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妇的荡欲/高辣野战文h

        

“矿区在什么地方?”牧四诚问。

        

白柳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你闯进黄金发行署看看, 这个部门管理黄金发行,内部应该是有黄金矿区地图和位置的。”

        

“OK。”牧四诚应了,转身一脚暴力踹开大门, 扑面而来的巨量金粉, 牧四诚虽然快速捂住了口鼻, 但还是吸入了一些,开始猛烈呛咳了起来, 挥开这些金粉, 半眯着眼睛,走进了黄金发行署。

        

黄金发行署的一楼很开阔, 有一个体育场那么宽, 层高目测也应该有六七米, 天花板的正中央吊着华美的八角形吊顶,水晶挂坠在八个角垂落,连着缎带散向八个方向,连接在地面上, 丝绸质地的玫红色缎带上落满了金粉, 大厅的还有不同形状的动物黄金雕塑, 美轮美轮, 就像是什么庆典举行的地点。

        

牧四诚拍好照传送过去,刘佳仪啧了一声:“一个管理金钱的部门修得这么浪漫,这个国度真是……”

        

“天真。”白柳平静的声音接上, “牧四诚, 你凑近拍一张这些雕塑的照片给我看看。”

        

“好。”牧四诚凑近拍了一张狗的黄金雕塑给白柳看,但在他拍的时候,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 “这狗……”

        

这狗雕塑戴着项圈, 张大口,皮毛根根分明,蹲在地上吐着舌头,看向某个方向,似乎在等着自己的主人,眼珠子都能看到转动的弧度,但就是那样突然停下了,栩栩如生到有些让人害怕——这已经不像是什么巧夺天工的雕塑,而像是一条真正的宠物狗被凝固在了黄金里。

        

“黄金并不适宜用来做雕塑,因为太软了,很难雕刻出非常精细纹路。”白柳不疾不徐地声音传过来,“所以一般的工匠也不会特意去做黄金雕塑,因为很难出精品。”

        

“所以……”唐二打迟疑地提问,“这狗很有可能……”

        

“线索和信息都不足,不能确定。”白柳轻描淡写地略过,“牧四诚,不要碰。” 

        

牧四诚停住了自己准备触碰的手,挠了一下头:“你怎么知道我要碰了?”

        

“你一定想的是,如果这狗是真的狗被凝固而成的,那多半就是怪物,只要你触碰了之后解锁怪物书,让狗攻击你,我们就能确定这狗的身份,对吧?”白柳平静反问,“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狗真的是怪物,你觉得这么偌大一个发行署,只会有这么一个怪物吗?”

        

“上楼的时候小心点,不要碰到其他雕像了。”

        

牧四诚一顿,他看向隐藏在后面的楼梯,缓慢又小心地走了过去。

        

在他的身后,那只一直不动的黄金狗的眼睛,缓慢地挪了一点,伸出来的舌头上滚落一滴口水,这滴口水顺着它獠牙落地的一瞬间,变成了黄金水滴。

        

走廊上也有一些动物雕像,窗台上的松鼠和小鸟,走廊上的两只猫,牧四诚都小心地跳过了,拍照发给了大队伍看。

        

“好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的雕塑?”木柯沉思提问,“都是动物。”

        

“可能是因为人都不在黄金发行署。”牧四诚左右看了看后回答,“这里前台都楼梯上都落了很多金色粉尘,东西也被搬空了,感觉有段时间没有人来过了,之前那只狗也是流浪狗的感觉。”

        

“也就是说,这个发行署已经空了很长时间,导致很多流浪动物入驻了这里。”木柯若有所思,“然后在这里变成了金雕。”

        

牧四诚踹开一扇办公室的门,撬开桌面抽屉,在抽屉里翻找出了一份地图:“我找到矿区地图了,还要我找找其他线索吗?”

        

“暂时不用。”白柳沉声下令,“先出来,动物会在这里变成金雕不是偶然,没弄清楚之前先不要在这种地方停留。”

        

“生命值和精神值有下降吗?”

        

牧四诚从窗台旁边利落地翻出来下落,点开系统面板察看了一下:“都没有。”

        

耳麦对面沉默一会儿,木柯略显疑惑的声音传来:“我们这边也没有。”

        

“所以既不是精神异化,也不是生命值下降,这些动物是怎么变成金雕的?”

        

“发行署里的金粉浓度高吗?”白柳询问。

        

“很高。”牧四诚迅速回答,“我一进去就被呛了。”

        

“应该和这个东西有关。”刘佳仪的声音传来,“我们这边在医院里找到了一些口罩,但是没用,这些金粉似乎非常细,戴上口罩也有种能吸进去的感觉,医院里我们找到了一些资料,总结出了一些信息,和你说一下。”

        

“医院最近的病历里很多是矿工。”木柯沉稳地解释,“这里的矿工收入似乎很高,住的都是很不错的病房,采用的治疗方式也是最先进的,看病历上的说明,这些矿工采矿以来一直用的都是最好的防护措施和技术,一直以来都没有出过大问题,但在某个时间点之后,这里的黄金矿产开始下降,黄金发行署出台了一系列的裁员策略,矿工大量失业,民众十分不满。”

