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破瓜H文&精水的灌溉跟h

        

眼见谭云天又是这样,萧寒真想再骂一句老不死的。

        

不管做不到的到,也得说出来才行啊!

        

只有说出来,知道应该怎么做,大家才能一起想想办法,看看还没有补救的可能。

        

这踏马什么都没做,自己就先没有信心了,还共抗个屁的魔族。

        

若是外面的人类都这个样子,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好了。

        

“能不能做到,咱们先不去管这个。”

        

想着以后可能还要依靠这个老家伙,萧寒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继续说道:“至少这封印,还能镇压深渊魔主几个月。”

        

“您说的办法或许真的很难做到,但镇压魔族不仅仅只是您一个人的事情。”

        

“现在我们已经来了,消息也能从这里带出去。”

        

“或许您老看不上我们的实力,但暴风城,寒冰城,还有御海城那边,我们也都可以去通知的。”

        

“集合所有人族的力量,我就不信没有办法继续镇压深渊魔主。”

        

“哎,这事哪里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谭云天轻轻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若是有办法,我也不至于困在这里。”

        

“不过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这边九座满是裂痕的冰雕,想必你也都看到了,它们是九渊炼魂阵的阵基。”

        

“想要继续镇压深渊魔主倒也不难,把这些阵基全都换掉就行了。”

        

“换掉阵基?”萧寒有些懵逼,不由得再次四处打量了一眼,连忙问道:“谭前辈,你能没开玩笑吧!”

        

“这阵基怎么还能换?”

        

“冰雕既然是九渊炼魂阵的阵基,一旦缺少其中哪怕任何一个,阵法也会立刻不稳吧!”

        

“以深渊魔主的能力,还不得立刻爆发,强行冲破封印?”

        

“那倒不至于,又不是一起换。”谭云天轻声说了一句,耐心的解释道:“这种阵法自从出现以来,已经七千多年了。”

        

“九渊炼魂阵中的九渊,其实也就是九种深渊魔物。”

        

“而且这些深渊魔物还都必须都有帝尊级的实力,才能利用阵法的力量,强行抽取它们体内的力量,用来镇压深渊魔主。”

        

“但经过七千年岁月的抽取,这些深渊魔帝体内的能量,几乎都已经被抽干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萧寒眼中闪过一抹无语,继续说道:“想要继续镇压深渊魔主,就得再活捉九个深渊魔帝过来?”

        

“嗯。”

        

谭云天脸上闪过一抹苦涩之意,继续说道:“这阵法建造之初,燕长空宗师也想到了今天的情况。”

        

“所以在建造的时候,也留了一些后手。”

        

“现在的这九个深渊魔帝,还没有彻底的死亡,一旦有新的魔帝被抓过来,就可以强行抽取其中一个魔帝的所有生命力。”

        

“而后强行镇压深渊魔主三分钟,有这时间作为缓冲,已经足以换下一个阵基了。”

        

“是啊,足以换下一个阵基了。”萧寒满脸无语的回了一句,继续说道:“可这深渊魔帝,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活捉的。”

        

“听说七千年前魔灾,几乎把所有的地脉,灵脉,还有龙脉全都打烂了。”

        

“而这几千年来,人类强者的数量也急剧下降,甚至已经有一千多年,再也没有出现过战神,法师,龙骑士之类的顶尖职业者了。”

        

“嗯,的确是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谭云天点点头,继续说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说这个方法即便说出来,也同样等于没说。”

        

“所以你们的出现,我虽然很高兴,但却不希望你们进来。”

        

“天选之人既然已经出世了,未来的人类也未必没有再次击退深渊魔族的能力。”

        

“七千年前的断渊大人,燕长空宗师,其实也都和你们一样,都是应劫而生天选之人。”

        

“只要能够不骄不躁的稳步修炼,大概有个三年五载,你们应该就能修炼到战神,法神,箭神,甚至龙骑士那样的程度了。”

        

“可现在,因为你们的鲁莽,深渊魔主最多再有半年就能破封而出。”

        

“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会是它的头号追杀目标。”

        

“哎,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啊!”萧寒叹了口气,满脸郁闷的说了一句,随即立刻又道:“不过这深渊魔主,就真的没有办法彻底杀死吗?”

        

“彻底杀死?”

        

谭云天低声说了一句,有些无力的继续说道:“若是能够彻底杀死,又何苦将它们封印在这里。”

        

“难道就连圣灵也杀不死它们吗?”眼见谭云天疑惑的样子,萧寒立刻解释道:“我在御海城那边,曾经找到过一处灵脉。”

        

“而在灵脉深处,也遇到过一个圣灵级的玄蛇。”

        

“若是将玄蛇大人请过来,有没有可能直接杀死这冰岛下面的深渊魔主。”

        

“玄蛇?”谭云天有些意外的看了一下寒枭,摇头轻声说道:“你看错了,那可不是什么玄蛇。”

        

“御海城那边我知道,那是龙首蛇尾的玄武大人。”

        

“如若他能来这死寂洞窟,确实能够继续镇压深渊魔主,但想要将其杀死就不可能了。”

        

“不然在七千年钱,早就可以这么做了。”

        

“可以镇压就好。”萧寒脸上闪过一抹激动之色,连忙说道:“我和他还是熟识,现在就过去一趟把它请过来。”

        

“反正他成天都在睡觉,将其请过来应该不会太难。”

        

“别去了,玄武大人不可能过来的。”谭云天连忙说了一句,继续又道:“御海城的那座灵脉下面,同样也镇压这一个深渊魔主。”

        

“而且那个深渊魔主的实力,比死寂洞窟这个还要强。”

        

“那边也有一个?”萧寒有些懵逼,楞楞的说道:“难怪我当初告诉它,深渊血皇逃出来了,它却理都不理。”

        

“原来那座灵脉下面,镇压着一个更厉害的呀!”

        

“是啊!”谭云天感慨的说了一句,继续又道:“据说深渊世界一共有九层,而深渊魔主也有九个。”

        

“死寂洞窟下面镇压的这一个,据说是第八层的深渊魔主。”

        

“可惜作为阵眼的冰灵脉快要溃散了,不然深渊魔主想要挣脱出来,至少还需要百十年。”

0

更多精彩

阴暗的他po/浪荡欲妇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叶秋重生过来,不想和这样的家人虚与委蛇下去,更不想再继续负担这对没有良心的弟妹,所以果断的选择躺平,在家里混吃混喝。    &nb […]

货车上的公憩&妇欲欢公爽婷婷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冉红军的声音很大,虎平涛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从椅子上站起,带着内心的澎湃和惊喜,以及外表的镇定与严肃,转身走向前台,与其他几位被叫到名字的人站成一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