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h玩弄/啊轻点第一次h

       

“抢?”

        

范小刀道,“今日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落入别人算计,受够了那厮的鸟气,若不是运气好,小命差点交代了。这口气若不出,我怕是寝食难安。”

        

的确,能骗过拓跋叮当,运气占有很大成分。

        

与老谋深算的余人相比,二人还是年轻了一些。不过,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火气,既然算计不过他,那就干脆来硬的。范小刀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准备一番。”

        

……

        

驸马府。

        

钱守道在府内大发雷霆,冲着余人破口大骂,“老子请你们来,是让你们维系老子周全,结果呢?驸马府成了公厕,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件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驸马爷,六扇门夜闯驸马府,绑架您之事,是坏事,也能变成好事,只要我们善加利用,在京城中造势,引导舆论,到时候,可以给太子一党以沉重一击。”

        

“我呸!造势,舆论?还嫌老子丢人不够吗?怎么,找晓生江湖说,我被赵行绑架,拉尿了一裤子吗?”钱守道脸色阴沉,“此事,绝对不可外传。”

        

这时,有人来禀报,“六扇门捕头赵行在门外,指名要见余师爷。”

        

一听赵行之名,钱守道怒火更大,“还愣着干嘛,给我冲出去,把那家伙宰了!” 

        

下人又道,“他……他……”

        

钱守道上前就是一巴掌,“你他娘的不会说话了?”

        

“他带来了一口棺材。”

        

余人被骂了半个时辰,强忍心中怒火,道,“驸马爷息怒,待属下前去查探一番。”

        

余人来到府外,看到赵行赶着一辆牛车,停在了驸马府门口,脸上满是悲恸之色,他问道,“什么风把赵捕头又吹了过来?你的好兄弟范小刀呢?”

        

赵行指了指棺材,“他已经死了。”

        

余人呵呵一笑,“死了?死了好啊,人间多烦恼,一死事百了。一个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范捕头今日之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什么时候出殡,到时候我去随个份儿。”

        

赵行冷冷道:“余人,你莫要太过分了。”

        

余人冷冷道,“你抬个棺材,来到驸马府找事,就不过分吗?”

        

赵行道,“我来,是跟你们做个交易。”

        

“交易?”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余人的兴趣,“说来听听。”

        

“让他们都退下!”

        

余人倒也配合,命护卫回到院中,并将院门带上,“没有我的吩咐,不得出来!”

        

赵行缓缓道,“查百花楼,对付驸马爷,并非我们本意,是太子殿下的意思。”

        

余人道,“我知道。”

        

“论手段,朱延不是你们对手,今日,我兄弟已死,我与太子殿下也无瓜葛,你们百花楼的案子,我决定放手。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兄弟范小刀,在青州府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我要一笔钱,然后告诉你们想要的一切。”

        

要钱?

        

余人微微一笑,早就该这样了,当初给你们送钱,你们故作清高,如今人已死了,才知道钱的妙用,早干嘛来着?他问,“要多少?”

        

赵行指了指棺材,“现银,不要银票,装满,我明日一早出城,送我兄弟落叶归根。”

        

余人看了一眼,这家伙胃口不小啊,要装满这口棺材,少说也要十几万两,不过,若是百花楼的事情能妥善解决,还能顺道打击太子党一脉,十几万两银子,倒也划算。

        

不过,北周货物被扣,百花楼被查封,现在驸马府上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我若不答应呢?”

        

赵行道:“明日,整个京城都会知晓,驸马府的余师爷,太平公主身边红人余人,其真实身份,是当年臭名昭著的魔教军师!”

        

余人大惊。

        

正邪之战后,魔教教主一枝花被抓,内部四分五裂,分崩离析,许多人更是脱离了魔教,有人隐居海外,有人隐姓埋名,可是朝廷和江湖,对魔教的剿杀,二十年来从未松懈,那些残存的魔教余孽,基本没什么好下场。

        

他是魔教军师的身份,极为隐秘,这家伙又是如何得知的?这个消息,若是真传出去,怕是不等太平公主动手,太平道观的那个老家伙,就先出手宰了自己。

        

想到此,他决定稳住赵行,“可以,但需要时间。”

        

赵行道,“我没有时间了,明日一早,我便出城!”

        

超过五万两银子的支出,余人没有权限,得需要向太平公主请示,但是这个机会难得,赵行这家伙,办事能力颇强,若是能拉拢他过来,作为安插在太子身边的眼线,这点钱,并不算多,他决定先稳住赵行。

        

“府上现在只有二万两,其余的,十日内给你凑齐。”

        

赵行道,“可以,但是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兄弟是被你算计而死,就算替你们办事,这笔恩怨,迟早要跟你算清楚。”

        

余人心中冷笑,若不是你还用处,放在往常,就冲你这句话,怕早已身首异处,他道:“随时恭候!”

        

“还有件事!”赵行一拍,棺材盖滑开,露出了范小刀苍白的脸庞,“我要你跟我兄弟,当面道歉!”

