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的欲仙欲死/男友天天做中午把我裤子做

        

莫正东走出。

        

如雷霆划过天际,万千雷霆铺天盖地,甚至遮蔽了血红天海。

        

呼吸之间,他落在地冥魔族上空。

        

雷霆之力直取中心位置,针对的是最里面的人。

        

轰!

        

滔天魔气在地冥魔族中爆发,魔气撞击在雷霆中,淹没雷霆。

        

哗啦!

        

黑色身影如黑色光芒冲向天际,照耀大地。

        

身穿黑色铠甲的素律魔祖凌空而立,直面雷霆中的莫正东。

        

“就一个大罗?”素律魔祖不屑道:

        

“是你们太看不起我们,还是昆仑让你来送死的?”

        

“一个肯定是不止了,不过对付你肯定只能有一个,我昆仑人少嘛。

        

至于其他大罗,就让我来就好。”第七峰走出一位老者。

        

他与其他人不同,是走在地上,一步步靠近地冥魔族。

        

第七峰峰主,祁荀。

        

“昆仑的人一如既往的自大。”地冥魔族六道身影走出。

        

祁荀笑了笑,有些无奈叹息:“妙月师妹,你可得看着我这边点。”

        

昆仑阵法通天彻地,妙月站立其中,掌控一切,支援八方。

        

“好的祁师兄。”妙月仙子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随即第七峰的力量附加在祁荀身上。

        

莫正东一步走出,一击而过,与素律魔祖交战。

        

轰!

        

大罗战斗触发。

        

各个境界的地冥魔族同一时间杀向昆仑。

        

“杀!”

        

不仅仅是这边,妖族如浪潮涌动,巨灵族踏破大地。

        

昆仑所有人受到昆仑加持后,祭出法宝,杀向对面。

        

轰!

        

轰!

        

力量横流,刀光剑影,杀意冲破天际。

        

轰鸣声,力量爆炸声,遍布四方。

        

昆仑之外,山地破碎,河流截断,生机不复往昔,破坏性的力量覆盖一切。

        

少年跟红雅也在人群中,他们的敌人都是真仙,鲜血在他们周边洒落。

        

有他们的,也有敌人的。

        

客栈老板看着祁荀那边,最后一步走出,去支援祁荀。

        

妖族那边去了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巨灵族那边去了第四峰,第六峰,第八峰。

        

地冥魔族只有两位,哪怕有阵法支援,也难以支撑。

        

“祁荀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你年幼成名,现在的你不仅老迈,更以一敌六。

        

再强你也得死在我们手上。”地冥魔族的人未曾留手。

        

要杀就要绝杀,他们要用最短的时间杀死眼前的敌人。

        

六人联手,直接涌向祁荀。

        

轰!

        

祁荀不停防御更试图反攻,然而不管如何做,他都被六人镇压击退。

        

轰!

        

道法打在祁荀手臂上,手臂当初炸裂。

        

砰!

        

魔念斩在祁荀腰间,直接将他一分为二。

        

重击而下,轰!

        

祁荀当场被轰杀。

        

将祁荀轰杀后,六人眉头皱起。

        

“退!”

        

六人同一时间感觉不对劲,正在此时,周围有两道攻击轰至!

        

六人未曾迟疑,联手反击。

        

轰!

        

周围环境瞬间破碎,如同镜面。

        

呼!

        

此时两位老者从镜面后走出,面对地冥魔族六人。

        

正是客栈老板跟第七峰祁荀。

        

“镜花水月?”有人惊呼。

        

“不然我那么容易被你们杀吗?你们不死两三个我都不会死,记住这个就好。”祁荀好心提醒道。

        

“我在的地方,一切都可能是假的,包括你们身边的同伴。”客栈老板笑道。

        

“哼!”地冥魔族中年人冷笑:

        

“大罗之间差距确实有,但你们真以为我们地冥魔族是纸糊的?

        

这一战你们两个必死。”

        

大战在不停爆发。

        

意念,血气都在汇聚。

        

瑶池中,敖龙雨看着昆仑之外,她看到天空有什么东西在落下。

        

看到天地有东西汇聚在昆仑上空。

        

她看不懂,可她知道,昆仑一战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引动这些东西。

        

被唤作机缘的东西。

        

昆仑与其他地方不同,连接天界,直达幽冥。

        

是三界连接点,一切起始,更是终点。

        

这些是用血肉意念凝聚的,这一战越是惨烈越能快速凝聚这些东西。

        

可还要多久,无人知晓。

        

瑶池的力量在支撑昆仑,也在镇压着第一峰。

        

她感觉到瑶池中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似乎天地也在挣扎求生,想要通过瑶池,提供帮助。

        

瑶池的力量没有覆盖到昆仑第九峰,那里有幽冥气息,幽冥入口也有强着试图出来。

        

“师弟。”敖龙雨轻声低语。

        

        

第九峰。

        

