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岳的大屁股_翁公从后进

     

邺城。

        

北方的气候干燥,一到冬日,冷风一吹,脸上直接掉一层皮。

        

楚玦搓了搓手,哈着气往猪圈走过去。

        

“爹爹,你忘记带谷子啦!除了猪,鸡鸭鹅也得喂呢!”

        

楚玦身后,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小奶音。

        

楚玦脚步微顿,扭头看向朝自己跑过来的女儿,“希儿,外头风大,你快回屋陪你娘亲!”

        

“爹爹,是娘亲让我出来的,她说你不会喂猪,让我教你!”

        

楚忆希快五岁了,小模样已经出落得很标致。

        

她眉眼长得跟赵良娣有五六分相似,俨然就是她的缩小版。

        

楚玦望着女儿懂事的模样,有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便收回神思。

        

他大手一抬,轻轻拍了拍楚忆希的小脑袋,笑着道,“你爹没你想得那么废,喂鸡鸭鹅这种事,我还是会的。” 

        

楚忆希眨了眨清亮的眸子,坚持道,“我还是陪你一块儿去吧!”

        

“好,希儿教爹喂鸡鸭鹅,让爹爹也能多学习一门手艺。”

        

楚玦牵起女儿的手,跟她一块儿往猪圈那边走。

        

“猪猪,来吃饭咯!”

        

楚忆希从猪圈外头的地上抱起干枯的烂菜叶往猪圈里丢。

        

而楚玦则把麦麸和豆粕加水搅拌好,倒进猪食槽,“吃吧!多吃点,长胖点!过年的时候,让咱们家的小希儿能多吃几斤猪肉!”

        

赵忆希顿时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娘说了,猪圈里的猪卖四只,留一只自家吃。”

        

“希儿,明年咱们搬家吧,你娘身体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咱们往南方走一走。”

        

“好呀!每年冬天娘亲都咳嗽,我听说隔壁胡大娘家的儿子说,南方的气候可暖和了!”

        

楚玦知道隔壁胡大娘家的儿子在南方做小买卖,每年回来都会向村里所有人讲他在南方的趣事见闻。

        

赵忆希除了三年前的国丧,并没有离开过村子。

        

当年赵良娣如果没有嫁进太子府,应该也会跟富家子弟成亲。

        

而他的小希儿原本应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却只能跟他在村子里过清苦贫困的日子。

        

其实,凭楚玦的本事,想多赚的银子是件很容易的事,但他以前是太子,各地方的官员都认识他。

        

为了隐姓埋名,过不被人打扰的生活,他带着杨絮儿和女儿搬来邺城最偏僻的村子。

        

这里远离城镇,村子里的人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他在这里当个私塾先生,教孩子们读书认字。

        

不过,村子的人都没什么钱,也交不起学费,有些人家送他米,有些人家送他鸡蛋,有些人家送他自家织的布,用来抵学费。

        

以前楚玦在京城的时候,过惯了大富大贵的生活,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人生活得如此艰难。

        

刚搬过来的时候,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

        

尤其是粗茶淡饭,难以下咽,他每次吃进嘴里就吐出来。

        

后来,还是杨絮儿苦练厨艺,饭菜做得越来越可口,他才一点点缓过来。

        

只是,北方的冬天实在太冷了,杨絮儿一到冬天就总咳嗽,直到来年春天才能好转。

        

最近楚玦一直在考虑搬家的事,父皇已经不在了,他在邺城这三年也当是替父皇守孝了。

        

尽管父皇的遗诏里写着,让他一辈子留在邺城。

        

但这三年来,他经历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以前的那个楚玦已经死在太子府里。

        

如今的他重获新生,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对皇位有野心对家人能狠心的太子了。

        

他明白了‘家’的意义,他懂得了亲情的可贵,更体会到了爱情的真谛。

        

为了杨絮儿,他已经做好决定,等天气暖和了,就去南方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定下来。

        

只要那个地方无人认识他们,那么以前的那个罪人楚玦便依然还在邺城。

        

“爹爹!爹爹!猪要咬到你手啦!”

        

楚玦正在走神,耳畔忽然传来女儿迫切的提醒。

        

他一惊,低头往猪食槽里看过去。

        

这才发现自己走神想事情的时候,把沾到了麦麸,猪圈里的猪正仰着鼻子拱他的手。

        

他连忙把手缩回来,“还好希儿提醒得及时,否则爹爹这只手就要给猪加道菜了。走,咱们去把家里的鸡鸭鹅也喂了!”

        

“好!”

