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进去好烫h_忍着尿意做h

    

江柳依说要和宋羡去看电影一点都没含糊, 是真的打算去看电影,最近新出了几个电影都还不错,爱情戏也有几部, 江柳依吃晚饭的时候就和宋羡讨论看什么电影, 她还记得宋羡比较喜欢恐怖片, 找了一圈发现有一部风评不错, 指给宋羡看,宋羡偏头:“你不害怕了?”

        

上次在电影院一直不敢松开她的手。

        

江柳依低头看她的手,说:“不是还有你?”

        

宋羡顺她视线低头, 蜷缩起手,掌心温热, 她点头:“好。”

        

两人吃完饭就往电影院走去,还没买票江柳依手机铃响起, 居然是钱申,上次见面还是在酒吧里,不算很愉快,江柳依对宋羡说:“我接个电话。”

        

宋羡点头,站在她身侧, 电影院门口吵,江柳依去偏厅接了电话,钱申张口就说:“春晚那个曲目被毙了,你过来重新选曲目。”

        

江柳依拧眉:“我明天过来。”

        

“现在就过来!”钱申说:“我等着报上去呢!”

        

江柳依抿唇,看向另一边等着看电影的宋羡,沉默两秒:“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问走到宋羡身边, 低头说:“我要去公司一趟,你……”

        

你要不要先回家还没问出来,宋羡抬头:“我陪你去?”

        

江柳依笑:“要选曲目, 可能还要试奏,很费时间。”

        

宋羡以前的性格,听到这话估计会说先回去,但她心底钻出另一个声音,宋羡说:“没关系,不费时间。”

        

江柳依侧目,说:“那走吧。”

        

宋羡跟着江柳依上车,结婚这么久,好像还是第一次来江柳依工作的地方,大厦灯火通明,虽然是晚上但加班的人不少,江柳依带着宋羡上电梯,到办公室时钱申站门口,她身边有助理,钱申说:“我们公司什么时候不是职员也可以随便进了?”

        

江柳依走过去,冷声说:“家属也不可以进?”

        

钱申被她噎住,一口气堵在嗓子口,她哼一声,转头进办公室,说:“进来。”

        

副总办公室就在林秋水隔壁,林秋水那个办公室里没人,黑漆漆的,应该是下班了,江柳依跟钱申进去后看到她茶几上放一个曲目列表,钱申说:“先选吧。”

        

她身上一股酒气,像是刚从酒桌上下来,江柳依没和她多说,坐在沙发上开始选曲目,宋羡坐她身边,助理给两人端来茶水,离开后不放心的看眼里面。

        

刚到茶水间就被人拽过去了:“听说江柳依过来了?”

        

助理点头:“过来了。”

        

“哎,钱总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听说她最近一直很针对江柳依。”

        

“我也搞不懂,江柳依可是公司的摇钱树,为什么要针对她?”

        

助理憋了憋,不敢说八卦,被其他人拉着:“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啊?”

        

她干笑,没注意到茶水间最里面坐着喝茶的助理已经走出去了,一出茶水间就给林秋水打电话,林秋水听到这话皱眉:“什么?”

        

她气的脑壳疼:“什么时候的事情?”

        

助理小声说:“江小姐现在还在钱总办公室呢。”

        

林秋水蹭一下从沙发上起身,速度太快,她有瞬间头晕,恍神片刻才说:“我马上到。”

        

她说完想给钱申发消息,转头看茶几上的信封,沉默片刻后拎着风衣走出去,上车后她给春晚节目组打电话,询问改曲目的事情,得到的消息确实是需要改,那个曲目不适合春晚。

        

好歹不是平白无故折腾,林秋水的脸色缓和一些,但钱申这大晚上把江柳依叫到公司,说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江柳依要转公司的事情她和钱申说过,再三叮嘱,转公司之前,江柳依所有事情,都不让钱申过问。

        

买卖不成仁义在,江柳依在公司待这几年,没有任何要求,于情于理,她们都不应该扣人,而且她们还是朋友,一路相扶持走过来的朋友!

        

林秋水想到这里狠狠拍方向盘,喇叭一下发出刺耳的声响,戳她耳膜上,头更疼,这个钱申是越来越过分,钱离那件事,她也怪罪在江柳依身上,想法极端又扭曲,林秋水现在突然庆幸江柳依离开公司了,不然钱申会做出什么傻逼的事情,还真不一定。

        

她一路开车到公司,助理在停车场接的她:“林总,江小姐还在钱总的办公室。”

        

江柳依选了几个曲目,钱申都给毙了,不是曲子太老就是调子不合适,江柳依刚开口喊钱申的名字,就听到办公室门被敲响,林秋水的声音随之传来:“钱总,你出来!”

