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精高潮H/高辣h爽文

       

清晰的画面一点一点的映入唐泽的瞳孔传入他那飞速运转的大脑。

        

在这一刻,唐泽看到了米野隆明那一闪而逝的表情,也读懂了他此刻的心理变化。

        

瞳孔收缩下撇,嘴巴微张却无声,旋即眼帘上抬看向唐泽。

        

“我是想要洗衣服。”

        

米野隆明看着眼神有些锐利的刑事,浑然不知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表情被对方尽数看穿,说着自己那短短片刻所说的谎言。

        

“我原本是想要去里面洗衣服的,就先把行李箱放在门口了。”

        

米野隆明在编制完谎言后再度恢复了平静:“再把行李箱放在门口之后,我就回到了房间里,毕竟那么久没回来了,进家也要和老婆说说话的。

        

但是进了卧室后却没有看到老婆的身影,电视电灯都没有关。

        

其他的房间都找完了,却没有看到她在,所以就又返回了洗手间。”

        

“但是你的行李箱中真的有脏衣服吗?”

        

唐泽看着神色疑惑的米野隆明说道:“毕竟您都出差一个多月了,自然会使用酒店的清洗服务把衣服洗干净吧?

        

刚刚出于谨慎,在把您妻子尸体弄出来后,我也打开了你的行李箱检查了一下,但并没有发现脏衣服呢。”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米野隆明捋了捋头发不耐烦道:“虽然我对你这样失礼的人很不爽,但还是告诉你。

        

因为我有洁癖,如果是旅行的话,酒店的清洗还勉强能够接受,但如果回到家的话,我是不能接受这些衣服就这么放回衣柜的。

        

所以我回到家后,便打算把所有的衣服全部用清水再清洗一遍。

        

不知道这个解释您是否满意呢?”

        

“原来是这样,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唐泽露出了恍然之色,旋即看向米野隆明一脸歉意:“抱歉,太过在意细节是我的坏毛病,特别是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我就会探究下去。

        

同时我也为我的冒昧举动向您道歉。”

        

“如果没事的话就请您回去吧。”米野隆明神色冷淡:“不要再打扰我了,我现在需要静一静。”

        

唐泽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从米野隆明家中走出来到了高木家。

        

“如何?有什么发现吗?”

        

带到唐泽一进门,屋内等待的佐藤美和子等人纷纷看向唐泽询问起了唐泽。

        

“也算是有一些吧,但这些都是连间接证据都算不上的情报。”

        

唐泽将自己的发现以及给对方设套试探的事情全部告知了众人,高木等人在知道后也纷纷皱眉,一个个神色凝重。

        

“这下可麻烦了啊。”

        

佐藤美和子双手抱怀沉吟道:“死者是在米野隆明出差的时候去世的,而且还是以那样一种方式。

        

而且杀死她的本因是因为自己太胖坐坏了便器,又一个人在家导致没人能够解救她,导致她被活活饿死。

        

这怎么看都是意外大于杀人。”

        

“没错,但米野隆明的一些表现却也表明了,这可能是一场深思熟虑的谋杀。”

        

唐泽面色严肃:“甚至这可能是一场最接近完美犯罪的杀人。”

        

如果不是碰到他这个相信“柯学”的人在,这起案件绝对不会翻起什么浪花,恐怕很快便会以意外结案。

        

但他可不会被轻易的蒙骗过去,即便这个案件会比想象中的麻烦,但他一定会让真相水落石出!