莫正东不得不走出,可幽冥入口并不安定。

        

大罗短期无法冲出幽冥入口。

        

可大罗之下有绝仙,所以昆仑来了几位绝仙,守在第九峰,防止幽冥强者爬出。

        

是两位中年男子跟一位美妇。

        

他们安静的等待着。

        

偶尔看向昆仑之外,他们也想出去大杀四方。

        

可惜不行。

        

他们未曾言语,只是在等待。

        

说来好奇,他们始终不见那位第九峰弟子。

        

他阵法造诣惊人,若是在这时候出来与他们联手,面对幽冥会轻松许多。

        

他们询问过峰主,可没有得到答案。

        

似乎每一位峰主都有意不提及这个人。

        

到底为何,他们不得而知。

        

或许有些其他难言之隐。

        

“这里的阵法真是其妙。”持剑男子不由得感慨。

        

“是啊。”身穿道袍男子随意附和。

        

“我会一些阵法,可无法调动。”唯一一位女子叹息。

        

三人站在幽冥洞远处,等待着。

        

第九峰院子中,风吹着花丛。

        

幽夜花也随风摇摆。

        

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也从未出现任何超乎寻常之事。

        

房屋中江澜闭目修炼。

        

他紧闭双眸,感受着来自古御的馈赠,感受着身在红尘的位置。

        

这个位置能让他破开红尘迷雾,打开红尘锁链,望向成圣路。

        

路在前方。

        

他望见了,却望不到头,望不到圣位。

        

闭关几十年,他目光望的越来越远,路越来越清楚。

        

这条路他望了很远很远,可始终望不到头。

        

另一条圣位在这条路上显得微不足道。

        

可他始终望不到头,太远太远了,让人怀疑尽头有没有圣位。

        

他保持着平静,一路往前,并未急切。

        

这条路很脆弱,走在路上如履薄冰,稍有不慎都将踏碎这条路。

        

他一步步往前,不知时光,不懂变化。

        

当古御馈赠耗尽,他也未曾望到头。

        

有时候他会在想,这究竟是一条怎样的路。

        

若是有圣位,又会是怎样的圣位?

        

又是漫长的前进路,馈赠已经耗尽,他依靠的是自己。

        

步伐虽慢,可他还在继续前进,稳而有序。

        

慢慢的,黑暗的道路上,一点点出现光亮。

        

不是路上的光,是从他身上溢出去的光,是他的道,他的意在照亮周边。

        

这一次他心有所感,加快了步伐。

        

越往前他身上的光就愈发强烈。

        

没有多久,又或许很久,他停下了步伐。

        

前方有颗果实,果实中有着无穷无尽的世界。

        

包裹万物,凝聚一切力量。

        

这是属于大荒之外的力量。

        

这力量属于他,如果能够摘下果实的话。

        

“望到了,可是…”

        

江澜望着果实,他明白,第一圣位被他望到,道路也在前方。

        

可他无法走过去,这条路还需要一个契机。

        

江澜目光脱离了圣位,开始望向大荒,去寻找最后的契机。

        

他的目光来到了四溟之海,他看到了海中出现海眼,里面有怪物正在爬出。

        

而在海眼之上,无数龙族正与怪物争斗,龙族的身躯一点点填入海眼,迫使怪物无法爬出。

        

八太子浑身是伤,天刀被他握在手中,早已遍布鲜血。

        

因为傲龙三刀的缘故,龙族的重担肩负在他身上。

        

所有人都能倒下,唯独他不能倒下。

        

龙血在燃烧,不停的驱使他挥动天刀。

        

天刀挥动,才能调动龙族战血,让他们热血沸腾,战意无双。

        

江澜望着他们,最后转移了目光,望到了东荒,大地核心。

        

大地麒麟族的身体横在裂缝中,稳住大地破碎。

        

以身修补,以身挡大地深处力量。

        

而焰惜云走在大地核心内部,她的身体在一点点消散,因为她的消散大地核心也在一点点稳定。

        

焰惜云在笑,似乎看到了好朋友平安无事。

        

片刻后,江澜看到了青木,青木挥动拳头战大荒发狂凶兽。

        

所向霹雳。

        

可他身上的伤愈发的多,鲜血几乎留干。

        

“我要当大荒第一拳,未来我要成为巴国拳神。”

        

青木的声音传遍四方。

        

目光流转,高空下有天羽凤族追逐天火,他们在一点点的变少,地面上灵山巫族在荒地上化生机,供生灵休养生息。

        

之后他望到了天地四极,他看到天人族靠近高天之上,临近血红天海,他们是大荒除树前村外唯一可以抵御崩塌负面气息的一族。

        

如今树前村不复往昔,这件事只有天人族可做。

        

天地四极,裂缝无数,难以支撑血红天海。

        

天人族的人便融入其中,支撑起这即将坍塌的四极,延迟血红天海的降临。

        

望向四极之巅时,江澜与云霄天人对视了片刻。

        

