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厨房play喝奶_浪妇好爽

     

当伊万诺夫陷入苦战、渐渐落入颓势时,不等被吕西安控制的狂暴者砍下伊万诺夫一条手臂,研究所一方的各人,就全把目光又转回到蓝甲骑士和剑魔这边。

        

在他们看来,半生化、半机械改造人的极限,差不多也就到那。

        

半生化、半机械改造人实在太混沌,若要达成和谐,变成一个稳定、高效、强大的战斗机器,难度或不亚于去创造一个全新的种族。

        

连斯维托奇都对此不报任何希望!

        

而其他人当然就更认为伊万诺夫已是强弩之末,再难有战胜吕西安的希望。

        

没办法,随着对众狂暴者们异常脑波共鸣的渐渐熟悉,吕西安已能同时控制数十狂暴者围攻伊万诺夫,让伊万诺夫连飞起逃脱都做不到。

        

到此刻,吕西安三只大电子眼里的邪异红光,已变得狰狞无比、猖狂无比,哪怕还看不清和伊万诺夫有关的未来,亦丝毫不惧。

        

能轻易统帅的上百狂暴者、让他们言听计从、为自己疯狂赴死,令从小自卑至极的他在短时间内就膨胀到了极点,也快混沌到了极点。

        

人多势众的感觉,让吕西安再不惧任何人,哪怕是贵族内务委员会。

        

且最让其他人感到无语和可惜的,是伊万诺夫之所以错失了突围的最佳机会,正是由于吕西安对斯维托奇的一点诽谤,倒是条忠犬,又不是好猎犬。

        

斯维托奇更对此不置可否。

        

斯维托奇仅仅瞥了一眼,就又把目光投回顾雷和宫藏锋那边,已对蓝甲骑士充满格外浓厚的兴趣,还似是猜出了顾雷和宫藏锋大概在谈什么。

        

后等其他人连吕西安的能力也觉得没什么新花样了、自就纷纷把目光转回,转回到顾雷和宫藏锋之间。

        

果然,那里又爆发了惊天动地的、情况相当异常的战斗。

        

只见两人周围剩余的低矮断楼,果又在密如风暴的剑光中大批量破碎倒塌、又“轰轰轰”地卷起铺天盖地的局部沙尘暴,声势惊人。

        

而之所以又说此情此景相当异常,则是因为:

        

此次,蓝甲骑士不退反进,不单没好好发挥出自己的速度优势,借拉开距离的高速冲锋来抵消剑魔可怕的超强感知,反在不断试图靠近剑魔,想和一个能持续使出原子切的剑道大师贴身肉搏。

        

即使战斗区域内尘土漫天、碎石激飞,众人皆可看见,茫茫烟尘内,除有细密的耀眼剑光频频划破烟幕外,还有道道更粗、更亮、裹着红蓝双雷的长长刀光,朝着那密集剑光的源起处,无畏往之。

        

这点从另一种红蓝之光中会看得更明显。

        

那正是顾雷的雷霆震星鞭发出的、包裹消磁之雷的大量高温高速高压气团。

        

从消磁高速气团群的源头正离密集剑网的源头越来越近上看,顾雷应是一手狼皇霸刀、一手雷霆震星鞭,在靠一刀一鞭硬撼宫藏锋的无双利剑。

        

而对蓝甲骑士能否如此硬碰硬地战胜剑魔,观者们皆不乐观,认为那简直就是在自取灭亡。

        

连最信任蓝甲骑士的、一直都紧盯蓝甲骑士的老城区众人,都不由把心越提越高。

        

没办法,即使蓝甲骑士距离剑魔越来越近,可他移动的速度,也明显越来越慢,慢慢举步维艰。

        

随着局部沙尘暴的范围收缩的,还有剑魔挥舞出的、依旧密不透风的凶险剑网。

        

且那凶险剑网,还必会因收缩而威力进一步大增。

        

不管是那道较为粗大的夺目刀光,还是雷光四射的消磁高速气团群,活动范围都在不断被那威力大增的密集剑网进一步压缩。

        

能轻易打碎钢筋混凝土的高压消磁气团,往往飞不出几十米就被会被宫藏锋的双刀切成乱流、乱雷。

        

再待烟幕都随周围断楼彻底粉碎而全部消散,顾雷的劣势只愈发清晰。

        

他的狼皇霸刀已被宫藏锋削去多个尖角,看起来略微残破。

        

而宫藏锋的双剑,却还连一个缺口都没被崩出。

        

众人皆看得疑惑不解,不明白蓝甲骑士为何好像又在犯傻。

        

放过敌人一次可说是仁,是风度,两次就真说不过去。

        

尤以老城区众人最是提心吊胆,全围在缺口处。

        

连本在后方埋头苦干的建设者们都围过来,正着急地从人群后探出脑袋。

        

就算完全狂暴化的剑魔宫藏锋,也似是因此在本能地感到不解,更本能地感到愤怒,又变得愈发狂暴难敌。

        

唯有斯维托奇依旧饶有兴趣,还在猜测:

        

那蓝甲的小子,到底能不能快速学会原子切,来给宫藏锋一个能够安然合眼的理由?

