“彻底放下了,我现在很好,有干儿子,也有猴子陪在身旁,还有知己好友……你,皇上,四爷,汤大人,好多好多。”

        

冷静言拍拍他的肩膀,“可有考虑娶妻?我可以为你保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