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奶头好大/医生奶头h

     

“叭?”

        

小姑娘歪着脑袋,不明白,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一旁的侍官。

        

侍官脊背猛的一僵,还不等她开口说话,他拎着鸡转头就出了宫殿,仿佛身后有鬼在追:“君上,属下突然想起来,我家也有鸡要喂,就先退下了……”

        

眨眼间,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连带着他手上的那只小黄鸡。

        

小姑娘瞬间就急了,小手指着侍官离开的方向,找她爸爸:“叭叭叭叭叭叭。”

        

我的鸡!

        

我的小黄鸡!

        

“叭什么叭!” 

        

刚刚还心情不错的俊美男人这会脸阴沉的跟什么似的,手指掐着她的小肥脸,冷冰冰的开口:“你再给我叭个试试!”

        

小姑娘:“……”

        

……

        

万事开头难,只要迈出了第一步,会说了第一个字,之后就容易多了。

        

于是,扶桑喂鸡的中途,还不忘给她远在锦鲤族的王嫂发去了传音,传达了这一喜讯。

        

然而,晨早的事情,也不知是被谁走漏了风声,不出多时,整个桃源之地上下,乃至将近整个神界,都知道,芙小主会说话的事情了。

        

当然,也无需谁刻意的走漏,又或许,压根就没人刻意的传出这事。

        

主要是一个中午下来,他们的小殿下看到谁,都高兴的“叭叭”两声,他们想不知道她会说话了都难。

        

而对于那些不知“爸爸”这称呼为何意的宫人宫女们,自然是真心实意的为他们的小殿下而感到高兴。

        

但那些知道这称呼为何意的那些大臣们,脸却是青的不能再青了。

        

只要是看到他们小殿下的身影过来,保准立马转头就走。

        

有些甚至还称抱病,说明日、后日、大后日、大大后日恐怕都不能来上早朝了。

        

生怕晚了一秒,被叫上“爸爸”之后,他们就会被他们那心眼极小,报复心极强,还特睚眦必报的君上给盯上。

        

而且,他们也不敢担这个称呼,更不敢当小殿下的父亲。

        

自然是能避则避。

        

当然,他们并不觉得,他们的君上会有耐心一步一步的教幼崽说话,顶多给她找个教习的仙官。

        

不过,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的仙官,教他们小殿下叫爸爸就叫吧,怎么就不再多教几个其他的称呼呢。

        

害的他们现在看见小殿下就怕。

        

不过,话说回来,除开说话这一缺陷和长得傻乎乎,看着就不太聪明的样子外,其他方面,他们的小殿下还是得到了他们君上的真传的。

        

尤其是自身的魂力和气运上。

        

其实一开始,那些大臣并不觉得他们的小殿下蠢笨,反而觉得她自身的魂力天赋简直惊为天人。

        

因为他们还从未见过,刚出生的幼崽,会使用魂力,自己给自己变出衣服来穿。

        

而且变出来的衣服,还十分的精细华美,除了大小不同外,其他方面,都跟他们君上身上穿着的相差无几。

        

可见他们的小殿下在蛋壳里,就能观察外界的一切事物了,甚至还观察的十分仔细。

        

而由魂力变出的衣裳,上面的纹路细节,绣纹走线,该有的都有,对魂力的控制更是强悍。

        

这般天赋极高,灵智极高,整个神界都从未有过像她这样的一例,说是千万年难见的天才都不为过。

        

尤其是当他们知晓,她身上的那件衣裳,并不是由魂力所变幻而来,而是具有“心想事成”近乎天道般存在的言灵者制造出来的——

        

她在蛋壳里,想跟爸爸穿同一件衣服,于是,就有了那件小一号的衣裳。

        

那些大臣们激动的差点当场昏厥过去。

        

可这并不是件好事,尤其是,他们的小殿下年岁还小,脑瓜子也不是特聪明,这继承了父母双方最优质的天赋,她并不会使用。

        

而庞大的魂力也在她小小的躯体里到处乱窜暴走,她完全不会梳理这些魂力,时不时疼的直吸气。

        

最后,还是夜蘅眉头紧皱的将她的魂力给一点点封印住,疼痛才不再席卷而来。

        

但封印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如此庞大的魂力。

        

少说都需要一百年的时间。

        

于是,这一百年的时间里,整个王宫鸡飞狗跳的。

        

尤其是小姑娘成长的速度还很快,前几天还话都说不出一个字,只会啊啊啊,要么就是叭叭叭,教她一个字,得用上半天的时间。

        

但转头到了第二、第三天,她不仅能站起来走路了,还能清楚的叫爸爸了,人也大了一圈,看着更白嫩可爱了。

        

等又过了几天,她已经能跑能跳,认的字也更多了。

        

虽然这成长速度还远远比不上其他幼崽,其他幼崽出生当天,就会说话会跑了,有些连诗都会做了。

        

但那些大臣已经非常佛系了,只要他们的小殿下会说话,会跑会跳,不是个智障,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之前小姑娘还未开灵智的时候,做什么都靠本能,现在会说话了,开始有自己的思想了,而她自身的魂力也随着年岁的增加,不断的增长。

        

言灵者的影子在她身上愈发的明显。

        

有夜蘅在场,小姑娘还不敢乱来,但只要她爸爸不在,她的小心思就多了。

        

宫人一个没看着,整个宫殿差点被无数凭空出现“叽叽叽”的小黄鸡给淹没了。

        

小姑娘沐浴在鸡的海洋里,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鸡,怀里还抱着个肥肥的鸡妈妈,整个人都高兴极了。

        

夜蘅这时正巧从外面回来。

        

不出意料,小姑娘被打的很惨很惨。

        

大概有一段时间,她都不想再见到她的小黄鸡了。

        

转眼间,五十年过去了——

        

宫殿内。

        

刚去人间游玩了一圈的扶桑痛苦无比的进来:

        

“王兄,梨梨的魂力什么时候才能被彻底的封印啊?你能理解那种,一回到屋子,几百万只鸡朝你跑过来的那种恐怖的感觉么?”

        

几个大臣一本正经的作揖:“扶桑殿下,先来后到。是我们先来找君上的。”

        

说着,几位大臣又转过了身去,老泪纵横,声声悲切:

        

“君上,小殿下的魂力什么时候才能被彻底封印啊?您能理解那种,一回到屋子,几百万只鸡朝您跑过来的那种恐怖的感觉么?”

        

扶桑:“…………”

        

没错,小姑娘在多次被打之后,学聪明了。爸爸小气,不让养小鸡,她就把小鸡养在别人的宫殿里面了。

        

?  ?【五十年一笔带过啦,就是梨梨学说话长大的过程,知道就好了,不是重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