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欢(限)/偷看少妇自慰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她”用异兽堆了一个六合祭坛,却又在每个面搞了这样一个雾蒙蒙,且投放过去的东西,会成实物反射回来的镜面做什么!

        

但我不相信,这镜像会完全成真的。

        

墨修听了我的话,脸色沉了沉,似乎也在沉思。

        

因为小地母的触手,也只是在这一面,并没有转到另一面去。

        

“最好别试。”沐七站在上面一阶,朝我们轻声道:“你们不知道神是什么?神靠的根本就不是你们所说的术法和修为,似乎只要她想的,就会成真。”

        

“你抱着阿宝。”墨修却一把将我伸着的手扯了回来,将阿宝直接往我怀里递来。

        

他几乎是将阿宝丢过来的,我如果不接到,阿宝就直接掉下去了。

        

下面就是小地母那圆型口器开合的触手,一旦落下去,阿宝怕是直接就被小地母吞得骨头都化了。

        

这种吸食可不像和我们试探试的那种,怕就是像风家那些人卷进去一样,一瞬间就化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连喘气都不用的。

        

我连忙伸手接着阿宝,跟着就见墨修左手像我刚才那样伸了过去,然后右手抓着那只从雾气中反射回来的左手。

        

就在我知道墨修要做什么的时候,他掌心之间,一道烛息鞭弹了出来,宛如灵蛇一样,缠住了从镜像那边伸过来的左手。 

        

也就在一瞬间,手腕断裂。

        

跟着墨修右手握着那只断了的左手,同时脸色一变,将伸着的左胳膊收了回来。

        

只见左手腕真的断了!

        

“是真的!”墨修握着那只断手,毫不在意的往小地母的触手上一丢。

        

小地母也毫不客气的,直接就吞了进去。

        

我抱着阿宝,只来得及捂住他的眼睛,为让他看到这么残忍而又血腥的一面。

        

同时看着墨修,一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可墨修却只是扭了扭左胳膊,面不改色的看着一只新手从断口处慢慢生长出来。

        

朝我道:“我断臂可生,你多少还要痛一会,想再生也没这么容易。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我紧抱着阿宝,看着墨修断腕处慢慢长出来的新手。

        

知道他是怕我断腕痛,可还是轻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可以用头发的。”

        

刚才就是说说而已,断腕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用头发可以试一下的吧。

        

“你头发也会痛,所以还是我来吧。”墨修这会一只新手完全长好了,毫不在意的将手伸过来,重新抱着阿宝:“继续往上吧,我也想看看这祭坛到底有什么。”

        

可一抬头,站在上面的沐七和旁边的阿问都是一脸同情,而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们。

        

沐七还扭头看了看阿问:“他们一直这样的吗?”

        

阿问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跟着似乎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沉默不语。

        

我一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个意思,而且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好像还带着同情。

        

有点不解的道:“有什么不对吗?”

        

阿问低垂着头,假装看着下面小地母,同时打量着于古月。

        

我顺着他目光看去,发现牛二很贴心的没有上来,也在下面守着于古月。

        

于古月就在下面一个劲的匍匐祈祷着,有什么好看的?

        

只是跟着就听到沐七幽幽的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拿根绳子,或是骨头之类的直的,还不会自己感觉到痛的东西伸过去试一下吗?”

        

“知道会痛,还要用自己的手吗?”沐七那双温和如鹿的眼睛里,好像闪过疑惑以及同情。

        

“实在是想用活物试,你们可以用小地母的触手啊?她的感官也是可以的,为什么一定要用你自己和蛇君的手?”沐七满脸的不解。

        

似乎对我和墨修的智商,感到担忧。

        

我眨了眨眼,扭头看向墨修。

        

他抱着阿宝,看了看自己重新长出来的手,对上我的眼睛,沉声道:“我知道可以用其他的啊,但你想用手,我就用手啊。”

        

我瞬间感觉墨修好像在降智?

        

连同我都被他给带偏了!

        

扫过他新长出来的手,就算断臂可再生,可新手长出来,也是要花费精力的吧?

        

而且这会新手的断口处,还可以见到黑色的焦痕。

        

就算是墨修自己,还没有融合残骨变成有无之蛇前,被烛息鞭抽到,也是伤得很重的。

        

现在居然用烛息鞭断腕来玩?

        

想到当初我被那道本体蛇的神识用烛息鞭伤过时的痛苦。

        

如果不是后来进入小地母的神识里面,我那些伤到现在可能都没好。

        

估计还一直顶着个光头吧!

        

看着墨修那抱着阿宝的手上一圈明显的焦痕,我不由的皱了皱眉,伸手接过阿宝。

        

语气平和的道:“我来抱吧。蛇君如果要修养的话,先到小地母的神识里养一下伤的,对烛息鞭的伤很好。”

        

可就在我抱着阿宝转身准备再登台阶的时候,上面的沐七突然幽幽的道:“果然是我们肤浅了。我以为我的层次在蛇君之上,是蛇君看不破。可其实是蛇君的层次在我之上,看破了我们的看不破。”

        

这绕口令一样的打机锋,我完全听不懂。

        

只得抱着阿宝往上走,可走了两步,阿宝搂着我脖子。

        

似乎想起了什么,朝我轻声道:“刚才阿爸是在用苦肉计吗?还是他不想抱阿宝,所以特意弄伤了手?”

        

我脑中还在思索着什么“看破”“看不破”,同时想着墨修已经断了两次手腕了,就算是有无之蛇,这手总是自己的吧?

        

这样断着来玩,会不会有后遗症啊?

        

他的手,也不会和壁虎的尾巴一样,再生完全没有影响吧。

        

更何况来之前在蛇窟,他抱着我和阿宝想逃,一直用瞬移,好像也力竭了,这次又断腕,不知道对他会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突然听阿宝说“苦肉计”,脑中那时无数纷扰的想法,好像瞬间全部都凝固了。

        

我看着主动接到怀里的阿宝,缓缓的扭头看了一眼墨修。

        

他这会也听到了阿宝的话,手握着拳,捂着嘴低咳了一声,抬头看着祭坛上面晃动的珠帘。

        

那只手虽然捂着嘴,可他的嘴角一直在慢慢的往耳后扯,明显就是在笑。

        

而且还是强忍,还忍不住的那种!

        

他居然还用很正经的声音说到:“里面好像有个房间啊?是以前她居住的地方吗?是不是留了什么东西给何悦?我们现在快点上去看看吧!”

        

我……

        

墨修这转移话题的能力,实在是低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