        

顾雷大概是想不到的。

        

此刻,最理解宫藏锋和他的,竟是他非常讨厌、非常仇恨的斯维托奇。

        

然宫藏锋越来越狂暴的结果,就是他的状态越来越疯狂无我,就是他的双剑也越来越快、越来精准狠毒,也对顾雷在原子切上的进步速度提出越来越严苛的要求。

        

没多久,众人就不寒而栗地发觉,战斗区域内的烟尘,竟是徒然就完全烟消云散,几乎再看不到一点扬尘。

        

这特别异常,特别当众人注意到:

        

在宫藏锋高速挥过的双剑所过之处,竟亦是如此。

        

早几天就全恶补过“原子切”的众人,自然全瞬间知晓:

        

那连过水无痕、破空无缝隙的景象,正是完美原子切的标志!

        

众人的嘴巴基本都不由越张越大,难以置信:

        

宫藏锋居然不止能持续使出“原子切”,还能持续使出最可怕的“完美原子切”!

        

这时,哪怕斯维托奇,都不禁叹息着摇摇头,好像比宫藏锋之研究所的负责人,都要对骗宫藏锋服药一事深感后悔和可惜。

        

奈何世上没后悔药,很快,又是斯维托奇第一个震惊不已发现,蓝甲骑士竟也出现了异常。

        

斯维托奇再次微微张开嘴,惊讶发现:

        

居然真这么快!居然连那蓝甲小子的刀光周围,烟尘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而其他人更是大多相继就把嘴巴张到最大,跟着相继发现该异常,控制不住地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呼之声。

        

“不,不会吧!”

        

“我的神啊!”

        

“我,我没看错吧!”

        

“不,你看错了,我也一定看错了!”

        

“不,你们没看错,我也一定没看错!我们不可能连这种细节都看错!”

        

“啊啊啊,我们到底看没看错!”

        

“错了吧?”

        

“没错——”

        

“这……”

        

……

        

“啊啊啊,我的神啊——,怎么又是原子切——”

        

众研究员或议论纷纷、或面面相觑、或抓耳挠腮,基本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终于都猜出,宫藏锋刚刚到底在和蓝甲的用精神力传音交流什么秘密。

        

只顾雷没任何增加外部设备的表象,加上宫藏锋同样在没增加任何装备的情况下就实力暴增、持续使出了“完美原子切”,他们就更下意识地认定:

        

宫藏锋和顾雷之所以能时刻使出威力巨大的原子切,乃至宫藏锋还能持续使出威力更巨大的完美原子切,纯粹靠得是一种特殊的剑道技巧,与装备之类的东西没一点关系。

        

他们只愈发无法理解:

        

顾雷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学会那么强大、那么高级的技巧?

        

越厉害的技巧不该越难学会吗?

        

否则再厉害的技巧,也很快就会变成烂大街的普通技巧吧!

        

简单的技巧威力再大,又有谁想不出,区别仅仅是早晚。

        

历史上那些曾震动世界的科学大发现、大发明,事后追溯起来就无不能发现,所有大发现、大发明的提出者或发明者,往往不过是第一个提出或只是第一个完成该发明的人。

        

该科学大发现或大发明,在差不多时间内,乃至是在更早时间内,往往就都有多人同时涉足相关领域。

        

其他人不过是进度慢,或是直接被卡在什么瓶颈久久难以突破,再或是还有其它原因,才让那第一个提出或完成发明的人享尽所有荣耀,名垂青史。

        

现就连龙技领域亦渐渐出现类似苗头。

        

即是说,哪怕没事后被认定为第一提出者或第一发明者的人,该发现或发明,亦迟早会问世。

        

不管什么前所未有的发现,都不过是未被发现的新信息,而新发明则就是应用了未被发现的新信息。

        

可不管缺了谁,未被发现的信息都依旧会在那里,或迟或早都将被某个生命发现。

        

包括贵族内务委员会的老城区众人在内,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大惊失色,满头雾水。

        

倒是不少冥神教会的信徒们没管那么多,激动无比,当场就五体投地全朝顾雷跪拜下去,嘴里直喊着:

        

“吾神威武!吾神全知全能不可敌!吾神……”

        

又唯有亲自参与设计高维装甲的斯维托奇,眼里锐光一闪,敏锐地派无人机到附近近距离侦测,果不其然地在无人机坠毁前发现了某种具有极强穿透能力的、异常强烈的高频电磁波。

        

没错,纵使是有算力降临加成,顾雷对用穿透射线观察原子结构的技巧,也不可能在太短时间内和长久练习过该技巧、剑道天赋惊世绝尘的宫藏锋并论。

        

但是,他的贪狼可至少算一副半高维装甲,能凭空变出各种各样的装备,包括能发射穿透射线的高频电磁波发射器,乃至功率都能达到宫藏锋的数倍。

        

如今,顾雷眼前的视界已大为不同,完全失去色彩,徒然就变成一副由明暗交织成的黑白画面。

        

可就是这样一副简单到堪称简陋的画面,却就让顾雷的原子切技巧急速变得娴熟起来,终于能更加频繁地使出原子切。

        

只见那被红蓝雷光包裹的夺目刀光所扫过的地方,勿论是混凝土、还是普通钢铁、还是高维合金,切面都正变得越来越光滑如镜,寒光照人。

        

顾雷仅仅需朝着画面上那些较为黯淡的地方砍过去,就大概率能顺利地使出那大名鼎鼎的原子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