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小嫩苞h_攵女合集小说

看着那头盔上那闪着诡异红光的三只电子眼,看着吕西安顶着他那颗畸形的大脑袋在天空放晴后突然出现,伊万诺夫不由微微一怔。

        

再看周围还有越来越多挣扎不已、狂躁难耐、却总归仍算是听话的正式狂暴参赛者们相继出现,明确将自己包围在内,伊万诺夫先是脸一冷,后却也越来越兴奋、越来越狰狞,凶恶笑道:

        

“怎么,这么快就想和我打了?呵,无所谓啦,反正我目标一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场比赛的冠军!其他人也好,你也好,迟早我都要将你们全部杀死!”

        

而看着张开一双如魔利爪、散发出越来越恐怖威压的伊万诺夫,吕西安头盔下的表情依旧淡定,也依旧狰狞,同样凶恶地笑着警告道:

        

“伊万诺夫,我劝最好你马上停下来,乖乖听我安排!你还不知道吧?在这场比赛中,相比什么无聊的冠军,我们可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任务要做呢!我实话告诉你,这场比赛就是贵族内务委员会做的一个局!”

        

伊万诺夫闻言又不由一惊,气势登时就是一滞,警惕地、惊疑地,默默看着吕西安,并默默等待。

        

在卡缪拉,贵族内务委员会的大名,比任何黑恶势力的都有震慑力。

        

而吕西安也没趁机缩紧包围圈,也静静等待。

        

可过几分钟,不仅吕西安,连伊万诺夫都没收到上头的明确指示。

        

如此,伊万诺夫的表情,就又变得愈发狰狞、凶恶和兴奋难耐。

        

伊万诺夫相信: 

        

现既天已放晴,加上周围的建筑物都已基本被蓝甲骑士那龙卷风般的两挺机炮夷为平地,上头不可能没看到他与吕西安间的对立、争执,也不可能听不见他们间的对话。

        

那样上头还没任何指示,就只能说明,吕西安不过是在胡说八道,只是想用谎言欺骗、暗害他罢了。

        

且伊万诺夫还相信:

        

吕西安一定会为他的自作聪明付出惨重代价!

        

他才不会因这样的小伎俩就心怀任何犹豫,马上无情出手。

        

而实际上,贵族内务委员会的那两个特务,不是不想发出“任务为重”的明确指示,却是说不出口。

        

吕西安不仅虐杀了帕夫诺维奇手下的全部研究员和帕夫诺维奇本人——一个高高在上、往日绝不容任何猿人轻易冒犯的贵族,不仅犯下绝不能让他好死的罪过,帕夫诺维奇等人还是在他们两人的无意帮助下被一网打尽。

        

故勿论是出于贵族的尊严,还是出于对帕夫诺维奇的愧疚,又或是对帕夫诺维奇背后家族的担忧,他们都说不出“你快听吕西安的”之类的话。

        

且一见吕西安和伊万诺夫附近,那么多刚刚还在发狂的正式参赛者们,现竟都既狂躁、又安静地等待着吕西安的下一步命令,两人就皆放下心来,知道药剂至少没叉子,确能让吕西安更好地统帅狂暴者们。

        

何况两人已完全确定:

        

吕西安正是为向老城区、为向所有曾欺辱过他的幸福之人复仇而来。

        

那么,他们的计划,也不管怎样都会走上正轨,应该再不会出什么偏差了。

        

至于伊万诺夫。

        

两人皆不认为伊万诺夫能有什么胜算,以及有破坏他们计划的可能,就皆一言不发。

        

而伊万诺夫的性命什么的,连他的主管教授斯维托奇,好像都不怎么关心啊!

        

二人相继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斯维托奇,正看到斯维托奇竟也完全不看伊万诺夫那边,却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赛场中的另一处地方,好像一点都不怕伊万诺夫被已失控、近乎彻底叛变、更能统帅众多狂暴者的吕西安残忍杀死。

        

二人又下意识地相继跟着,把目光也好奇地投向那能令斯维托奇这等天才人物都那么凝神关注的地方。

        

然后,二人就也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也连看都不再看已开始激烈战斗的伊万诺夫和吕西安等人一眼。

        

不过,吕西安对此,对伊万诺夫不再控制的沛然敌意和狂暴攻击,以及所有总统派之人的沉默,都不会感到任何惊讶。

        

他不需要知道内里曲折,他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

        

而如此结果,他既已提前预测到,又怎会感到害怕?

        

他知道,一切都只证明他的预测依旧准确无误,都只证明他依旧强大无比、无法战胜。

        

吕西安也再不等待,狰狞至极地对周围狂暴者们大声命令道:

        

“上,给我狠狠收拾他!”