        

聚会在唐泽回来后,很快便结束了。

        

佐藤美和子等人各自回家,倒是麻生成实则是拜托唐泽送岛袋君惠回家,而他则打车向着科搜研出发。

        

今天晚上,注定是要熬夜了,他要连夜搞定尸检报告,以方便第二天躺着等人查案。

        

怀揣着心事,唐泽渡过了夜晚,第二天一大早吵吵吃了早饭后便出发去了“科搜研”。

        

到了门口便看到了高木与佐藤美和子两人打算去法医科,三人结伴拿到了麻生成实留下的尸检报告,来到了唐泽的办公室。

        

“果然直接死因是饿死的。”

        

查看尸检报告死因那一栏后,佐藤美和子摇了摇头露出了怜悯之色:“真是可怜,这滋味可不好受。”

        

“一般来说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只要有水的就可以活下去,大概能够维持三个星期左右。”

        

唐泽向两人道:“不过因为每个人的体质和体格不一样,所以这是有些误差的。

        

但常理来说胖的人因为体内脂肪更多,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只不过在她那个地方,只有后面马桶的蓄水池里才有水。”

        

“但她那个体型恐怕也够不到后面水池的水吧…”高木想到对方的体格,比划了一下感觉没多少可能。

        

如果对方能够喝到水的话,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这场杀人案了。

        

别这样,她被卡在那里便是因为体格太胖导致的。

        

如果一直喝水不进食,她的体格应该会因为脂肪消耗飞快的降下去,足够她脱困了。

        

可惜,连水分都没办法补充的话,那就只剩下一条绝路了。

        

毕竟人是没办法离开水的,人没水喝一般撑死三天就是极限了。

        

“马桶圈的报告鉴识课也做过鉴定了。”

        

佐藤美和子翻到下一页,看着证物分析结果开口道:“判断说是由于压力过大,最终导致了马桶圈的断裂。”

        

“毕竟是那样的体重呢…”

        

高木想起昨天晚上将尸体抬下楼的那场景,不由得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如果不小心坐的话,会承受不住体重而断裂也不难想象呢…”

        

“只不过这马桶圈并不是一次性就断掉的。”佐藤美和子看着资料皱眉道:“鉴定结果上面显示是经过很多次不断的重压,导致裂缝越来越深才断裂的。”

        

“原来如此,如果这样的话,那也有可能是一开始就故意在马桶圈上面故意割开一点点的细缝。”

        

唐泽听到资料后摸着下巴道:“这就像是一个定时装置,而引仙就只是最初的那一点点割开的裂缝。

        

之后只要米野隆明的老婆不断坐上去,马桶圈就会一点点的裂开。”

        

“但是真的有可能吗?”高木神色踌躇:“用这种…”

        

“你是说有点蠢的方式?”唐泽失笑道:“确实这个杀人方式听起来就很蠢很搞笑。

        

但是如果放在特定的人身上,那就会是致命的杀机!”

        

对方算计到了一切,让死者自己跳进了陷阱,不管表现方式有多么的滑稽荒诞,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蠢。

        

但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犯人,心思绝对足够缜密,绝对是个棘手的家伙。

        

“唐泽刑事你昨天晚上说怀疑这是他杀,但我们又该从哪下手好呢?”

        

在看完尸检报告与证物的鉴定报告后,高木忍不住询问道:“现在的情况是,哪怕我们知道他心中有鬼,但是却根本没办法证实吧。

        

我们不是不相信唐泽刑事你的观察,但如果连间接证据都没有,我们恐怕连立案调查都不行。”

        

“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我打算查一下对方的通话记录。”

        

唐泽看着有些疑惑的两人解释道:“按照我的推理,对方利用电话来实施犯罪的可能性很高。”

        

“那我这就去调查。”

        

高木闻言立刻起身,却被唐泽径直叫住了:“等等,电话那边我去调查就行,这边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非你莫属。”

        

“重要的任务?”高木闻言笑道:“你这样说,我压力很大啊。”

        

“在这之前,先问问你跟米野隆明的关系如何。”唐泽问道。

        

“还算不错吧,因为是邻居的关系,我也帮过他几次忙。”高木想了想道:“米野先生挺喜欢做料理的,偶尔也会给我送一些。”

        

“不错,是个好消息。”

        

唐泽就知道,高木这个老好人性格肯定跟邻居们关系处的不错,这样一来,显然后续的展开也能更加顺利一些了。

        

他看向高木道:“我需要你以邻居的身份去接触对方,尽可能的打听更多的情报。

        

不管什么都好,闲聊的信息都总结告诉给我。

        

佐藤桑昨天做的料理不是有一些么,你就投其所好拿过去一些。”

        

“这是投其所好吗?”高木讪讪一笑有些心虚,惹来了佐藤美和子的死亡凝视,“怎么你对我的料理有什么建议吗?”

