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让下面有水_最新仑乱

听了对方开出的报价,许江彻深吸一口气,脑海里快速思考了十几秒钟,苦笑着感慨道。

        

对方说是谈注资合作,但是要求的六成股权,与收购没有什么两样。

        

为了迫在眉睫的千万贷款,他已经把能借的钱都借了一遍,可是根本没有什么投资者看好他们公司的模式。

        

现在有这么一个大金主上门,不仅能偿还贷款,还可以改善自己的物质条件,另外国外销售网站的建设也能继续,许江彻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丧失了公司的绝对控股权,但至少还能保留自身30%以上的股权,也算是对方良善了。

        

另外,现在无处筹款的他也是没有资格拒绝。

        

“许总,合作愉快。”

        

见对方松口,许仁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等对方落魄时拿到最大的股份,等到对方缓过这口气,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在商言商,他算是一个比较有良心的投资者。

        

过来之前,老婆给他的权限是2个亿以内随便谈,许仁山才花了1个亿,就将未来价值百亿美元的公司收入囊中。

        

这个绝对是今年最牛比的投资,没有之一。

        

“合作愉快。”

        

再次和对方握手,本应该为资金问道得到解决而高兴的许江彻,脸上的笑容却是有些苦涩。

        

他知道,在自己妥协的那一刻起,亲手创立的Sheling就已经改姓了。

        

嗯,貌似对方和他是本家,改姓倒是算不上。

        

一旁的倪疏烟看着学弟大刀阔斧地谈妥了一桩价值几千万的买卖,眼里带着浓浓的欣赏。

        

就连另一边的倪江莱,也是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果敢大气,难怪能让他这位单身几十年的堂妹为之倾倒。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那位堂妹看对方眼神中带着的异样。

        

孽缘啊……

        

这一刻,倪江莱突然想念某个会所的那对姐妹花。

        

“许总,下回见。”

        

谈妥了大致的意向,签订了一个没有什么法律效应的意向书,许仁山就告辞离开了。

        

剩余的事,自然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至于Sheling之后转型的问题,他给出个大致方向,老婆手底下的人会负责执行的。

        

相信以这位许总经理的见识和团队的经验,给出一个和前世差不多的发展方向,就能迈向通往百亿美元市值的通天大道。

        

虽然这个公司未来百亿美元的市值与他无瓜,但许仁山内心还是有不小的成就感。

        

男人嘛,除了醉卧美人膝,看着财富的膨胀,也是一种获得成就感的方式。

        

“好了,我们要赶回金陵。江莱堂哥,今天麻烦你了。”

        

见学弟搞定了来姑苏的目的,倪疏烟就对当了半天跟班的堂哥说道,免得对方在旁边当电灯泡。

        

她虽然没有心思让学弟就此移情别恋,但在苏省这边,至少她可以独占鳌头。

        

过了今晚,两人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了。

        

不过嘛,她们电视台和对方的公司有合作,以后见面的机会还是有很多的。

        

“行。许老弟,下次来姑苏,记得告诉我一声,好让我尽下地主之谊。”

        

注意到堂妹的微笑表情杀,倪江莱很识趣地离开。

        

再不识趣地待下去,他怕自己下次见面,就会被堂妹来两个过肩摔,继而在床上躺半个月。

        

“走吧,这个时候赶回金陵,正好请你吃顿好的。”

        

送走了堂哥小跟班,倪疏烟拉着学弟上了埃尔法。

        

“学姐,晚饭有什么好吃的?”

        

坐在车里,许仁山看了下窗外的风景,打破了有些安静的氛围。

        

“不是说好了,今晚吃夜宵吗?”

        

挑了挑眉,直视对方的倪疏烟妩媚地说了一句。

        

“不吃晚饭?”

        

“不吃。”

        

“……”

        

开始了玩笑话,两人的话题渐渐多了起来,从平时的生活聊到了双方合作的电视剧,继而说到了许仁山脑海里的某个综艺创意。

        

对此,两人进行了激烈的讨论,谈到了未来合作的发展方向。

        

很快,车子就回到了金陵市区,在一家颇为幽静的饭店门口停了下来。

        

虽然之前倪疏烟调侃不吃晚饭,却不会真的不吃,若不然某人晚上哪里来的体力。

        

“这里的环境不错。”

        

环顾一圈竹林环绕的饭店,许仁山貌似想到了之前答应美女老婆开一家烧烤店的创意。

        

到时候,开一家在竹林中的烧烤店,想必老婆会喜欢。

        

再看看旁边的成熟学姐,许仁山内心突然多了一种浓浓的负罪感。

        

哎,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姐,今天怎么突然请我一起吃晚饭了?”

        

坐在一家韩式烤肉店里,师晴雪好奇地问了一句。

        

“怎么,不想吃,那你走。”

        

一听对方这话,师玉璇白了一眼,直接说道。

        

“哼,我偏不走。”

        

打开了一瓶汽水,师晴雪哪里会在意对方调侃的话。

        

“仁山说,金陵和姑苏那边的事都已经处理完了,明天早上就回来。”

        

说起让人开心的事,收到老公回来信息的师玉璇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姑苏那边?”

        

听到堂姐的话,师晴雪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无语地问道:“姐,你不会是把和原料厂合作的事交给他去办吧。他能有什么关系,我们都办不了……”

        

“恒德源那边已经联系我们公司,让人过去签约。”

        

知道堂妹的成见,师玉璇在对方说出诋毁自家老公的话题之前,说出了原料厂签约的事。

        

“他真办成了?”

        

说话声停顿了一下,师晴雪惊愕地追问道。

        

“另外,仁山还和一家服装外贸公司达成了收购意向,为公司转型做准备。”

        

见堂妹无话可说,师玉璇继续说着老公的成就。

        

老公的能力越强,她这个做老婆的,肯定是与有荣誉。

        

“什么收购?什么转型?”

        

听着堂姐的描述,师晴雪有些跟不上节奏。

        

“国内的中高端品牌发展不好,我准备砍掉这部分业务,菁菁服饰专精外贸高端品牌的加工和代加工。另外新收购一家服装企业,专门从事海外低端品牌服饰的出口销售。”

        

对这位堂妹,师玉璇倒是没有多少隐瞒,说出了公司转型的方向。

        

“他说买那家公司花了多少钱?”

        

“4000万收购6成股权,另外注资6000万。”

        

“他不会中饱私囊吧?”

        

“雪儿……”

        

“好吧,我不说了……”

        

看到堂姐脸上的不悦,师晴雪想起闺蜜的告诫,及时止住了话头,心里却是警惕万分。

        

怎么才过了几天,堂姐的事情,她竟然不知道了这么多。

        

也都怪那个夸下海口的私家侦探,这次跟去金陵,什么消息都没传回来。

        

若是那个小白脸在外寻花问柳,师晴雪就能把对方捏在手里,让对方痛痛快快地从堂姐身边滚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