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花蒂核h/巨大(H)

       

白手与陈飞和蔡朝先,三个男人坐在客厅里,拿着酒已经喝了起来。

        

“你俩猜猜,我把你俩叫来,要说什么事情。”

        

蔡朝先笑道:“给我俩长工资。”

        

陈飞笑道:“给我俩升级。”

        

“哎,你俩正经点。”

        

陈飞收起笑容,“地产公司高层刚刚进行了调整。手哥,你是不是要对投资公司和置业公司也进行调整?”

        

白手点了点头。

        

蔡朝先问,“就对我和飞儿两个进行调整?”

        

白手又点了点头。

        

“你们俩互相对调。飞儿,你去投资公司当二把手,小蔡,你去置业公司当二把手。” 

        

两个人都有点不情愿。

        

陈飞说道:“手哥,我在置业公司干得好好的,去了投资公司,我还得从头学起。”

        

白手笑笑。

        

蔡朝先说道:“手哥,你不是最反对夫妻店么。我调到置业公司,跟白米在一起,就成夫妻店了。”

        

白手笑着问,“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安排吗?”

        

陈飞和蔡朝先都摇了摇头。

        

“你们不知道就对了。要是让你们轻易知道,别人也会知道,那还能叫战略部署吗?”

        

“战略部署?”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白手笑而不语。

        

菜烧来了。

        

白手让三个女人也坐下,继续边吃边喝边聊。

        

白手指了指小安与白米和周蓉,“你们三个也猜一猜。”

        

“猜什么?”小安问道。

        

“战略部署……”

        

仨女人听完,一齐摇头。

        

周蓉微笑道:“老板的战略部署,我们怎么猜得到。”

        

“周蓉,那你说说,对地产公司的高层调整,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看法。”

        

周蓉哪敢轻易议论,即使面对老板,她也是不能随便说的。

        

陈飞说道:“老板让你说,你就说么。”

        

“老板,大家主要议论四点。一,老板和老顾退得太快,可能会留下隐患。二。说老余和老杨都不行,都把握不了全局。三,崔永远与老余矛盾很深,江小东与老杨矛盾很深,他们四个肯定要掐。四,四……”

        

白手追问,“四是什么?”

        

周蓉犹豫着。

        

“小周,你不说,我会很生气的。”

        

“有不少人议论,说蔡朝先和陈飞才是合适的人选,都应该来地产公司当副总经理。还说老板有点糊涂了,不仅不提拨蔡朝先和陈飞,还有意的打压二人。”

        

白手听罢,笑看二人,“我打压你们了吗?”

        

二人摇头。

        

“不对,我确实有意的打压你们两个了。”

        

蔡朝先笑道:“手哥,为什么要打压我们两个呢?”

        

“想,你自己想,你们都自己想。”

        

大家还真的想了想。

        

小安说道:“老板这是要先抑后扬。”

        

“小安一语中的。”白手赞道。

        

蔡朝先问道:“先抑后扬?什么叫先抑后扬?”

        

白米白了老公一眼,“真没文化。”

        

陈飞给蔡朝先解释了一番。

        

蔡朝先明白过来,“手哥,我懂你的战略部署了。一句话,听你的。”

        

陈飞说道:“手哥,我也还是那个态度,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白手说道:“在我的战略部署中,是没有投资公司的。将来我会撤销投资公司,并入置业公司,成立新的置业投资公司。投资公司的业务,也会并入新的置业投资公司。”

        

陈飞噢了一声,“所以手哥你提前布局,让我和小蔡互换位置。”

        

“再问你俩一个问题,投资公司和置业公司重要,还是地产公司重要?”

        

蔡朝先说道:“当然是地产公司公司重要,地产公司有六千人呢。”

        

“错了。”

        

蔡朝先忙问,“错在哪里?”

        

白手问陈飞,“飞儿,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

        

白手笑了笑,“再提一个问题。地产公司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陈飞脱口而出,“土地。”

        

“腾飞地产公司有土地储备吗?”

        

“没有。”蔡朝先道。

        

“地在哪里?”

        

蔡朝先噢了一声,“地全在投资公司。”

        

白手耸肩摊手。

        

陈飞叹道:“手哥,还是你厉害啊。”

        

把土地储备交给投资公司,而不是地产公司,是白手的英明举措,是他预设的阻击线。

        

腾飞地产开发公司的章程上,明确了这么一个规定。地产公司自己不留储备土地,而必须交给投资公司。地产公司用地时,需要向投资公司购买。

        

这相当于投资公司掐住了地产公司的喉咙。

        

到这个时候,陈飞和蔡朝先二人,才明白白手的真正用意。

        

“你俩记住了,时刻准备着。”

        

陈飞小心的问,“手哥,你一直在关注他们拉帮结派的情况啊?”

        

“嗯。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不做,并不代表我允许放任自流。这几年,他们搞小团体,但没成气候,对工作也没有影响,所以我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蓉问道:“老板,你要马上采取行动吗?”

        

“不。”白手说道:“接下来这个时期,我不管,老顾也不管。老肖会专门去抓廉租房项目,乔教授也要带队去各市办事处。总公司就剩下老余、老杨、崔永远和江小东四个,我要考验他们四个。也就是说,这是他们表演的时间。”

        

陈飞冲着老婆周蓉说道:“这么一来,你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周蓉点着头问道:“老板,我该怎么做?”

        

“用心去听,用心去看,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

        

“我明白了。”

        

陈飞说道:“手哥,我有一个担心。”

        

“什么担心,你直接说。”

        

“他们要是洞察了你的用意,偏偏不动声色,偏偏不斗起来呢?”

        

白手笑了。

        

“飞儿,你这么说,说明你对人性的了解还不够。”

        

“这话怎么讲?”

        

“人性这个东西,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是不会变化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性格决定命运,也是这个意思。而且大部分人,他们的人性里都有恶的东西,需要法律、道德和环境去约束他们。”

        

“哪另一部分呢?”

        

“人性的另一部分,会随着环境的变化和地位的变迁,不由自主的暴露出来。绝大多数的人,都有得意忘形的毛病。他不想变,环境会逼着他变,他周围的人会逼着他逼。于是,人性恶的一面会爆发出来。”

        

蔡朝先问道:“手哥,我和飞儿也会这样吗?”

        

“也会,但只要有人提醒,必要时打压一下,你们就会幡然醒悟。”

        

“我们要是幡然醒悟不了呢?”

        

白手做了一个手势,“那就两个字,咔嚓。”

        

大家都笑了。

        

白手还真的做了布置,给四个他曾经信任的高管,一个进行充分表演的机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