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肉肉高H/高H肉厨房

与赛洋的诉讼已经进入审理程序,法院主张调解,尽量减少双方损失,可是安美森一方咄咄逼人,只要求退定金、落实违约责任。

        

案件开庭判决还要一段时间,但赛洋科技彻底停摆了,全体工人放假,只留下几位高管和值班的保安。

        

打官司由王嘉琪负责,王嘉琪的真实身份属于兴海科技,他代理过专利诉讼,代理买卖合同诉讼还是第一次。

        

不过小伙子挺在心的,这官司也不可能输,由他们折腾就行了。

        

反正这么下去,赛洋早晚拖死。

        

这段时间,陈立东在忙着做系统任务。

        

8月初,系统升级完毕后,又扔给陈立东10个蛋。

        

这批仆从又被陈立东带到了远东,先跟着王宏斌混个身份、练练级别。

        

小老板给这些起的名字也讲究:都姓陈,看看这些人吧,似乎有点串色,但还是像毛子,老板却给起华夏名字,不知道是咋想的。

        

中间排“玄”字,第三个字分别是“万、众、一、心、齐、奋、斗、奔、小、康”,有些字用的谐音,比如陈玄义、陈玄贲、陈玄晓。

        

王宏斌似乎见惯不怪了,他其实在想:小老板肯定有大背景,这是委托他“代管”的第二批人了。

        

据说苏熊时期,有座西伯利亚特种部队训练营,用非人的手段折腾士兵,练废了的不在少数。

        

交给自己的这些人,身强力壮却有点痴捏呆傻,可是呢,过上一段时间后,学习和工作能够快速恢复。似乎是正常人,却不善与普通人交流,倒是先后这三批人之间很合群,这么一分析,肯定是一个训练营出来的啦。

        

想到这儿,王宏斌不敢往下想了,万一哪天自己不小心泄露机密,会不会被人道毁灭?

        

————————————-

        

工业助手系统已经到了1.3版本。大的变化没有,支线任务还是3个。

        

这次的任务有一个共同主题:品牌。

        

来看看,都是些啥内容:

        

任务1:树立品牌意识,在旗下公司建立品牌运营机构,培养专业人员,进行制度设计,构建品牌体系。完成时限:100天。奖励:产品评价指标体系模板1套。惩罚:扣除系统金币2000000个。

        

任务2:加快实施品牌战略,成功开展一次品牌营销活动,从品牌特征、品牌传播、品牌管理、品牌销售四个方面发力,加快品牌形象的确立。完成时限:200天。奖励:产品品质管理系统模板1套。惩罚:扣除系统金币2000000个。

        

任务3:通过品牌战略的实施,使旗下某一产品在市场上获得较高认知度,该产品品牌在宿主所在时空某一地域获得较高评价。完成时限:1年。奖励:产品监控中心1座。惩罚:系统设备兑换所需金币翻倍,物资回收收益减半,持续时间12个月。

        

看着任务内容,陈立东不由得苦笑起来。

        

自己就是一名中师生,要学历没学历、要技能没技能。

        

大好的青春啊,都被系统任务所占用,被这玩意逼着学冶金、学机械、学设计、学工艺,损耗多少脑细胞啊。

        

多想放弃任务,旅旅游、炒炒股、泡泡妞、养养娃,不香吗。

        

可是被系统上了身,他就下不去了。

        

这就是: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系统岁月催。

        

一晃,重生三年了。

        

搞了三年实业,确实应该打造自己的品牌了。

        

分析任务1,关键词是设机构,

        

招专人、定制度、建体系,还是那个道理,专业的事儿必须由专业的人来干。

        

于是,陈立东开始呼唤罗胖子。

        

跟罗浩说了关于品牌战略的想法,罗浩也非常赞同。

        

“早就该建立自己的品牌。看看你的电机厂,还用着盘山的名字;抽油机挂着蓟市石化机的铭牌;出口到太阳国的钢板,被打上了‘住友’的批号;加工的轧钢设备,干脆连个牌号都没有。

        

这么说吧,出了蓝市,没人知道我们的名字,简直土作坊一个……”

        

陈立东赶紧打住话头:“行了浩哥,别挖苦我了。咱们就是发展的太快,没空琢磨。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都在考虑,但是没人来弄啊,要不你来操作?”

        

罗浩蹭一下坐直了身子:“别,我可一会儿没闲着。再说,我对这一套也不熟,我给你找个明白人吧。”

        

“抓紧,给你两周的时间。找不来人你就亲自给我干。”

        

“行。对了我明天回趟家,燕京的房子好久没去打理了。”

        

“去吧。”

        

————————————-

        

燕京一条深巷里,汪佳茵躺在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现代广告活动理论与操作》。

        

这是她导师刚刚刊印的一本工具书,汪佳茵也参与了某些章节的编辑。

        

汪佳茵大学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商学院,又到燕京广播学院新闻系进修,刚刚获得了法学硕士。

        

燕京的初秋,下午依然燥热,头顶的吊扇搅得汪佳茵更加心烦意乱。

        

她住的宅子,是表姐温晓宇的家。温晓宇到蓝市工作后,很少回来,这里几乎成了汪佳茵的独立闺阁。

        

上午,汪佳茵接到哥哥汪佳讯的电话,说给她安排好了工作,让她赶紧回华东师范报到,就任商学院的助教。

        

