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灌满白浊h_尿壶h

“谢铭你…一直都是这样呢。”

        

“?”

        

谢铭眨了眨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一直在问着我的决定,我的想法。可你却从来没有说过,你对我有什么想法,你希望我怎么去做。”

        

爱蜜莉雅缓缓抬起头:“谢铭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的期待吗?”

        

“………”

        

说实话,谢铭此时非常的疑惑。他实在有些掌握不准,爱蜜莉雅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是想询问自己对她的期待吗?

        

是在隐晦的寻求自己,只要自己愿意相信她,她就愿意再次去挑战吗?

        

但不管是哪个,在谢铭看来,其实都挺奇怪的。

        

可有件事他还是明白的。 

        

试炼对爱蜜莉雅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上许多。

        

这样的答非所问,只是在消耗着彼此的耐心而已。既然状态不对,那就休息吧。

        

等休息好了,精神状态恢复了,再好好聊聊。

        

“爱蜜莉雅你,是不是有些累了?”

        

“……..”

        

爱蜜莉雅并没有说话,只是再次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累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没有得到回答,谢铭也只能到此为止。从椅子上站起身,朝着屋外走去:“晚安,等你休息好后,我们彼此再好好聊聊吧。”

        

“……..”

        

看着谢铭离开房间,爱蜜莉雅将脑袋埋入到了双膝间。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帕克….你在哪里….”

        

——————————

        

“谢铭大人。”

        

见到谢铭从里屋中出来,雷姆轻声问道:“爱蜜莉雅大人的状态如何?”

        

“估计累了吧。”

        

谢铭叹了口气:“现在就让她好好休息,雷姆,今晚要麻烦你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名男性,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雷姆来做的。

        

“嗯。”

        

雷姆点了点头,温柔的说道:“请放心交给我,谢铭大人。”

        

“谢铭大人也是,早点休息。”

        

“嗯,我会的。”

        

揉了揉雷姆的脑袋,谢铭走出了木屋。门外,拉姆正靠着栏杆等着自己。

        

“终于出来了啊。”

        

“让你久等了?”

        

“是的,没错。真是个没礼貌的男人,既然让淑女在门外等你这么久。”

        

“谁让你在门外等了啊?”

        

谢铭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进去等不也行吗?”

        

“迟钝的男人。拉姆正是因为不想让雷姆知道这件事,才特地在外面等的。这点小事,还需要拉姆告诉你吗?”

        

“好吧好吧,说不过你。”

        

无奈的耸了耸肩,谢铭示意了一下前面:“那我们,边走边说?”

        

拉姆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朝着森林小道上走去。谢铭则是自觉的跟了上去,嘟囔道:“我总感觉,你是特意来拿我出气的。”

        

“不,并没有这么回事。”

        

拉姆面无表情的说道:“拉姆并没有因为你为难罗兹瓦尔大人,而特地过来为难你。只是单纯的有事情找你而已。”

        

“我就当是这么回事吧。那么,你的事情是?”

        

“………谢铭…大人你,对罗兹瓦尔大人的事情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喊不惯就不要勉强自己喊了,我们独处时直接叫我谢铭就行。”

        

翻了个白眼,谢铭淡淡的说道:“关于他啊,大体上都了解了吧。前后花费400年,不断借着直系血脉的身体移植灵魂,想要让艾姬多娜复活,回到过去的生活。”

        

“被过去束缚的可怜虫。”

        

“没错,罗兹瓦尔大人是被那个女人给束缚住的可怜虫。”

        

“嚯…..”

        

谢铭有些揶揄的看了拉姆一眼:“没想到,你居然会对他做出这样的评价啊。”

        

“当然。”

        

“不过拉姆说也就算了,你这么评价罗兹瓦尔大人,拉姆还是很生气。你不要躲,让拉姆踢你一脚。”

        

“喂。”

        

“开玩笑的。”

        

嘴角微微翘起,拉姆接着问道:“那么,罗兹瓦尔大人把关于我们的事情,也告诉你了吗?”

        

“你们的?哦…..”

        

“看样子是告诉你了啊。”

        

拉姆叹了口气:“没错,当时故意诱导魔女教来袭击我们村子的,就是罗兹瓦尔大人。”

        

“在接纳我和雷姆后,罗兹瓦尔大人并没有对我隐瞒。因此,知道一切的我非常的憎恨他,想要杀了他为族人报仇。”

        

“但失去角的我,是做不到这件事情的。不过在看到我的表情后,罗兹瓦尔大人这么对我提议了。”

        

“你非常的憎恨我吧?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也愿意,付出自己这条命让你报仇。但,在我完成我的目的之前,你需要成为我的道具,为我所用。”

        

“于是,我们签订了契约。”

        

“如果事情的发生,符合福音书上所记载的文字的话,那么我就一直是罗兹瓦尔大人的道具。”

        

“但如果,事情的发生脱离了福音书的记录,那么罗兹瓦尔大人的一切,就归我所有。”

        

“我想要复仇,就只能依靠这个,所以我答应了。”

        

“然后….”

        

“在朝夕相处中喜欢上罗兹瓦尔了?”

        

“……真不知道雷姆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拉姆瞪了谢铭一眼:“这样的事情,是能直接说出来的吗?”

        

“是是是。”

        

谢铭没好气的说道:“你家罗兹瓦尔最棒了,这样行吗?”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呀咧呀咧….”无奈的叹了口气,谢铭淡淡的问道:“那么,你找我,就是想要履行你和罗兹瓦尔之间的契约?”

        

“毕竟,现在发生的事情,应该早就脱离福音书的记录了。”

        

“嗯,没错。但…..”

        

拉姆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罗兹瓦尔大人,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尤其是,知道那个女人的确还存活在那个墓所之中后。”

        

“所以,哪怕一点也好,我想要解开罗兹瓦尔大人身上的束缚。可现在的我,是做不到这件事的。”

        

“谢铭,你….”

        

“嗯,我会帮你的。”

        

“!!!!”

        

拉姆猛地转过身,有些惊讶复杂的看着谢铭:“真的?”

        

“真的。”

        

“可你不是和罗兹瓦尔大人之间,有着交易吗?”

        

“并不影响啊。”

        

谢铭眨了眨眼睛:“如果他想要的话,我的确可以马上将艾姬多娜从墓所中拖出来。可他不想要,那就让我慢慢的来呗。”

        

“除此之外,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和我无关。”

        

“我需要保证的,就只有他到最后能和艾姬多娜见面就行。”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居然这样履行交易。”

        

“这句话,请你也对罗兹瓦尔说说。”

        

“不要。”

        

“啧,你这女仆真是….”

0

更多精彩

高H肉湿&白浊灌满h强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她想和许昭一比高下就是坦坦荡荡的,并不避讳,这也是她内心的一个小坎,她想迈过去,所以正视这个心里的小黑洞。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