        

余人听到这个要求,脸色一沉,“赵捕头,这要求未免过分了吧?再说,看时辰,你兄弟现在已经过了黄泉路,怕是到了奈何桥了吧?就算我现在出发,快马加鞭,怕是也赶不上了!”

        

赵行跳上了牛车,“既然这样,咱们公堂上见!”

        

余人一听,这是谈判不成的节奏,连阻拦道,“慢着!”他稍加思索,道,“我答应你!”

        

说罢,来到棺材前,看着范小刀的脸,想到就是这小子,自从来到京城之后,给他们带来了无穷尽的麻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子可真能折腾,想到此,他发自肺腑道:“范捕头,我代表驸马府,向你道歉!”

        

忽然,范小刀睁开了眼睛,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余人猛然一惊,诈尸了?

        

就在一分神间,范小刀藏在棺材中的剑,猛然出鞘,向余人胸口刺了过去,余人大惊,连要后退,这时,背后刀风阵阵,赵行的朴刀,以横扫千军之势劈了过来。

        

一前一后,来的突然。

        

中暗算了!

        

范小刀受制于横卧,剑势不足,真正的杀招,是赵行的那一刀。他拼着胸口中剑,长袖中灌注内力,扫向赵行,挡住了那一刀,同时扭转身体,躲开了要害。

        

噗!

        

范小刀的惊鸿剑,刺入了他的左肋。

        

余人大惊,也不恋战,连忙向后撤去,只要躲回驸马府,谅二人也不敢闯进来。赵行哪里跟给他机会,趁你病,要你命,朴刀以连绵之势,将余人困住。

        

余人虽身负重伤,但终究是魔教军师,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遭到两人暗算,头脑也无比冷静,他身上没有兵刃,也不再掩饰其一身魔功,只见他发须皆涨,一团黑色雾气,从体内散发出来,封住周身经脉,凭借蛮横的内力,与赵行周旋,一步步向门口退去。

        

好不容易重伤于他,赵行又怎肯轻易放过他?

        

自从锁龙井中,悟出了理宗皇帝的横断刀法之后,他的武功突飞猛进,而且,这横断刀法,乃刚猛奇正之力,正好克制余人的一身魔功。

        

赵行拼死一搏。

        

余人却想尽快撤退。

        

气势上输了三分。

        

越是如此,两人越是缠斗起来。

        

院内的护卫,看到了余人与赵行的打斗,可是余人先前吩咐,没他允许,不得开门,他在驸马府中的地位,说一不二,没有他开口,谁也不敢开门,议论纷纷。

        

“余师爷,貌似负伤了!”

        

另一护卫道,“余师爷智谋无双、运筹帷幄,诡计多端,他行事,岂是你我能猜度?以他的心机,看似负伤,实际上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麻痹敌人!”

        

“可是地上那一滩血?”

        

“你小子又不是新来的,余师爷最喜欢的就是鸡血、鸭血等动物的血,你瞧好吧,余师爷文成武德,天下无双,又怎么会败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这些话隔着门,落入余人耳中,真是又气又急。

        

气得是这些家伙嚼舌根子,急得是他现在被缠住,全靠一口魔劲支撑,根本没有多余之力喊人支援,若是被赵行这样死缠烂打下去,怕是没等战死,已先失血过多而死。

        

被逼上绝路,余人也不再遮掩,猛然一声暴喝,口中念念有词,运起了魔功,拼着身受重伤,修为倒退十年,也要解决这个心头大患。

        

一团血雾散开,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一种压迫感,从四面八方环绕而至。

        

原本书生模样的余人,满脸赤红,头发皆力,漂浮在半空之中。

        

余人施展魔功,与那夜在锁龙井中遇到那样,有扭曲空间之力,却没有创造法则空间之力。不过就算如此,在当今江湖,以内力扭曲空间,造成敌人视线受阻,位置感错乱,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数。

        

赵行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视力受阻,却看不到余人的身影,但这一切,却被战圈外的范小刀看在眼中。他看到赵行有危险,忽然冲余人道,“余老怪,看这里!”

        

余人闻言,目光被吸引过来。

        

只见范小刀手中拿着一样似弩非弩、似炮非炮的东西,冲着半空中的自己。

        

范小刀道,“来,给爷笑一个!”

        

余人虽然不知是什么,却感觉到了危险。

        

范小刀道,“你不笑,那爷给你笑一个!”

        

他手中正是这几日改装的弩炮,里面装了三十斤黑`火药,本来要对付拓跋叮当,没想到今夜用在了余人身上。

        

引信燃尽。

        

范小刀扣动了弩簧。

        

嗖!

        

一个火球,前面是箭簇,带着呼啸声,刺入了余人空中漂浮的法身,在抵达他身体之时,轰然炸开。

        

赵行眼前,红雾尽去。

        

先前余人站立之处,变成了一团血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