汪佳讯比汪佳茵大两岁,同样毕业于华东师范商学院,五年前选择了留校任教,现在也是助教。

        

汪佳讯对妹妹很疼爱,华东师范大学在沪市,今年被列入“211工程”国家重点建设大学,无论硬件软件还是学术环境,都非常优越。

        

可汪佳茵不想从教,当年从华师大毕业她就有机会留校,之所以跑到燕京读研,就是想换个环境,离那个妹控远一点。

        

在新闻系这几年,汪佳茵接触了不少企业老板,也跟着导师参与了几个企业的营销策划。

        

最近几年,华夏消费市场空前活跃和繁荣,广告行业更充满着活力和激情。

        

汪佳茵亲眼见证了秦酒拿下央视标王后知名度一夜暴涨,迅速成为华夏最畅销的白酒。

        

前两天她跟着导师参加一场活动,秦酒老总现场说:“去年,我们每天向央视开进一辆桑塔纳,开出一辆豪华奥迪;今年我们每天要开进一辆豪华奔驰,争取开出一辆加长林肯。”

        

还有鲁省的三珠,靠着营销战略,企业创办仅两年,销售收入就达到了20个亿,增速为1600%。

        

现在的汪佳茵,的确想回到沪市,但不是去从教,而是打算投身广告行业,闯出一番天地。

        

正在烦躁间,忽然听到院外的门开了,汪佳茵支起身子,隔着窗户看到,表姐温晓宇走进了院子。

        

汪佳茵穿上拖鞋迎了出去,“姐,你怎么回来了啦?”

        

温晓宇假装嗔怒道:“我的家,怎么就不能回来了?屋里藏了人了?”

        

“哎呀,姐,你说啥子嘛?咦,回来一趟,也没想着给人家带点东西。”汪佳茵抢过温晓宇的包包

        

,翻了翻,里边都是温晓宇常用的东西。

        

温晓宇走进自己的卧室,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嗯……你姐夫一会儿也回来,兴许给你带了东西,你等着吧。”

        

“真的啊?耗子哥也回来?

        

诶,他跑到蓝市去干啥了?不会是为了追你吧?

        

哎呀,外边这么晒,你都不来擦防晒霜的呀!

        

瞧瞧,你这脸都晒黑啦!”

        

汪佳茵坐到温晓宇身边,端详着表姐的脸发出一声感叹。

        

“真的吗?”温晓宇连忙起身,光着脚去照镜子。

        

这一年来,主持着几十万人的大区,进社区、入车间,各种事务繁杂,早就忘了自己的性别,哪有功夫护理?

        

今天一大早她就开车从蓝市跑到燕京,区里有几家陶瓷厂上了黑名单,9月底前被强制关停。

        

关是关了,但是后续还要处置,至少给工人们找条出路。

        

温晓宇打算利用场地、设备、现成的员工,转产别的项目,具体做啥,她心里没底,就跑回燕京寻求支持。

        

这时,温晓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觉着晒黑了一般,正所谓:顾影自怜,我见犹怜。

        

傍晚的时候,罗浩顶着一脑门汗进到院里,送他的司机开始往院子里拎东西。

        

有虾、蟹、鱼、鲜肉,还有几样水果和蔬菜。

        

汪佳茵在一旁看满脸诧异:“耗子哥,你这是干啥子?”

        

“做饭啊,你姐最近累坏了,我要弄几个拿手菜,给她补补身子。”罗浩进了厨房,看着灶台咂舌不已:

        

“空荡荡来去无牵挂啊,茵茵啊,你就不兴学着下厨房?”

        

汪佳茵白了他一眼,说道:“这话你敢对我姐说吗?我也准备找你这样子的,被人伺候着多舒服。”

        

罗浩回头,走到门口,叫住司机,不知道从哪掏出纸和笔,吩咐道:“我这儿还差几样东西,你到附近的市场去买一下。”

        

等司机走远,罗浩回来继续打理厨房,洗菜做饭。

        

坐到饭桌时,汪佳茵拿起筷子说道:“姐,耗子哥,你们为啥子不去下饭店?”

        

罗浩给老婆夹了段肋排,感慨道:“这样有家的感觉啊。”

        

第二天是周末,罗浩早早起来清扫院子,温晓宇难得睡个懒觉。

        

汪佳茵没赖床,跟着罗浩拔院子里的草。

        

“耗子哥,我哥让我去当助教哩,可我不想去伐。”汪佳茵说话带点沪市的口音。

        

“那就别去呗。”罗浩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小姨子聊天,一边在想去哪儿给陈立东找懂品牌营销的。

        

这年头,广告业很火,但营销手段很粗糙,罗浩这个外行都有点看不上。

        

“耗子哥,我想开个广告公司,侬帮我参谋参谋好伐?”

        

“参谋啥……你说啥?想开广告公司?”对汪佳茵的话,罗浩开始没当回事,忽然反应过来,这小姨子似乎毕业了。

        

连忙问:“你懂广告?你不是学新闻的吗?”

        

汪佳茵嗔怪道:“哎呀,耗子哥,你真是拎不清咯,阿拉学广告的,我导师是田杰青教授,阿拉刚刚出了一本广告理论书刊,好厉害哩!”

        

“当真?”

        

“曾呃!”

        

罗浩站起身端详着小姨子,笑道:“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茵茵啊,我和你姐明天回蓝市,你要不要去散散心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