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h/握要尿了h

“你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流鼻血。”

        

说着,她不太温柔的拿起纸巾给秦若寒擦了擦鼻血。

        

秦若寒闻言顿时低头看了一眼夜彩糖手中的纸巾,看着染红的纸巾,他这才知道,原来他居然流鼻血了。

        

他瞬间尴尬的满脸通红,神色复杂又尴尬。

        

他单手握拳清咳一声,随后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流鼻血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夜彩糖拿着湿巾纸,小心地给秦若寒仔细的又擦拭了一遍鼻子。

        

随后,她拿出银针,迅速的在秦若寒的鼻腔的穴位上扎了几针,总算将那汹涌的鼻血给压了下去。

        

“没事吧?”

        

“我没事。”秦若寒立刻摇摇头,一脸温柔地看着夜彩糖,握住夜彩糖的小手。

        

“老婆,你不怪我不礼貌?” 

        

夜彩糖推开秦若寒的大手,将自己手中的一次性银针扔进垃圾桶,好笑地看着一脸愧疚不安,充满自责的秦若寒。

        

“我为什么要怪你?受伤的可是你。”

        

“再说了咱俩都老夫老妻了,我身上的每个部位,你哪里没有见过?”

        

秦若寒闻言倏然满头黑线,凤眸诧异地看着夜彩糖:“……”

        

沉默了半响,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夜彩糖的长发,哭笑不得地说道:

        

“老婆,最后一句话,不是应该有我们男人来说吗?”

        

“你把我的台词都说了,你让我说什么?”

        

夜彩糖安抚地拍了拍秦若寒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你可以选择闭嘴。”

        

“什么都不用说,还可以省下一些体力,好好养伤。”

        

秦若寒:“……”

        

老婆的口才太好,整不过她怎么办?

        

沉默了半响后。

        

秦若寒幽幽地说道:

        

“老婆,我觉得,我们两个需要好好的沟通一下。”

        

夜彩糖微笑着对着秦若寒挥挥小手:

        

“抱歉啊,我要先去洗手间梳洗了,梳洗完我还要去婴儿房看 孩子们,然后我还要去公司看看。”

        

“我暂时没有时间陪你沟通,等晚上的。”

        

“你现在好好休息,再见。”

        

说完,夜彩糖不给秦若寒说话的计划,大步走进洗手间梳洗。

        

秦若寒看着洗手间的方向,性感的薄唇忍不住抿成了一条直线。

        

老婆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他啊,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神色严肃的盯着洗手间的房门,耐心的等着夜彩糖从洗手间走出来。

        

他准备等夜彩糖走出来的瞬间,把事情和夜彩糖交代好。

        

良久之后,

        

夜彩糖终于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了,秦若寒立刻抓紧机会说道:

        

“老婆,我想……喂,你要去哪里?”

        

“等我把话说完之后再走也不迟啊!喂……”

        

夜彩糖头也不回的大步往门口走去,漫不经心地回复道:

        

“我刚刚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给我在家好好休息哦。”

        

丢下这句话,夜彩糖身影已经消失在房门口。

        

秦若寒幽幽地看着夜彩糖消失的方向 ,倏然有种自己是深闺怨妇的既视感:“……”

        

握了草,他可是运筹帷幄的商界无冕之王,他怎么能让自己变成了想要宠爱的怨妇呢?

        

不行,他绝不能再让夜彩糖荼毒他健康积极的心灵了。

        

他要工作,他要挣钱,他要继续保持高冷神秘,这样才能重新吸引夜彩糖的停留。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对着夜彩糖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口。

        

“呸!喜新厌旧的负心女,你今天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他气呼呼的丢下这句话,瞬间秒变高级冷漠脸,冷冰冰地对着门外命令道:

        

“秦天,立刻安排人吧这两天积压的公事给我送过来,我一一处理。”

        

秦天恭敬的回复道:“是,秦爷。”

        

两个小时后,

        

秦若寒咬牙切齿的将病床上小山般的文件,和笔记本电脑一起挥到地上。

        

噼里啪啦的声响,紧跟着响起,

        

秦天也听的瞬间头皮发麻,恐惧的问道:

        

“秦爷,您怎么了?”

        

秦若寒冷着脸,面色铁青地怒声说道:

        

“公司里请的那员工都是吃闲饭的吗?”

        

秦天:“呃……秦爷您此话怎讲?”

        

“我花了高薪聘请他们,是让他们给我解决难题创造价值的,为什么现在变成他们给我出难题?”

        

“这么多文件,让我看到猴年马月?”

        

秦若寒面色阴沉如冰的冷声质问道。

        

等他把文件看完,他老婆说不定都跟别人跑了,他还哪有时间去把老婆找回来?

        

秦天:“……”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满脸怒火地秦若寒,怯怯地解释道:

        

“秦爷,这些都是机密文件,价值不可估量,若是出了差错,您的公司会出现严峻的问题,”

        

“这是您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所以没有人敢越俎代庖,以免不小心造成损失,没有能力赔偿。”

        

“都是些胆小如鼠的蠢货。”秦若寒不客气的吐槽道。

        

随后,他冷厉的对着秦天命令道:

        

“立刻安排秦时过来把这些文件都加急处理了,实在不能做决定的再来找我。”

        

“别耽误我去找我夫人培养感情。”

        

秦天嘴角一抽,满脸复杂的白了秦若寒一眼:“……”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为了和老婆培养感情,

        

朝令夕改,简直是令人发指。

        

“是,秦爷。”

        

秦天心中满是怨念,但是语气却依旧十分尊敬。

        

很快,秦时满头大汗地赶过来处理秦若寒扔掉的文件。

        

秦若寒见秦时来后,便不客气的对着秦天命令道:

        

“秦天,立刻墨送我去婴儿房见我的少夫人。”

        

秦天嘴角抽了一下,恭敬的回复道:“好的,秦爷。”

        

内心却十分不满的冷嗤一声。

        

呵……就跟谁不知道是您的少夫人,要不要这么炫耀的口气说话?

        

硬塞狗粮是可耻的。

        

很快,秦天被推着轮椅将秦若寒送到了婴儿房。

        

只是,婴儿房里并没有看见夜彩糖的身影。

        

秦若寒面色黑沉如锅底的质问道:

        

“我老婆呢?”

        

秦天反射性的回复道:“我不知道,我也刚来啊。”

        

“闭嘴,我没问题。”秦若寒冷厉的打断秦天,把目光放在了保姆的身上。

        

保姆闻言给孩子冲奶粉的动作一顿,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秦若寒。

        

她一脸殷勤又惶恐地对着秦若寒说道:

        

“秦爷,抱歉刚刚我背对着您,不知道您是在跟我说话。”

        

“说重点。”秦若寒没耐心打断道:“我夫人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