        

他异常自信,仍准备先痛揍、折磨伊万诺夫一顿,试试能不能打服、降服伊万诺夫,既要让伊万诺夫当他的走狗,又要让伊万诺夫当他的牛马,一只真正被他骑在身下的那种牛马。

        

毕竟,他对伊万诺夫的恨,其实或不差帕夫诺维奇多少。

        

直到伊万诺夫也狰狞至极地浑身金光大作,真正全力出手,吕西安才顿觉惊惧。

        

面对众多实力非凡的狂暴者,伊万诺夫也再不敢托大,张嘴就骤然大吼一声,声若暴熊。

        

后只见金光如融化的黄金般,徒然就从伊万诺夫身后冒出,顺着伊万诺夫的体表不断蔓延,转瞬就给伊万诺夫全身镀上一层闪耀坚固的金色合金镀层,连一对爪翼和三条蛇尾都没放过,乃至是变出一顶头盔罩在伊万诺夫头上。

        

随着两片面罩上下合拢,一个浑身合金光泽明显闪耀、散发着刺眼高维辐射的装甲兵,就如同一个身穿金色的恶魔般,凶威赫赫地出现在了吕西安面前,两手一按就把面前两个狂暴者的脑袋同时重重拍到在地,头盔扭曲破碎。

        

吕西安这才恍然大悟地惊呼道:

        

“不好,是高维装甲!”

        

他总算顿悟到:

        

伊万诺夫背上的小型核熔炉就是伊万诺夫最重要、也最强大的高维武装,正是一件高维装甲。

        

显然,那小型核熔炉根本不是什么外露的人造机械器官,而是藏进伊万诺夫体内的、一具比蓝甲骑士的半高维装甲都完整的高维装甲,还是公开出现的第一具高维装甲。

        

吕西安这才感到害怕,隐隐发现问题。

        

这是不能算他预测出错,却至少是他没预测出来的、能影响胜负的一个关键细节。

        

而另一边,在贵族内务委员会和斯维托奇等人共同凝神注视的地方,顾雷终于还是不得不从天空中落下。

        

通过在老城区的心网连接者们的视野共享,顾雷也已经发现:

        

狂暴者们的最佳、最恶之统帅——那大头改造人吕西安,终于来了。

        

他内心又惊又急,知道再不能和剑魔纠缠过多,非得和剑魔尽快分出胜负不可。

        

哪怕是冒巨大的生命危险!

        

顾雷这才解除无限狼牙,又冒着让狂暴者们凶威更甚、快速杀光剩余非正式参赛者们的风险,让赛场暂时放晴,同时降低速度和高度,再次解下已被剑魔削去一个尖角的狼皇霸刀,提着,杀气四溢地缓缓走向那仍飞在半空中的剑魔,发出一对一近身决斗的挑衅。

        

而感应到顾雷要尽快一决生死的绝然意念,宫藏锋也没躲闪。

        

誓死守护老城区的不灭决心,和超凡脱俗的战斗本能,也都在告诉内心混沌的宫藏锋一个让他有点不明所以、却又必须执行的命令:

        

不要再拖下去,马上杀了他!

        

宫藏锋也轻轻拍打黑色的合金双翼,徐徐落地,更同样缓缓走向迎面而来的顾雷,拖着他那沾满鲜血的一对机械剑臂。

        

后二人就齐齐停下,相距100米左右站定,做分胜负、决生死前的最后等待和准备。

        

二人皆静静调整呼吸和血液循环、积蓄力量,更皆气势不断攀升、愈演愈烈。

        

顾雷双目再次红光大亮、呼吸声越来越低沉,又运转起脆皮龙呼吸法,而宫藏锋的护目镜也愈发红光大盛,内心杀意大炽。

        

二人皆散发出越来越狂暴的杀气。

        

一时间,整个赛场七八百名参赛者大多心跳一慢,都感到无比压抑,连场外的所有观赛者都有类似感觉。

        

二人凛然不顾一切的暴虐杀意,经二人本就远超普通人的意志放大,再于这势均力敌、狭路相逢、互不相让的绝命对抗中不断锤炼,竟是双双破限、双双蜕变成真正的、让附近绝大多数人都感到被摁住喉咙般窒息的杀念。

        

突然间,一种罕见的、恐怖的变异精神力——杀念,就冲天而起,竟笼罩全场,更深刻地震撼了全场。

        

在伊万诺夫、吕西安、宫藏锋和顾雷这四个全场最强者间,两场决斗皆蓄势待发,都在为决出那最后的唯一最强者做最后准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