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虐酒瓶h/含着她的胸h

     

陈媛媛自小连厨房都没有踏进来过,哪里能分辨出什么调料。

        

站在那里,根本不知如何下手。

        

江雯丽都有些头疼,手底下挪动着轮椅,一样样的给她说明,指挥!

        

脚底下就穿着那样的高跟鞋,来来回回的确不方便。

        

再加上房间内都是光滑的大理石,她一没有留意脚下一滑,膝盖直接重重跪在地上,当即美艳的脸庞都跟着变了色。

        

撑着又站起,陈媛媛嘴里暗暗的咒骂着,膝盖那处传来的疼痛异常火辣,定然是摔的不轻。

        

江雯丽显然是不想再说什么,两手将轮椅抓紧,真有种冲上去的冲动。

        

将调料放进去还没有完事,必须还得不停的翻搅。

        

陈媛媛虽是长得高,但细胳膊细腿的,翻了几下就胳膊乏力,连抬起来的劲都没有了。

        

“不准停,火候保持在这个状况就是一直在燃烧,如果你停止了翻搅会造成受力不均匀,更甚至会烤焦。”

        

江雯丽正色起来,严厉道。

        

陈媛媛的性子本就不是容忍的性子,可这会儿难得安静没有发作。

        

等到将那些所谓的配料给配好,已经将近十二点钟。

        

陈媛媛两腿发软,胳膊更是疼酸软。

        

她想要离开,江雯丽却不允许。

        

至此为止不过才是配料的第一步给做好,接下来还有第二步。

        

心中暗暗骂骂咧咧,陈媛媛走出厨房踏进餐厅,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拿起创可贴,贴在膝盖上。

        

这时,手机响了,是季辰逸打过来的,嗓音温润柔和:“老婆,辛苦了。”

        

“哼。”

        

陈媛媛没好气的扯动红艳的唇角。

        

脸庞对上镜子,灰头土脸的像是铺了一层灰,哪里还有早上的美艳模样?

        

“晚上下班回到家中后,我给你按摩,为了慰劳我辛苦的老婆,特意去给按摩师学了几招。”季辰逸轻笑着,眉头略微上挑。

        

“马后炮!”陈媛媛心中的那团火焰散去不少。

        

“为夫只做夫人的马后炮。”季辰逸见竿就爬,嘴上像是抹了蜂蜜;“今天真的辛苦了。”

        

“你知道就好,我这会儿好困,先眯一会儿眼,挂了。”

        

季辰逸应声,陈媛媛将手机给挂断。

        

这时哪里还去注重细节,仰靠在身后的沙发上,两腿交叠,闭眼假寐。

        

美女终究是美女,虽这幅模样,但依旧是道靓丽的风景线,有不少男人的目光频频望过来。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感觉到轻松不少,陈媛媛轻甩那一头迷人的卷发,微伸着懒腰。

        

若是换做平时,她在这个时候已经去逛街,或是和闺蜜一起去喝下午茶,哪里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

        

她才坐正身体,餐厅的服务员便走过来;“少奶奶,夫人让您去一趟后厨。”

        

“我去!”

        

陈媛媛直接爆了粗口。

        

站起身,将裙子上的褶皱抚平后,再次朝着厨房走去。

        

这一次江雯丽又让她将配料全部捣碎,她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是用机器捣碎,而是用手!

        

用这么一双手,将整整一铁锅的配料捣碎!

        

陈媛媛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江雯丽将石凹递给她,无言告诉她,没有开玩笑。

        

起初,她没有伸手去接,末了又想到季辰逸,终究还是伸手接过。

        

一开始还没有多大的感觉,渐渐地到了后面手掌心开始发热,气味呛鼻的让她一直咳嗽,还有腰背更是疼,总之是各种难受,各种不适应。

        

陈媛媛耐心在流逝。

        

江雯丽没有在厨房,烦躁之下她一脚将菜篮给踹翻在地,发泄一通后,继续捣配料。

        

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铁锅的配料终于见底。

        

陈媛媛半手扶着疼痛不已的腰缓缓挪起身子,腰太疼了,似是扭伤般。

        

她连车都开不了,还是拦了辆出租车朝着季宅而去。

        

在佣人的搀扶下走进房间,将高跟鞋踢掉,身体向前一扑,便直接倒进绵软的床上。

        

江雯丽还在餐厅忙着,被服务员推着走进厨房,看到铁锅中的配料已全部捣碎完,脸色渐渐好转。

        

虽捣的质量很差,但还算没有半途而废,起码将活计都做完了。

        

其实,晚上才是餐厅的高峰期。

        

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

        

拥挤的连座位都没有,江雯丽坐在前厅,倒了杯茶,缓缓地抿着,目光落在街道上。

        

当一抹纤细的身影映入眼帘后,江雯丽却突然变了神色,直直的盯着那抹身影看。

        

随后,她连忙唤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快点,赶快推我出去!”

        

服务员虽然不解,但也很快有了动作,连忙将她推出去。

        

江雯丽穿透过人海,径自搜寻着那抹身影。

        

街道上人毕竟太多,一眨眼的功夫,那抹身影便消失。

        

江雯丽眉头重重一皱,一副心有所思的模样。

        

晚上九点钟,陈媛媛快要睡过去之际,佣人轻敲房门,让下楼用餐。

        

平时,她为了减肥,也为了保持自己修长的身形,总是过午不食。

        

只要过了下午三点钟就不会再吃主食,会用一些水果和蔬菜来填充。

        

今天或许是活动量大,也许做的都是体力活,躺在床上,自己都能听到从肚子中传出咕咕咕的叫声。

        

她随意穿上拖鞋,下楼。

        

也正好季辰逸也下班了,随手将公文包递给旁边的佣人,在陈媛媛身旁坐下,修长有力的手指给她揉捏着肩膀:“舒服吗?”

        

“真舒服,再重一点,对。”

        

享受着,陈媛媛懒洋洋的闭上眼睛,浑身上下像是没有骨头的依偎在他怀中。

        

温香软玉抱个满怀,季辰逸的心情别提有多好,随后眼眸又眯了眯,警告道;“不要随随便便的勾引我。”

        

陈媛媛身子又挪动的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道;“我倒是想要勾引你,可有心无力。”

        

“很辛苦?”

        

“当然很辛苦,那根本就不是开玩笑,我早上和妈一起过去,才早你一步进门,手连筷子都握不住。”

        

陈媛媛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将心中所遭受的那些罪全盘脱出,两条性感的长腿搭在他腿上。

        

季辰逸听着都心疼,又是给她捶打肩膀,又是揉捏手臂,柔着神色。

        

江雯丽走进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心下当然就不愉悦。

        

才不过去了一天餐厅,回来以后怎就这么多抱怨?

0

更多精彩

交换派对/男妾难为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洋三人正在激烈讨论着当前的情况,但叶凌波却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抱歉,我没有想打断你们的意思,但是我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