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爆乳/春野小神农

     

薛青央黑着脸,眼睛带着火气瞪着箫誉,也不知道是心里窜了多大的火,脖颈上的青筋都突突的,带着一股恶狠狠的劲儿,“我不怕你!”

        

撂下一句话,转头就走,就跟马上要去炸碉堡似的。

        

这话直接给箫誉说蒙了。

        

啥意思?

        

传说中用最刚的态度说最怂的的话那种?

        

箫誉直接朝薛青央的背影吹了个口哨,“想怕就怕呗,我也不拦着你啊。”

        

薛青央大步流星迈出去的铿锵步伐倏地顿住,回头就朝箫誉走,只是在他回头走的同时,顾珞也回头瞪了箫誉一眼,“你少说两句吧!”

        

箫誉一脸委屈巴巴,“你吼我。”

        

顾珞:……

        

尼玛!

        

“我吼你个屁,我这叫吼你?”

        

箫誉继续委屈巴巴,“这还不叫吼我?我带你看星星,我带你看月亮,我和你聊人生,我给你吃烤鱼,你现在就为了他吼我。”

        

顾珞:……

        

这怎么说的我跟个负心汉似的。

        

眼见箫誉一副当真委屈的样子,顾珞心尖有点软,别不是这傲娇小纨绔当真委屈了吧。

        

人家今儿的确是陪着自己哄着自己来着,薛青央抽风确实也没有道理让箫誉跟着受牵连。

        

这么一想,顾珞伸手在箫誉后背捋捋,“摸摸毛,不委屈。”

        

薛青央迈出来的步伐就硬生生的僵硬在那里。

        

看箫誉和顾珞的眼神都带刀。

        

箫誉在顾珞没注意的情况下十分绿茶的朝薛青央挑挑眉,然后又委屈巴巴道:“捋捋毛是揉头,不是拍背,又不是拍奶嗝。”

        

顾珞翻个白眼,好家伙,你还知道拍奶嗝呢,知道的够齐全的啊。

        

“行,捋捋毛,不委屈。”耐着性子又在箫誉脑袋上呼噜一把。

        

箫誉这下心满意足了,眼底都带着亮光,朝薛青央道:“我小红兄弟哄我呢。”

        

薛青央差点当场炸了。

        

转头就走,再也不想多看一眼,唯恐多看一眼自己直接原地暴毙!

        

薛青央前面走,顾珞白了箫誉一眼,“你消停点吧,别刺激他了。”

        

反正顾珞现在走在自己身边又不是走在薛青央身边,箫誉现在心满意足,也不作妖,就跟在顾珞旁边,压着声音轻声在顾珞耳边问,“为什么咱俩关系好他就要受刺激啊,什么毛病?”

        

顾珞看着薛青央的背影,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还需要验证。

        

“我问问他吧,今儿谢谢你。”

        

箫誉笑道:“和我客气什么,别客气,你要慢慢接受把我当成自家人那样,咱俩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顾珞深吸一口气,十分真诚的道:“你可真是个好人。”

        

箫誉……

        

这就收到好人卡?

        

就挺突然。

        

“那案子……”

        

“明儿我去刑部那边问问什么进展了。”

        

两人的声音异口同声响起,顾珞笑着停下自己的话音,等箫誉说完,她道:“行,三天后我还要去宁国公府,到时候你们太子爷也去,你去么?”

        

箫誉就道:“我倒是想去,但是不得空啊。”

        

瞧着顾珞的神情,他想了一下,又问,“怎么?你想让我去?”

        

顾珞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箫誉如果去,她肯定高兴。

        

“你忙就先忙你的,正事要紧。”

        

箫誉动了下嘴角,又没说什么,只嗯了一声。

        

从城门口到同济药堂按理说挺长一截路,但箫誉只觉得还没怎么走呢就到了。

        

今儿俩人一起待的时间够长了,箫誉唯恐得寸进尺就露出马脚,也没干多耽误,干脆利索的挥手再见。

        

等箫誉一走,顾珞进门反手将同济药堂后院大门插好。

        

院里,月色下,薛青央单薄清瘦的身影犹如一道劲松,挺拔的戳在那里。

        

“唠唠?”顾珞一面朝里走一面道。

        

这院子原本就是给试训学徒住的,现在就她和薛青央俩人,又是大半夜的,也不用太过顾及。

        

薛青央嘴唇抿成一条细线,跟个钢索似的,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珞随意瞥他一眼,“你要是想说,咱就唠唠,你要是不打算说,你就自己个憋着,但别在我跟前发疯,也别在我朋友面前发疯。”

        

薛青央梗着脖子,心头激荡的情绪让他大口喘着气,肩膀胸膛都一鼓一鼓的。

        

“朋友?你和他才认识几天就是朋友,别和我说你们早就认识,你们分明是你上京那天才刚刚认识的。”

        

顾珞挑了一下眉梢,“呦呵,调查我?”

        

“没有!”薛青央脱口否认,说的怒火冲天,“你知道他是谁么你就和他称兄道弟,还大半夜的和他出城,除了他的名字你换知道什么,那名字,你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吧!”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顾珞冷着脸看着她。

        

薛青央气的一鼓一鼓的。

        

“大山子是你朋友,大河子是你朋友,你出诊都带着他们,箫誉是你朋友,你有烦心事你有不高兴你都找他,都是你朋友,就我,我什么也不是!”

        

他发泄一般,如同一头发疯的猛兽,低沉的嘶吼着。

        

顾珞看着他,火上浇油,“对啊,你的确什么都不是,你只是薛茂林的孙子,而我家恰巧有长辈认识你爷爷,仅此而已。”

        

薛青央眼睛发红,他看着顾珞,“你家有长辈恰巧认识我爷爷?你家哪个长辈?你爹爹顾奉元么!”

        

顾珞看着薛青央,忽的眼神一凛,目光落向薛青央背后的房顶。

        

房顶上,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顾珞低垂的手指捻了一下,俯身顺手在地上捡了两颗石头子儿又缓缓的站起身来。

        

等到那黑影又冒头的时候,顾珞忽的将手中的石子朝着房顶弹射出去。

        

“砰!”

        

石子最终落在房顶上,发出声响。

        

薛青央顺着声音看过去,他倒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当顾珞是心中有火或者不愿意正面他的问题所以才扔石头子玩。

        

他自己也因为一时冲动口快说出了不该说的,有些懊悔。

        

低着头抓了一把后脑勺,发了火,说了话,现在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珞一颗石头子儿扔出去,目光从房顶方向收回,看着薛青央,“不说了?”

0

更多精彩

禁忌h乱_小黄文h学长

2021年10月8日 小羽 0

      王建之死引发了轩然大波,都统制张中孚恼羞成怒,立刻找到了完颜兀术,要求严惩郑平,下午时分,完颜兀术派人把郑平叫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