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po贡茶/禁伦h

     

大约是这话题太敏感, 周老爷子笑说:“先吃饭。”

        

“之前网上传的我还以为没几个学校弄,原来B大也搞了。”周令仪感慨。

        

“好像是研究生和博士才可以。”

        

周景也没怎么关注,反正出什么新规定, 和他一个大二生无关,看过一眼就忘了。

        

“不过哥和枝枝姐现在也没区别啊。”

        

他这句话,桌上再度气氛重归。

        

孟丹枝和周宴京现在住一间公寓的事不是秘密,只是因为她还是学生, 他们也摸不准她是不是回宿舍住。

        

小两口的事拿到明面上来说多尴尬。

        

孟丹枝耳朵都红了。

        

周宴京开口询问:“订婚宴有准备请帖么?”

        

话题再度被转开,周母说:“有准备呢,你爷爷亲手写的,不过其实来的都是家里人,不给也行。” 

        

“还是给吧。”周宴京说。

        

“听你的。”

        

周老爷子看向孟丹枝,温和道:“你要是有想请的人,可以和我说。”

        

孟丹枝点头:“嗯。”

        

她不打算请好友他们来订婚宴, 至多来一个陈书音。

        

一顿饭因为说这些事, 比平时多用了十几分钟。

        

趁大人们去客厅聊天时,孟丹枝碰了碰周宴京:“我还以为今晚爷爷和我哥也在。”

        

“阿姨怎么知道夫妻宿舍的事……”

        

因为离得不远,周宴京声音放低:“大概是看新闻的。”

        

孟丹枝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虽然很喜欢周家, 也来过很多次, 但换个身份, 又是这么多人盯着她, 她好不自在。

        

周宴京垂眸看她,“想回去了?”

        

孟丹枝点头又摇头:“也不是。”

        

她别扭的样子很少见,周宴京微微一笑:“你去楼上,我妈刚刚说想和你聊会儿。”

        

“……”

        

现在的周母不是单纯周姨, 而是未来婆婆。

        

周宴京拍了拍她的头,“又不会吃了你。”

        

孟丹枝还没从这边走出去, 就听周母在外面叫她:“枝枝呢,和宴京说悄悄话去了?”

        

“……”

        

还真是在说悄悄话。

        

孟丹枝瞪了周宴京一眼,和周母一起上了楼。

        

周令仪瞅准机会,挤过来:“哥,你跟我说,你怎么和枝枝姐在一起的,我就闭关了一段时间而已。”

        

“你是闭关,不是闭塞。”周宴京瞥她,“管这么多做什么。”

        

“是我未来嫂子哎。”周令仪白眼。

        

她仿佛想起什么,“噢,枝枝姐高考那时候,你是不是去宁城了,你那时候都在休假,还不回家!”

        

周宴京没否认。

        

周令仪:“所以是那时候你就——”

        

周宴京只回:“不是。”

        

周令仪:“哦……”

        

想从嘴巴极严的堂哥嘴里搜刮消息,可太难了。

        

        

周家二楼有好几间书房。

        

孟丹枝小时候还进来过,只是大了后就没有。

        

她和周母进了最靠近楼梯的一间,“宴京回来这么久,到现在才叫你过来,没生气吧?”

        

“怎么会生气。”孟丹枝浅笑。

        

“去年宴京只是回来休假,所以当时就口头上说一下,今年总算是定下来了。”

        

周母笑说:“你家里几个都是大老爷们,肯定不怎么能照顾到女孩家的心思。”

        

“这几天和他们谈的时候,好多时候注意的点不对。”她拍她的肩膀,“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和我说。”

        

“比如什么花呀,你那天穿什么,想什么流程,这些我们都可以照你的想法来。”

        

这么好的姑娘,她还怕她跑了呢。

        

要她说,苏文心就是瞎了眼。

        

第一回嫁的孟家大概是用光了幸运,现在选的什么陈家,一窝子蛇鼠,她一个没心眼的进去就被吃得一干二净。

        

孟丹枝说:“都听你们的就好。”

        

周母说:“那行,你下周就只要美美的出场就好了。”

        

她拉着孟丹枝,越看越喜欢。

        

自家儿子别的不说,占了皮相的光,不然小时候枝枝怎么从周家那么几个男孩里选了儿子。

        

“好。”孟丹枝弯唇。

        

虽然和亲生母亲关系不好,但总有人是真正喜欢她的。

        

下楼时,周景又贼兮兮地找她。

        

“这个是那个模特的微信,至于报酬呢,我已经付过了,所以你就只要拍就行。”

        

孟丹枝好笑:“我还差你那点钱?”

