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

      

游乐场的鬼屋在年前的时候刚翻新过,不仅翻新了,还添加了好几个新玩法。

        

目前这个鬼屋正是游乐场重点推荐的,因为宣传到位,鬼屋前都排满了人。

        

龙汐汐被青衿牵着,仰着头看着前方的人群,小脸上满是惊叹:“好多人呀,咱们要排到什么时候?”

        

皇小宝拉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摩诃,闻言后扬了扬手里的票据,道:“快了,我提前让人在前面排队呢,马上就要论到我们了。”

        

一听他这话,被东方团子一手拉着一个的轩辕明日和轩辕未来齐齐笑道:“还是小宝哥哥聪明。”

        

皇小宝骄矜地一昂头,“那是……”

        

瞧着他那骄傲的小模样,东方团子无奈摇头,问道:“咱们玩哪个?”

        

皇小宝一听连忙低头仔细看手里的票据,而后道:“喏,这个——-鬼新娘。”

        

“鬼新娘?”龙汐汐眨眨眼,好奇地问道:“什么是鬼新娘?”

        

皇小宝翻看票据后面的介绍,跟着念道:“民国25年,李家村的村长家办喜宴,拜堂时却只见新娘不见新郎……”

        

“为什么只有新娘没有新郎啊?”龙汐汐小朋友就跟十万个为什么一样,没等皇小宝把鬼新娘的剧情介绍完就忍不住发出了问题。

        

皇小宝被她这么一打岔就念不下去了,他把手里的票据一一分发给他们,道:“想知道为什么?进去玩过之后不就知道了。”

        

东方团子捏着票据翻看后面的介绍,随即眉头一皱:“这下面还写了,未成年人不能玩啊。”说着,他环视了一圈身边的人——-个个都是小豆丁,遗憾道:“咱们都不能玩。”

        

“谁说不能玩?”皇小宝不在意地一摆手,哼笑道:“轮到咱们的时候弄个障眼法不就进去了么。”

        

“这……”向来守规矩的青衿为难地看着满不在乎的皇小宝,迟疑地道:“…会不会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皇小宝还是一脸的不在乎,那小表情作起来简直跟他爹一模一样,“区区一个鬼屋而已,难道还能吓住咱们?再说了,我们给钱买票了,凭什么不能玩?听我的。”

        

皇小宝一锤定音,不容置喙。

        

其实真要说起来,他们这些小家伙当中每一个人都已经符合人间界十六岁成年的标准了,但奈何他们各自继承了父亲的血脉,生长十分缓慢,哪怕他们现在已经几百岁了都还是这幅幼生期的模样。

        

就很无奈!

        

除非动用点儿特殊手段,否则他们想要去玩鬼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鬼屋前,正挤在队伍最前头排队的虬髯终于招手喊了:“到咱们了——-!”

        

他这一嗓子立刻打消了青衿的犹豫不决,被皇小宝拉着一溜烟儿地就挤进了人堆里,团子几人见人跑了,也跟了上去。

        

因为虬髯在婚礼当天帮助几位新娘和新郎跑路,这几天正被皇小宝他们抓着要‘惩罚’,高大壮硕的汉子不敢惹这几个小祖宗,只能苦哈哈地来给几位小祖宗当了壮丁,不仅要带孩子,还要跑前跑后地帮着买票和排队,更过分的是他忙得头晕眼花的,结果玩什么都没有他的份儿。

        

虬髯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小祖宗用了障眼法、举着票据依次进了门,他就跟个小可怜似的蔫头耷耳地站在了人少的角落蹲下慢慢等小祖宗们玩够了出来。

        

只有龙汐汐和小明日两个小丫头还有点良心,跟着进去的时候齐齐回头看了虬髯一眼,两个小丫头于心不忍地道:“虬髯叔看上去好可怜呀。”

        

皇小宝闻言一眼斜过来,哼道:“他可怜?他帮着咱们爹娘跑路的时候,就怎么没想过我们这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更可怜呢?”