        

钱申一愣,看向林秋水,记忆中这人从来都是叫她名字。

        

昏昏的头有片刻清醒,她走出去,林秋水问她:“你什么意思?”

        

钱申站窗口,被冷风一吹,清醒了不少,原本晚上出去吃饭,同桌的有互相看不顺眼那几个,挑刺起来就开始没完没了,又是说她姐现在被冷处理,关冷宫,又是说她跟余白身后撮合江柳依吃相难看,说到最后差点打起来,还是助理拦着才回到公司里,越想越气,就借着选曲目的事情把江柳依叫过来。

        

还没做什么呢,林秋水就过来了,钱离说:“我可没刁难她,是春晚的节目,她曲目不行,我赶着要报上去,才把人叫过来,倒是你,急急吼吼的,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林秋水被气笑:“钱申,做人呢,坦荡一点比较好,你怀的那些心思,以为没做我就不知道?”

        

“我怀的心思?我怀的什么心思?林秋水,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我以前给投资开着公司,是我的错了?哦,你们用得到我的时候,就来好言好语,现在用完了就可以当抹布随便扔了?”

        

林秋水被气到无话可说,她深吸一口气,冷声道:“钱申!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就你忍!”钱申说:“你有本事别用我的钱开这个公司!”

        

林秋水深深看她一眼,点头:“好啊。”

        

钱申怔住。

        

林秋水说:“你说的对,以后这个公司不是我的,是你的。”

        

钱申酒醒了,整个人被雷劈中,原本家里最近破事一堆,先是她姐,再然后是她父母生意,好不容易她这个公司还有点名气,她父母还没有把怒火烧到她身上,她心底也知道,这个公司能运营都是靠的林秋水,这段时间她也收敛不少,今晚上酒上头,就做混账事。

        

“什么,我的?”钱申问。

        

林秋水说:“我辞呈已经打好了,年底就走,公司的股份问题,我就照股份拿钱,之后这个公司属于你了。”

        

钱申脸煞白:“林秋水……”

        

林秋水却看都没看她一眼,从她身侧擦过,走到办公室里,对江柳依和宋羡说:“我们去钢琴房。”

        

江柳依看眼她,点点头。

        

宋羡跟江柳依身后一起进了钢琴房。

        

刚刚林秋水和钱申的吵架江柳依也听到了,两人声音都不小,不过听到林秋水的决定时江柳依还是有些诧异。

        

这个公司,差不多是林秋水的心血了。

        

她没多问,和宋羡进了琴房之后,林秋水说:“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江柳依跟过去,问林秋水:“你要辞职了?”

        

林秋水点头,倒了两杯水递给她:“机票都定好了,年后出国休息半年,然后去HD。”

        

“HD?”江柳依知道这个公司,规模挺大,这几年一直扩展国外的圈子,她没想到林秋水会放下这个公司。

        

林秋水一笑,心情平静很多,她说:“去选曲目吧,我刚刚看了眼,有几首还不错,你先试奏。”

        

江柳依抿口水,点头。

        

两人回去后林秋水把水递给宋羡,对她说:“柳依还要试奏,你稍等一会。”

        

宋羡接过杯子淡淡道:“好。”

        

林秋水偏过头看她,犹豫会说:“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宋羡侧目:“什么事?”

        

林秋水憋了憋,有些歉疚的开口:“我们以前说过不妥当的话。”

        

说什么她和余白很像,还让江柳依回头这些混账话,宋羡听完平静回她:“没关系。”

        

林秋水内心不得不服赵月白说的,宋羡实在是大气,就是这份度量,没几个人能有,她越发佩服,对宋羡更真诚些,她说:“不过你放心,柳依和我们不一样,她做事一向有分寸,性子又坚定,说不喜欢余白就真的……”

        

她话还没说完,宋羡转过头看她,那眼神清亮到林秋水一句话噎住,差点以为自己说错话,林秋水拧眉,听到宋羡问:“你说,江柳依说不喜欢余白?”

        

林秋水发疼的头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点头:“是啊。”

        

宋羡问:“什么时候说的?”

        

林秋水想了会:“你们刚结婚的时候。”怕宋羡误会,她又说:“不过你们结婚之前她就放下余白,和余白没有联系了,我可以保证。”

        

宋羡神色愣几秒。

        

她说完看向宋羡,问:“怎么了?”

        

她应该解释的很清楚了吧?

        

宋羡侧过头,思忖后看向林秋水,默了默:“没事,你继续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