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浓汤po年下/翁公的粗大炮

        

我和宫晴在这里一直坐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宫晴站了起来,她说:“我得去睡觉了,时间不早了。”

        

她起身走回了卧房,我跟着走了进去,她走在了躺椅里面,然后拽了个夹被盖在了身上,就在太阳出来的一瞬间,她睡了过去。

        

我想,这个时候应该是铁柱醒来的时候。

        

老陈从外面进来了,看着在躺椅上沉睡的宫晴说:“你俩聊了一夜?”

        

我嗯了一声说:“她是个很有深度的姑娘。”

        

老陈说:“这鬼地方,简直就是地狱一般。怎么会这样呢?”

        

我说:“铁柱在西边的一棵大榕树上。”

        

我和老陈到了外面往西看,一眼就看到了那棵大榕树。树叶茂密,在这大榕树里,有一座树屋。而铁柱这时候应该就在树屋里看着我们呢。

        

林素素和虎子这时候走了出来,虎子问我:“驴子,你俩看啥呢?”

        

我看着那棵大榕树说:“铁柱就在那棵树上呢,在看着我们。”

        

虎子说:“我们把他抓来啊!”

        

我说:“不用抓,喊一声他就过来了。”

        

我举起双手,用双手握成了一个喇叭,对着树屋喊:“宫晴叫你回来吃鱼,快回来吧。”

        

我喊完了之后,也就是五分钟,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林子的边缘,他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短袖的白衬衣,但是他的皮肤很黑。他头发很短,体格健壮。

        

他走过来,确实是一个样貌丑陋的男人,他瞎了一只眼,一脸麻子,看着是一个粗鲁的人。他站在了我们面前,他说:“你们没对宫晴怎么样吧?”

        

我说:“我们又不是坏人,你怎么这么问呢?”

        

他说:“你们就不是人,这里是人类的禁区,这里住着的都是鬼。人进来,也就变成鬼了。”

        

我说:“你是鬼吗?”

        

他说:“你说呢?”

        

铁柱看着我们四个,他哼了一声说:“今后这里热闹了,又多了你们四个会喘气的。不过别把这里想的太好,这里挺无聊的。你们得学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才行。”

        

说完,他绕过我们进了屋,坐在了桌子前面,此时,桌子上摆好了饭菜,他端着一碗饭吃了起来。

        

我们都进来,坐在了桌子周围。还是老规矩,他们都坐着,我站着吃。

        

吃饭的时候,铁柱一声不吭,他吃的很快,吃完了之后,他擦了一把嘴说:“旁边有块地方不错,你们把树砍了,在那边修房子。我只能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你们都得搬出去住。”

        

老陈说:“一个月足够了。不过我们需要你帮我们的忙,我们这里的人不懂木匠,我是个石匠!”

        

铁柱一听就抬起头来,看着老陈说:“你是石匠吗?那就太好了,我帮你,你也帮我一下,你帮我在门口雕刻俩大狮子吧,我特别喜欢石狮子,摆在门口很威风。尤其是狮子嘴里那个球,那个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老陈说:“没问题,我雕刻狮子,你帮我们盖房,这就是社会分工协作,这是很有效率的合作方式。”

        

林素素说:“铁柱儿,这里还有别人吗?”

        

铁柱儿摇摇头说:“没了,以前只有我和宫晴是活着的,现在多了你们四个。”

        

我说:“不对啊,宫晴说,你告诉她,这里还有别人的。”

        

铁柱儿指着西南方向,他说:“那边有一片稻田,不知道是谁开出来的,自从我到了这里,就有那片地。”

        

虎子饶有兴趣地问:“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铁柱儿说:“不知道,我是在这里长大的。我好像是这里出生的,我是我妈妈用肚子带进来的,然后我妈妈在空中飘着把我生了出来。我稀里糊涂就长大了,所以,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人的,是他把我带大的。但是我记忆很模糊,我也说不好。”

        

我说:“那说明这里还有一个人。”

        

铁柱儿说:“你说这里有人,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啊!”

        

老陈说:“这人不住在死人谷的范围内,他住在外面。”

        

铁柱儿愣了下,说:“他怎么出去的?这不可能。”

        

我说:“铁柱儿,我们四个都能出去,他为什么不能?”

        

铁柱儿说:“我也觉得奇怪,你们怎么能出去呢?上次我亲眼看到你们从沟里爬上来,进来之后,你们两个又回去了。之后就是你们四个一起进来。尤其是他俩,进来的时候皮包骨头,病病殃殃,但是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恢复了。你们把我吓到了知道吗?我甚至觉得,你们是地狱使者。”

        

老陈这时候呼出一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说:“这里有一种能量,这种能量是我们都不知道的,但是却实实在在存在。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暗物质。”

        

虎子笑着说:“老陈,你行啊,你还知道暗物质啊!”

        

老陈说:“之所以叫暗物质,就是我们不知道的物质。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懂了吗?”

        

虎子说:“什么叫知道就是不知道啊!你大爷的,你把我绕晕了。”

        

林素素说:“你根本不需要懂,你就是头猪。”

        

虎子说:“白骨精,你别蹬鼻子上脸,我懒得搭理你。”

        

老陈说:“那人住在外面,但是他能自由出入这里面,这人应该和这里有莫大的关系。我们得找到他才行。”

        

林素素说:“这人十有八九不是人,但是他又会种水稻,这人会是谁呢?”

        

老陈说:“我国种水稻的历史有一万五千年了,一万五千年前的事情我们一点都不清楚。那时候,还没有炎黄蚩尤这几位呢,那时候在这里的智者,十有八九都是神徒。”

        

我说:“想必那人住的地方离着稻田不远。这稻田在什么位置啊?”

        

铁柱儿说:“西南边缘,吃完我带你们过去。”

        

吃完之后,我们收拾碗筷。厨房大,人多,很快就收拾完了。

        

铁柱带着我们出了门,沿着一条小路穿过了林子,到了林子外面之后,在前面发现了一眼温泉,这温泉水源源不断流出来,出来的时候水很热,有四十度左右,顺着一条沟渠往下缓缓流淌,在不停地降温,到了前面稻田里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二十几度了。

        

稻田长得非常茂盛,植株有两米半那么高,上面的稻穗垂着,一片金黄。

        

在这稻田里,有碗那么大的螃蟹,看着就流口水了。

        

而我们这时候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前面的一个山坡上,虽然没有物理界线,但是山坡上的植物却大不相同,就像是有一道隐形的墙。在这道墙外面长满了荆棘,而墙内,则是一片绿草地。

        

而这时候,一具尸体从空中翻滚着飘到了这里,撞倒了那隐形的墙之后,弹了回来,朝着我们后面而去。

        

我们踩着草地朝着那隐形的墙走过去。到了近前之后,我说:“这里就是死人谷的边界。”

        

铁柱点点头说:“我们鬼魂是出不去的。”

        

他伸出手,用力推,不管他怎么用力,都别想出去一毫。

        

我慢慢地伸出手,这只手直接就伸到了外面,摘了一片荆棘上的叶子,然后把手缩了回来。

        

没错,我是能出去的。

0

更多精彩

高H肉厨房_bl高H文软受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沈浪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前行,索性询问起了镇元子和百草仙人:“两位,沈某该去何处寻找那位火神子道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