        

楚忆希怀里捧着个小食盆,盆中装了不少玉米和稻谷。

        

鸡鸭鹅的窝就搭在猪圈后头。

        

别看楚忆希人小,她平常很勤快,在家没事的时候,总会帮杨絮儿一起喂猪喂家禽。

        

此时,她刚走到猪圈后头,鸡鸭鹅看到她,就跟看到亲人一样,扑棱着翅膀就想从圈里出来。

        

他们家住的院子挺大的,平常杨絮儿也会把鸡鸭鹅放到院子里吃食,不过每次在楚玦回来之前,又会提前把鸡鸭鹅撵到圈里去。

        

她知道楚玦爱干净,担心这些鸡鸭鹅会冲撞了他。

        

楚玦站在女儿身后,见女儿动作熟练地把鸡鸭鹅从圈里放出来,眼神心疼又欣慰。

        

“希儿,你什么时候也会干这些农活了?”

        

楚忆希耸了耸小肩膀,脆生生地回道,“爹爹,这有什么稀奇的?村里的小伙伴们都会呀!”

        

不过,她家爹爹要经常出去教书,有时候还要将娘亲的绣品拿出去很远的镇子上卖钱,很忙,所以对家里农活并不熟悉。

        

娘亲说爹爹每日养家很辛苦,嘱咐她要多帮帮爹爹。

        

而楚玦心疼他杨絮儿和女儿,今日私塾休息,便想帮家里干点杂活。

        

楚玦发现,楚忆希干活特别麻溜,把鸡鸭鹅从窝里放出来后,就将谷子洒在地上。

        

虽说家里养鸡鸭鹅也有好几年了,但杨絮儿从来不让楚玦碰这些东西。

        

因此,楚玦也只在饭桌上见过这些家禽。

        

此时,他看着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崽在地上啄食,觉得这场景莫名美好。

        

视线再一转,发现最后从窝里出来的是六只雪白的大白鹅。

        

这些大白鹅的羽毛洁白如雪,大大的翅膀一扇一扇,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憨萌可爱。

        

楚玦见它们憨态可掬,忍不住朝大白鹅伸出手,想摸一摸大白鹅的脑袋。

        

大白鹅生天凶悍,特别有领地意识。

        

楚玦平常从没来有喂养过它们,在大白鹅眼中就是闯入它们领地的了陌生人。

        

于是,作为村中三霸之首,大白鹅伸长了优美好年的脖颈,对着楚玦啄去。

        

“嘶!”

        

楚玦猝不及防之下,被啄了个正着,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而随着第一只大白鹅发起攻击,其他五只大白鹅立刻加入,毫无畏惧地朝楚玦啄去。

        

楚玦刚才被啄了一下手,还挺疼的。

        

六只大白鹅的战斗力不容小觑,楚玦总不能对杨絮儿悉心照料的大白鹅下死手。

        

为了不跟它们硬刚,只能往后退。

        

谁知,他越退,大白鹅追得越凶,还伸着脖子,不住地啄他。

        

楚玦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温顺乖巧的大白鹅也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为了不被啄到,他只能发力狂奔。

        

而那些鸡和鸭受了惊吓,扑棱着翅膀,满院子飞蹿。

        

“咯咯……嘎嘎……咯咯……嘎嘎……咯嘎咯嘎……咯咯嘎……”

        

最后就形成了六只大白鹅绕着院子追赶驱逐楚玦,一大群鸡和鸭也跟着逃命的壮观场景。

        

“希儿,这些鹅怎么回事?它们为什么要追我?”

        

楚玦眼看着身后的鹅越追越近,只能向女儿投去求救的目光,“你快想想办法,让它们停下!”

        

大白鹅平时对楚忆希和杨絮儿都挺温柔的。

        

楚忆希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个场景,望着平常不苟言笑的楚玦被追得满院子乱跑,大眼睛眨了眨,天真地回道,“爹爹,大白鹅好像很喜欢你呢!”

        

“希儿,你快让它们停下来!否则你以后就见不到爹爹了!”

        

楚玦可不想这么窝囊地丧生于鹅嘴之下,两条腿跑得更快了。

        

在楚忆希的印象里,她爹教人读书写字,气质也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跑起来也健步如飞。

        

她看大白鹅越来越凶猛,连忙抱着怀里的小食盆,往主屋跑去,“娘!娘!不好啦!大鹅啄爹爹啦!你快来救爹一命!”

0

更多精彩

被龙上/阳台厨房h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陆葳用过饭后, 又在画社这边留了下来,和甘蜜聊了会儿,下午也打算在这边消磨时间。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