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漾女皇拉文h/1v1双处高H

     

陈理连续施法了四次牵引术。

        

把一身灵力消耗完。

        

这才提着剑通过地洞返回地下室。

        

经过两次堆放妖兽肉导致臭味熏天的教训,陈理终于痛定思痛,这段时间陆陆续续用牵引术对地下室进行大范围的扩建和改造。

        

从原本的五十平的狭小空间,到现在已都有一百五十来平,此外还有一个远离居住区三十米外专门用来存放妖兽肉的仓库,彼此用地道相连。

        

陈理给自己拍了张清洁符,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放好剑。

        

刚一上床,还是惊醒了周红。

        

“快睡吧!”周红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嘟囔了一声,偎在陈理怀里。

        

“嗯!”陈理抱着怀中佳人,听着水滴此起彼伏不停落下的滴答声,却没什么睡意。

        

这些天,外面天气越来越热了。

        

地下室也从原本的潮湿渗水……变成了潮湿渗水加闷热!

        

其实现在还不算什么,只是稍显闷热而已,毕竟才入春没多久。

        

若是到了夏天。

        

那才叫真的要命。

        

他也曾动念过搬家,来到地面居住的念头。

        

据他所知,很多人虽然挖了地洞,也建了地下室,但晚上依然睡在外面,碰到危险时才躲入地洞。

        

但想想又舍不得这个地下室。

        

付出的沉没成本太高了。

        

短时间内再重新建一个耗时耗力,他都没这个心气了。

        

这时陈理忽然心中一动,对周红道:“你说我们要不要在原址重建搭建个房子?”

        

周红“嗯”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开,睡意朦胧道:“你决定就好了。”

        

陈理越想越觉得可行。

        

木材这里不缺,附近的空房危房,到处都是上好的木材。

        

石材同样不缺,陈理就知道棚户区有处坡地,有着大块岩石裸露。

        

至于工具。

        

手头上各种法器,应有尽有。

        

切削石木有飞剑。

        

钻孔打洞同样也有钉型的法器。

        

再加上牵引术和一身蛮力。

        

只要材料齐备,搭建个房子,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

        

……

        

接下来几日,陈理每天都抽出一定时间筹集各种建筑材料,周围好几座空房都被他拆掉。

        

废墟前堆积的材料越来越多,也很快引发街坊邻居的关注。

        

有好奇问‘是否要建房的?’

        

有生活困顿者问‘是否要帮工的?’

        

也有周边的无赖混子嬉皮笑脸主动上门要求过来‘帮忙’的。

        

人生百态,只要人性不变,就算修仙者,也什么人都有。

        

这种人杀人不敢,小恶不断,癞蛤蟆不咬人,恶心人,被陈理随手用几斤妖兽肉打发走,好在任谁都看出陈理不好惹,基本见好就收,再没有过多骚扰。

        

本来陈理只想着自己亲自动手,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在附近街坊中招了六个帮工,实在是这些人过得太难了,每个都看着瘦骨嶙嶙。

        

如今物价腾贵,外有妖兽肆虐。

        

真的豁出去敢去外出冒险的终归是少数,大多数底层散修只能艰难度日。

        

不过这些帮工的存在,也让陈理从这些俗事中脱离出来,有更多的时间修炼。

        

……

        

因为材料齐备,地基也被陈理事先用牵引术平整好。

        

房子搭建的很快。

        

不过三四天的功夫。

        

房子已搭建初见雏形。

        

只是许是这几天露面多了,打交道的人也多,龙蛇混杂。

        

今天傍晚从地洞出来后,他就感觉隐隐有人盯着自己,原本准备着去往赵林家结下账,顿时立刻改变了主意。

        

……

        

距离陈理家数十米外的一处大门紧闭的屋子内。

        

七人或站或立,脸上大都带着戾气。

        

其中一人透过门缝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对着一波皮道:

        

“这家真有钱?”

        

“有钱,当然有钱。”泼皮一脸赔笑道:“这人穿法袍的怎么会没钱,光打发我们就每人给了一斤妖兽肉呢,眼睛都不带眨的。”

        

众人闻言不由轻笑。

        

这是打发你们这些叫花子呢,妖兽肉他们还不放在眼里。

        

不过穿法袍的,肯定有钱倒是真的。

        

“大哥,这人不好惹啊!”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的散修又凑到门缝,看了一会,沉声说道。

        

“我们六个还干不过他们两个,上次的迷烟还有剩,先给他们用上,对付这些住地洞的人最好使。”被称为大哥的散修笑道,一脸轻松。

        

“他女人还挺漂亮,诸位大哥可不能浪费!”泼皮嬉笑着凑趣道。

        

顿时有人嘿嘿笑了起来。

        

一时间污言秽语四起。

        

“大哥,要不还是算了,风险太大,穿着法袍都不好对付啊,我们还不如前几次那样找个普通点的下手,简单又轻松,赚的钱也够我们花用了。”一人有些担忧道。

        

“你就是受穷的命,怕什么,如今这世道想要活的好,就得心狠,就得不怕死……”大哥一脸阴狠道:“让开一点,我再看看!”

        

他又凑到门缝。

        

然而还没看到什么人影。

        

就看到一把剑在他眼前急速放大。

        

一个失神。

        

剑尖就已瞬间从喉咙处插入穿透脑门,他浑身一僵,双眼猛的圆睁。

        

几人感觉不对,猛然退后,手中各自摸向法器。

        

下一刻,一个人影就已撞碎大门,如电射般冲到众人面前。

        

刀疤脸手才刚摸住法器。

        

就听那灰影一声轻喝。

        

他忽然浑然一僵,心中生出一种莫大的恐惧,转而冰冷的剑光瞬息从颈部划过,他视线开始不断的翻转。

        

狭小的空间内,剑光纵横。

        

被呵斥术震慑的众人如木桩一般被剑光高速斩杀。

        

剑过!

        

人亡!

        

不到短短半秒时间。

        

七人已横七竖八已倒在地上,声息全无。

        

陈理迅速的一一搜身。

        

法器六件。

        

两件中品法器,四件低品法器。

        

此外还有护身符十五张,轻身符十二张,避箭符两张,辟邪符一张,下品灵石五十二颗。

        

“呸,一帮穷鬼!”

        

比起上次截杀的收获小了太多。

        

陈理把东西往袍服里一塞,然后面不改色的走出门,向赵林家而去。

        

在杀戮之前,他就已经改变了面容,并重新换了一身袍服。

        

杀人和他陈理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一个路过这里的一个陌生人罢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