        

“就是。”小未来点头附和,别看这小家伙长得最像轩辕天音,但性子却更像他爹东方祁,从小就是一个芝麻馅的糯米团子——-看着白白嫩嫩,一刀切开里面全是黑的。

        

小未来从生下来就最黏轩辕天音,又因为被他娘选作了神族少主,从小就一直被轩辕天音带在身边,就算是他爹都找不到借口把他丢去魔族。可现在呢?他已经有七天没有见到他娘了,据说未来还有二十多天他都见不到他娘亲啊。

        

阻碍他见娘亲的人都不值得他可怜!!!

        

就连向来装的大度懂事的东方团子也因此点头赞同了皇小宝的话。

        

团子小脸严肃,点头道:“是的,虬髯叔是帮凶,不值得咱们同情。”说完还不忘教育妹妹:“想想娘亲已经七天都没有抱你睡觉了,你觉得他还可怜吗?”

        

小明日一呆,而后十分干脆地摇头:“不可怜!”

        

龙汐汐虽然理解不到哥哥姐姐们的幽怨,但她见哥哥姐姐们都这么说了,立马也跟着改口:“不可怜,我们不同情虬髯叔。”

        

年纪最大的青衿被几个小的给逗乐了,而年纪最小的摩诃却翻了一个白眼。

        

“孔雀弟弟不认同?”皇小宝眼尖,瞧见了摩诃的小白眼,立刻眯起了眼睛,大有‘我们才是一伙的,你不能当叛徒’的意思。

        

摩诃被他这一声‘孔雀弟弟’给叫得脸都绿了。

        

自天道回归之后,摩诃就断断续续地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情,虽然不是很多,但他也绝不是个弟弟!!!

        

你才是弟弟呢!

        

按理说你娘都还得管我叫一声老师!!!

        

当然,这话他不敢喊出来,真要喊出来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自己,毕竟有些糟心事不能提,一提就觉得上头。

        

摩诃生无可恋地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没有,我也认同。”

        

皇小宝闻言满意了,小手一挥,“跟我走,刚听门口的工作人员说咱们要玩的那个鬼新娘要去三号入口。”

        

三号入口就在前面不远,而且入口处也就只有三个人在入场。

        

小未来看着那三个人结伴进去,迟疑地道:“玩鬼新娘的人好像不多啊,是不是因为不好玩啊?”

        

皇小宝也有这种怀疑,可鬼新娘是他拍板决定要玩的,就算是真不好玩,也得咬牙进去,面子不能丢。

        

“不会,应该是咱们进来得早,所以才人少。”皇小宝要脸,绝对不承认自己的选择失败,拉着他们就掀了帘子要进去。

        

他打头,手里牵着的是摩诃,青衿牵着龙汐汐排第三和第四,后面跟着的是小未来和小明日,东方团子压在最后面。

        

七个小家伙手拉手着进去了。

        

身后的帘子一合上,就听龙汐汐道:“好黑呀,什么都瞧不见。”

        

话音刚落,就听他们的头顶上响起了轻微的电流声,跟着就一盏接着一盏地亮起了红灯笼。

        

要是小家伙真在黑暗里看不见东西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这两排红灯笼亮起来后却让他们看得更清楚了。

        

只见这会儿他们正站在一条仿造的小胡同里,走道只能容一人过,但他们都是小孩、身量小,所以可以两人并排走。

        

走道两旁是故意做旧的斑驳青砖墙,墙头上每隔一些距离就挂了一盏红灯笼。

        

这走道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条道笔直的,抬眼就能瞧见尽头处暴露在灯光下的宅院大红门,门上还贴了两张囍字。

        

要是寻常人肯定会在这种场景下觉得有些害怕,可眼下这七个小家伙胆子贼大,刚走完小道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动手就推开了大门。

        

红色的大门发出吱嘎一声闷响,连同那些红灯笼一起都跟着明灭了两下。

        

皇小宝盯着黑黢黢的门后,当先就抬步跨过了门槛,“走。”

        

与此同时————-

        

鬼屋外,原本蹲在角落里啃冰棍的虬髯似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头朝人潮拥挤的鬼屋看去,而后他倏地起身,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