        

“没有没有,我一定会把料理拿给米野先生品尝的。”高木心虚的笑了起来,“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接着高木起身逃窜,唤来了佐藤美和子的白眼。

        

“那我呢,要干嘛。”佐藤美和子看向唐泽出声询问道。

        

“调查米野隆明的工作环境。”唐泽开口道:“排查他的人际关系。”

        

“你怀疑他有婚外情?”佐藤美和子明白了唐泽的意思,“我知道了,这就去查。”

        

三人各自分工忙碌了起来,待到傍晚时分,各自分工的三人来到了米野夫人的葬礼。

        

没错,在做完实践报告后,因为死因明确目前还是以意外为主,所以尸体很快就归还给了米野隆明。

        

而三人此刻也都是一身黑色的正装西服,来参加米野夫人的葬礼。

        

因为葬礼还没有正式开始,唐泽三人正在交换信息,高木此刻正在汇报他白天跟米野隆明的交流。

        

根据高木所说,他邀请对方来家里吃料理的途中也根据唐泽的意识引导了几句。

        

根据对方所说,他的妻子和他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年轻的时候很瘦很漂亮,甚至被称为学校的“麦当娜”。

        

“人的变化还真是大啊。”同为女人的佐藤美和子摸了摸自己的腰肢道:“看来保持身材是很重要的事呢。”

        

“不过他也有说伺候老婆他很开心,说是这样的话才觉得幸福。”高木开口道:“关于这点,我不知道是谎言还是实话。”

        

“这话怎么说?”唐泽询问道:“是了解到其他什么消息了吗?”

        

“日常的家务都是他做的,不管是打扫还是做饭。”高木感叹道:“听他说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如此。

        

他的妻子天天在家,说白了完全就是被他养着的。

        

这一点我觉得是真的。”

        

“为什么?就没可能是他为了伪装好好先生做出得样子吗?”一旁的佐藤美和子问道。

        

“因为他的厨艺真的很厉害。”高木说着露出了一丝丝尴尬:“我去喊他吃饭,但实际上却是他做了吃的给我。

        

还有你那个汤,他在吃过之后说是很好的创意,还给你改良了一下。

        

我尝过味道了,真的比原来好喝多了,而且只是加了一些胡椒…”

        

“看来真的如他所说,家里的一切都是他在操持。”

        

佐藤美和子闻言有些惊讶道:“但这样的话,不会有所怨恨吗?

        

毕竟只有他在单方面的付出,而妻子却只知道一味的索取,这样的关系真的能够长久吗?”

        

“我也问他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不离婚,他说因为他很爱他老婆,那是从大学时期便开始的恋情了,变了身材不影响他的爱。”高木闻言说道。

        

“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佐藤美和子不屑道:“很爱他的老婆,却又跟同一研究室的女研究员有婚外情?

        

这家伙肯定是凶手无疑了,为了情人而杀人的动机很大呢!”

        

“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他离婚就可以了。”

        

唐泽听完两人的情报后开口道:“他的妻子说白了完全就被他养成了废人。

        

而他在研究院的风评也不错,不像是有什么把柄在妻子手里的样子。

        

如果厌恶了她,离婚也没人会说什么,毕竟他做的这些足以让他站在制高点了,即便离婚也没人会说他什么。

        

没必要去做杀人这种事。”

        

“那还真是奇怪啊。”高木闻言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也觉得他没有杀人的动机。”

        

“葬礼要开始了,结束后再问话吧。”

        

唐泽看着进入灵堂的宾客们,也跟高木两人向着屋内走去,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等待着葬礼结束。

        

照片中的人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和尚在棺材面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念经超度。

        

这是生人与死者最后的告别。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