        

“这怎么能一样。”周景灵机一动:“干脆就当我给你和哥的订婚礼物好了。”

        

他挤眉弄眼:“枝枝姐,虽然本科生不能住夫妻宿舍,但是可以领证啊。”

        

“而且结婚证好像加分呢。”周景小声。

        

孟丹枝:“……”

        

周景心满意足地离开。

        

孟丹枝一回头,发现周宴京站在自己身后,吓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周宴京:“这是我家。”

        

这话孟丹枝听着耳熟,好像他回国那晚,说过类似的话。

        

也不知道刚才周景的话他听到没有。

        

她偷偷看他淡然的神色,大概是没听见吧。

        

从周家离开时已经是十点。

        

孟丹枝一点困意都没有,全在想订婚那天是什么样子的,就连安全带都是周宴京给她系的。

        

近在咫尺的一张脸,让她呼吸都缓慢起来。

        

周宴京没直接退开,而是和她对视,问:“学校的夫妻宿舍是什么样的?”

        

他的声音很平静,好像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

        

孟丹枝轻声:“不知道,我也没见过。”

        

周宴京又问:“你毕业后打算继续读吗?”

        

孟丹枝最近已经基本决定自己的未来事业:“不打算往上读了,继承外婆的衣钵吧。”

        

她伸手推了推他。

        

周宴京坐回原位。

        

孟丹枝侧了侧身,“宴京哥,你有纯色的领带吗?”

        

“没有。”

        

“你今天早上戴的不是吗?”

        

“你都知道还问我?”

        

孟丹枝被他这话气得:“反正你要你给我一条。”

        

正直红绿灯,周宴京偏过脸看了眼:“你要这个做什么?”

        

“先不告诉你。”孟丹枝故意卖关子。

        

周宴京却大致能猜到,眉峰轻挑。

        

深夜这条路上的车不是太多,安静了一会儿,孟丹枝就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

        

“枝枝。”

        

“嗯?”她迷糊应。

        

周宴京说:“订婚后回宁城一趟。”

        

孟丹枝的瞌睡一瞬间全跑,盯着他的侧脸半晌,没忍住笑起来:“好。”

        

该让外婆知道的。

        

        

因为订婚宴的事,孟丹枝这两天就没有忙其他的,一边等设备到,一边设计电影定制的旗袍。

        

当天,她起了个大早。

        

和周宴京同坐餐桌时,她一直看他。

        

“从刚才到现在,你已经看了我五次。”周宴京不紧不慢地提醒她,“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孟丹枝佯装淡定。

        

她问:“你今天还去上班吗?”

        

周宴京说:“请了假。”

        

那岂不是整个翻译司都知道他要订婚了?

        

孟丹枝想起那些和他打招呼的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在他们那边留下了印象。

        

“你今天上午好像有课。”周宴京忽然开口。

        

他对她的课程表了如指掌。

        

“两节课。”孟丹枝说:“我就没请假。”

        

虽然如此,她一整个上午都心跳很快。

        

下课后,许杏好奇问:“老板,我总感觉你今天心不在焉,难道是在想男人?”

        

“想中午吃什么。”孟丹枝胡扯。

        

嗡——

        

她打开微信,是哥哥发来的消息。

        

孟照青:【枝枝,你几点到家?】

        

孟丹枝:【十点半。】

        

回完消息,她直接站了起来:“我今天有事就不在店里了,你自己看着就好。”

        

许杏一个字还没说就见她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孟丹枝回到家里刚好踩着点,“爷爷,哥。”

        

她剩下的话在看见客厅里的人时戛然而止。

        

苏文心从沙发上起身,目光紧紧盯着她,柔声道:“枝枝,你今天很漂亮。”

        

孟丹枝今天选的是件白色印花旗袍,斜襟上的盘扣是绿色的,清新淡雅,柔情似水。

        

“枝枝。”孟教授开口。

        

孟丹枝扯出一个笑容:“妈。”

        

她不想在今天这样的时间闹出什么不高兴的事来。

        

“一转眼你都订婚了。”苏文心听见她的称呼,笑容愈加明显,“宴京人不错。”

        

起码从上次的事情来看,他很维护她。

        

孟丹枝胡乱地嗯了声,又装不经意看她。

        

她们两个长得真像,难怪外婆以前经常透过她出神,毕竟母女俩一个在宁城,一个在帝都,相隔千里。

        