        

“在那之后,大概过了一段时间,病历上的日期大概是十年前,下降的黄金矿产突然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矿工的需求增加,很多矿区大量雇佣矿工。”

        

“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矿工出现职业病的概率大大提高。”

        

“从这边的病历开看,似乎是一种器官硬化的疾病,一开始以为是和之前的一样的常年矿工职业病,但后来发现了不对,无论用什么药物都无法缓解这种器官硬化,患病的矿工大量增加,重病的矿工甚至会咳出某种金红色粉末。”

        

刘佳仪说:“我们推测应该是染血的金粉。”

        

“没错。”木柯点头,“应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乔治亚,也就是这里的大王子提出了异端说,说暴增的黄金矿区是因为有异端影响,要求关闭移交给异端三局处理,引起了激愤。”

        

“所以,在乔治亚执意移交矿区的当天,所有的民众都去矿区阻止了这件事。”白柳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古罗伦国的人对来历不明的异端处理局并不信任,他们无法理解乔治亚的选择。”

        

“就连他的父亲,古罗伦国的国王。”唐二打声音复杂地长叹一声,“也去阻止他了——我们找到了一份报纸,最大的头条上面号召所有人去阻止乔治亚,还给他安了一个称号,叫做【叛国的大王子】。”

        

“他们说乔治亚注定会成为【被神遗弃之人】,他那个时候应该才十六岁。”

        

“难怪我在街上一个人都没看到,原来是都去矿区了。”牧四诚恍然大悟,然后有些苦恼地提问,“但是矿区地图上标的点太多了,大矿点都有七处,是哪个地方啊?”

        

“发行署的矿区地图上应该会记录一下别的东西。”白柳问,“上面有没有写最近每个矿区矿产开采量的增幅?”

        

“有。”牧四诚回答。

        

白柳:“去最近增幅最大的那个矿点。”

        

“让我看看啊……”牧四诚认真地寻找一翻,“啊!13矿区。”

        

“好,你先过去,不要声张,我们紧跟你过来。”白柳冷静下令,“在我抵达之前,不要和乔治亚的大部队发生冲突。”

        

牧四诚:“OK!”

        

13矿区。

        

乔治亚站在片草不生,落满金粉的险峻高山上,透过金粉,能隐约看到一些黑色的矿土,乔治亚垂眸,看向山脚下的荒废的铁轨和矿车——这曾经是这个国家最繁华的矿区,一天能跑三千余次矿车,铁轨能一直拉到市中心的国王城堡下面。

        

在漫长的冬休之后,每年开春第一次采矿,兴奋的矿工驾驶着矿车,从山洞里驶出,跨越积雪的平原,运输到国王城堡下面。

        

大家会将开采出来的第一车黄金磨成金粉,欢呼雀跃地撒在城堡之下,与站在城堡之上的他和父亲一同庆祝又一个黄金之国无忧无虑,童话般的春天到来。

        

多么奢靡的回忆,他那个时候竟然在与他们一同欢笑,眼瞳里倒映着的都是漫天落下的金粉——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以为这就是春天到来的模样。

        

矿车会将黄金源源不断地运输到黄金发行署,发行署会规划获得的黄金,向外贩卖交易物资,他们会收集资料,统一谋划,计算着每个月,每年向外贩卖的黄金,控制在一个并不会让外界黄金贬值的范围内,交换到能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幸福生活的物资。

        

黄金发行署是古罗伦国对外发行的出口,是整个古罗伦国唯一与外界交流的地方,被誉为【古罗伦之窗】,也曾经是整个国家最尊重的机构。

        

乔治亚曾经进入这里工作,依靠自己的能力做到了总署副长的位置,他接触到了很多核心的机密,也是透过这个窗口,他知道了异端管理局的存在。

        

当时的乔治亚并不赞同总署总长的做法,他质问这个年龄比他父亲还大,管理了总署总长半个世纪的长官:“为什么规划黄金的时候,不留下一部分作为应急储备?”

        

“发给国民和对外运输的黄金,都可以适当减少一些。”

        

“为什么要留下?”总署总长满腹疑惑地看向他,“王子殿下,我们要力所能及地用开采出来的黄金让每个国民过上最好的生活,留那么多黄金,他们就不能过那么好了啊。”

        

“但……”乔治亚攥紧拳头,他低下头,“黄金,总有会用完的一天。”

        

“哈哈,怎么会呢?”总长就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仰天大笑起来,“古罗海的海水会干,古罗伦的稻田会枯萎,但唯独黄金——”

        

“——是取之不完,用之不竭的。”

        

“那一天不会到来的。”总长看着神情阴沉的王子,俏皮地眨眨眼,“嘿,未来的国王殿下,开心点,是今年春车开采出的黄金金粉没有落到你身上吗?”

        

总长拍了拍沉默的乔治亚的肩膀,慈爱的笑着说:“可别再说这种减少发给国民黄金的话了,古罗伦的子民那么爱戴你,要是听到这话,他们可都会伤心地哭出来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