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她的尿_亭舟相望(限)

       

叶远琛立即挡在温欢年跟前。

        

温欢年感动地望着他的背,轻声喊道:“老公……”

        

叶远琛并没有回头,只是朝后伸出手。

        

温欢年将自己的手放在他掌心,笑着道:“老公,你好爱我啊。”

        

叶远琛轻轻笑一声。

        

温欢年上前跨了一步,和他并肩站着,道:“不过,你别担心,他伤不了我。”

        

她抬头望着无为道人,“你应该没打算在这里动手吧?”

        

“既然如此,咱们赶紧去你准备的地方,别耽搁时间了。”

        

无为道人又拍了拍手掌,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敏锐。”

        

温欢年毫不客气道:“那是因为我修为不比你差,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无为道人盯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不,其实我修为不如你。”

        

“但是我心肠比你歹毒,也比你更阴险。”

        

“而你太过正直,还记挂着这个世界的凡人,所以你最终一定会输给我。”

        

两人打着哑谜,只有叶远琛听懂了,屋子里其他几人却是云里雾里。

        

温欢年看向冯雨笙和房觉,道:“你们先回学校吧。”

        

她扫过冯峰夫妻,对冯雨笙道,“你亲爹和小三后妈三天内必死,死后魂魄会继续受罚,以后你也不用担心再被他们害,也可以放下仇恨。”

        

“至于你爷爷奶奶那边,如果你应付不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冯雨笙感激地应是。

        

而冯峰夫妻却是趴在地上,哀求着温欢年救他们一命。

        

温欢年并没有搭理他们,直接看向无为道人:“走吧。”

        

无为道人也没再管冯峰这对歹毒夫妻,在他眼里,这对夫妻是蝼蚁,迟早要死,他没兴致关心蝼蚁的死活。

        

他动了个小术法,身影很快消失在屋子里。

        

温欢年和叶远琛对视一眼,用术法跟了上去。

        

……

        

只眨眼的功夫,无为道人就停了下来。

        

温欢年和叶远琛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他跟前。

        

“原来是这里。”温欢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道,“上次你在这里布局,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什么阴谋。”

        

这个地方就是之前钱多买的别墅,钱多一家人住进来后全部离婚生病,是温欢年救了他们。

        

后来这里被查出来发生过命案,一家十口都被杀害在这里,变成了一个集煞气、怨气和阴气的地方。

        

之后钱多把别墅推了,这里重新变成了一个山林。

        

温欢年道:“这个地方刚好可以搜集帝都的气运,而帝都又是全国的气运中心,你相当于是把整个国家的气运全部聚拢在这里。”

        

“这里又是青龙位,青龙主阳,拥有镇压的力量。”

        

“我看你把这里当成最主要的施法的地点,是想镇压住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吧?”

        

无为道人大约是没想到她竟然开门见山地点出他的计划,不禁感慨道:“你果然聪明。”

        

温欢年淡淡道:“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无为道人挑眉。

        

温欢年道:“你想抽取这个世界的气运,让你打开传送阵,回到原来的世界。”

        

无为道人跟她对视几秒,道:“你又猜对了。”

        

温欢年冷哼一声:“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完全是在做梦。”

        

“有我在,你别想毁灭这个世界。”

        

“你打不过我,真正比术法,你会死在我手里。”

        

无为道人一点也害怕,嘴角反而勾起一抹笑,道:“可在我死之前,我一定有办法让这个世界的人给我陪葬。”

        

他盯着温欢年,一字一句道,“而你必须要耗费所有力气来杀掉我,肯定再没有力气来救人。”

        

而后他又看了眼叶远琛,道,“至于你的道侣,他确实是个天纵奇才,可惜啊他在这个灵气贫瘠的世界修炼,现在才炼气九层修为,我吹口气都能把他灭了。”

        

温欢年的表情变了变。

        

她知道叶远琛身上的龙气非常霸道,无为道人想让叶远琛死,肯定没那么容易。

        

但无为道人说对了一条。

        

她可以让无为道人死,但恐怕很难阻拦无为道人的陪葬计划,很难拯救这个世界的百姓。

        

无为道人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道:“所以我才说你太过正直,最后一定会输给我。”

        

“因为你舍不得让这个世界的人给我陪葬。”

        

“那么你最终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

        

温欢年深吸口气,道:“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

        

无为道人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道:“我要你身上的修为。”

        

这话一出,叶远琛立即紧紧地抓住温欢年的手。

        

温欢年感受出他的担忧和紧张,连忙安抚似地挠挠他的手心。

        

叶远琛将她握得更紧。

        

温欢年只能凑过去亲亲他的脸,笑眯眯道:“老公,你别担心,咱们可以和他再谈谈条件。”

        

无为道人嘴角勾着邪气的笑:“你们感情真好。”

        

不过他是修无情道的,对于这种情情爱爱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他扫过温欢年,道:“我尝试过启动传送阵,但好像总是差点修为。”

        

“只要我吞噬了你身上的修为,那就一定能打开传送阵。”

        

他吹了吹自己的手指甲,道,“你也知道,我的目的是为了回到原来的世界,只要你肯舍弃你的修为,我可以保留这个世界。”

        

意思很明显,他是想让温欢年舍弃自己的修为,来换取这个世界凡人的命。

        

叶远琛沉声道:“不行!”

        

他并非不在意这个世界的人命,可他也不愿意温欢年舍弃修为。

        

除了担忧之外,他也有顾虑。

        

一旦温欢年舍弃修为,也就代表着没有人再可以抵挡无为道人。

        

而无为道人就像一个疯子,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万一传送阵打开,而他并不信守承诺,还是将这个世界毁了呢?

        

所以他不能叫温欢年冒这样的险。

        

温欢年又挠了挠他的手心,以示安抚。

        

而后她抬头看向无为道人,冷笑道:“你之前就叫其他道士这样试探过我,想让我舍弃修为。”

        

“可你应该也清楚我的选择,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我倒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当着我的面毁灭这一方世界。”

        

说完,她直接动用术法,朝无为道人打了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