孟照青冷眼看着。

        

孟教授站起来,“走吧,别让周家等久了。”

        

订婚宴安排在这边最古典的餐厅,提前许久才能订到,古香古色,亭廊楼阁,中间有一处池塘,可见锦鲤。

        

周宴京等在外面,身形颀长。

        

四目相对,孟丹枝率先移开视线。

        

明明早上才分开,不过几小时,她就觉得他好像不太一样,反正她有点心慌。

        

心跳就像辽阔草原上奔跑的马蹄声。

        

周宴京走近,沉声:“爷爷,苏姨。”

        

他又看向孟丹枝,“枝枝今天很漂亮。”

        

同样的一句话从苏文心和他的嘴里说出来,给孟丹枝的感觉像两个极端。

        

说就说,还一直看她做什么。

        

几人一起进去。

        

孟家人本来不多,周家人倒来得齐,除了叔叔,什么舅舅姨母的,都来了。

        

这么大阵仗,全都齐刷刷地看孟丹枝。

        

她下意识一顿,肩膀被周宴京从身后扶住,他清沉的嗓音自上而下:“害怕?”

        

孟丹枝否认:“才没有。”

        

她扭头就昂首挺胸,像只天鹅一样进了厅里。

        

里面被装扮过,桌上还放着一些喜糖,总之是各种一眼就能瞧出来是有喜事。

        

孟丹枝乍一眼以为自己是在参加婚礼。

        

——还是她自己的。

        

苏文心粗略打量,对这些很满意,又见孟丹枝和周宴京落在后面一前一后进来,笑意更重。

        

周母靠近她,“是不是很般配。”

        

“确实。”

        

“真没想到你我还能成亲家。”

        

两个母亲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孟丹枝和周宴京坐在一起。

        

说是他俩的订婚宴,但大多数都是长辈们在说话,还闲聊他们以前的旧事。

        

“我以前做过这事吗?”孟丹枝桌下伸脚碰他。

        

周宴京瞥她,“做过。”

        

孟丹枝不承认:“我不记得,就是没有。”

        

周宴京不置可否。

        

这种宴会注定是不可能一吃到尾的,中途,正事便要开始,由周家二叔谈起。

        

“别光我们说,还要看宴京和枝枝呢。”

        

“之前说订婚戒指是枝枝设计的。”苏文心适时牵出话题:“怎么今天没戴?”

        

周宴京唇角微弯,拿出戒指盒。

        

孟丹枝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执起,他的手微凉,很舒服的体温,肌肤相触的部分酥酥麻麻。

        

等她反应过来,手指已经被套入戒指。

        

“枝枝,到你了。”周宴京开口。

        

她不会,没关系,他可以教她。

        

周宴京主动伸出手。

        

孟丹枝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不是第一次和周宴京牵手,却和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样,他耐心地等着她的动作。

        

孟丹枝给他戴上,盯着看了几秒,轻轻弯唇。

        

自己设计得真好看。

        

早知道之前就让他戴着试试,还等到今天才看到。

        

难道他一直在等今天?

        

周宴京的手指在她手背上刮了一下,像不经意,又像是一个饵,有自己的意图。

        

两个人的手如今正交叠着,大小明显。

        

任谁一眼看到,都能认出这是一对——他们现在是真正的未婚夫妻了。

        

众人的视线脱离回去,周宴京却忽然开口:“枝枝。”

        

“嗯?”孟丹枝正吃东西,“干嘛?”

        

他说:“你刚才脸红了。”

        

孟丹枝觉得他的目光比这句话更直接,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明目张胆。

        

她摸了摸脸,“才没有。”

        

孟丹枝胡说八道:“你也是。”

        

周宴京笑了下,显然他不可能。

        

孟丹枝哼了声,却又不由自主地看他几回,想抓住他一点破绽,但每每被抓正着。

        

怪勾引人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周宴京是这样的。

        

周围的长辈们早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纷纷互相对视,笑开:“看来,再过不久就要商量婚期了。”

        

婚期?

        

这就婚期了?

        

孟丹枝迷茫,不小心碰倒杯子,清脆音响。

        

大人们相视而笑:“瞧这孩子,激动的。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商量一下吧。”

        

孟丹枝惊到磕巴:“这、这么快?”

        

她看向周宴京。

        

耳边是其他人的声音:“我最近节假日参加的婚礼,好的酒店都要提前一年才能订呢。”

        

“现在必须要开始准备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