对方微微一笑,未曾言语。

        

江澜收回了目光,望着整个大荒。

        

四极废,九州裂,天不肩覆,地不周载,火滥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天有大洞地有塌方,万物生灵生存其中,能有安居之地,并非上天垂怜,只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江澜把目光收回,看到了昆仑。

        

这里有力量浪潮,大地破碎,万物瓦解。

        

高空之上有大罗征战,下方有绝仙,天仙,真仙,人仙,甚至人仙下也有。

        

鲜血洒满大地。

        

偶尔见过面的一些师姐师兄,都在流血甚至倒下。

        

而在昆仑上有一股力量在凝聚天地机缘,在汇聚天界所有的馈赠。

        

古御天庭坠落,崩塌血海在往大荒而来。

        

其内有人影,有圣人。

        

充满扭曲无序,以及毁灭。

        

江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哪怕他成为天道圣人,也无济于事。

        

只能成为旧的古御,拖延一段时间。

        

让大荒苟延残喘。

        

那时再无圣人。

        

看完这一切江澜望了瑶池一眼,最后没有去看。

        

他把目光收回,只是回来时,突然停留在植物蛋身上片刻。

        

如此才彻底陷入沉寂。

        

“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找到那最后一道契机。”

        

自语声落下的瞬间,江澜陷入了沉寂。

        

他要去寻找最后一道契机。

        

契机出现,他便能成圣。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

        

外面大战依然在不停爆发,昆仑以一敌三,处于劣势,可有昆仑大阵,瑶池力量。

        

谁想攻破昆仑也非一朝一夕。

        

昆仑死伤过半。

        

妖族,地冥魔族,巨灵族死伤不过三分之一。

        

然而他们三族都有一位大罗陨落。

        

这是昆仑目前的优势。

        

妖族帝景抬头望天,血海不停压下,还有天地四极这最后一道防线。

        

他们必须在这个时间内踏平昆仑,如此能瞬间凝聚无数机缘。

        

要么就是让昆仑覆灭了他们三方。

        

总之,必须要有人死。

        

对他们而言,踏破昆仑,就能铸就圣人路,而对昆仑而言覆灭他们就能凝聚前路。

        

没有人会留手,也不能留手。

        

极致意念才能引来机缘,血与肉的呼唤才能让机缘降临。

        

所以…

        

请诸位敌人,去死。

        

帝景挥刀:“杀!”

        

        

“再过几年,昆仑就要没人了。”

        

第九峰留守的美妇,敏萱仙子眼眸带着哀伤。

        

轰!

        

突然间,幽冥洞中传出声响。

        

“来了,豁出命也得守住。”持剑中年男子,罗朝俨然道。

        

轰!

        

轰!

        

幽冥洞力量横流,阵法光芒大方。

        

轰!

        

轰鸣声持续了三天,最后砰的一声,幽冥洞炸裂。

        

里面冲出三位绝仙。

        

三位绝仙冲出,罗朝等人虽然意外,可还是第一时间应对上。

        

“一次性冲出三个,有些不对劲,尽快解决他们,守住这里。”罗朝大声道。

        

轰!

        

六人交锋。

        

呼!

        

他们不停的攻击,道法横扫第九峰。

        

这三位幽冥绝仙强的不像绝仙。

        

把罗朝三人逼到桃花林,力量横扫桃花林。

        

击溃了这里的阵法。

        

“不对,这不是绝仙的力量。”敏萱仙子大惊。

        

砰!

        

她被击落在桃花林,大地崩溃,迷阵瓦解。

        

力量破坏着这里的一切。

        

轰!

        

轰!

        

树木崩坏,花丛凋零。

        

呼!

        

一道攻击落在幽夜花边上,属于幽夜花的叶子被力量瓦解一半。

        

在叶子瓦解后,幽夜花突然散发了出一道微光。

        

“哈哈哈!”

        

“区区三个绝仙,也配挡我?”三个幽冥强者站在一起,开始融合:

        

“你们没想到吧?我能分裂融合。

        

让约定见鬼去吧,今日我要颠覆这里。”

        

大罗气息呈现,幽冥强者望向眼前的屋子发现里面好像有个人,他随手一挥:

        

“蝼蚁,真碍眼。”

        

一掌拍下,罗朝等人想要阻止,可完全不是对手。

        

这里有人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是第九峰唯一弟子?

        

可为什么躲在这里?

        

不管如何,他们也想搭救,可惜没有任何用处。

        

“你们也配救人?”幽冥大罗冷笑。

        

罗朝等人气愤,可确实没有办法。

        

只是他们发现那原本要拍下的一掌,突然停在半空。

        

仿佛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一掌。

        

与此同时,一直被放在花盆的植物蛋,突兀间睁开了双眼,它的眼眸遍布天地奥秘,一声怒咤传出:

        

“滚!”

        

轰!

        

铺天盖地的力量,喷涌而出。

        

大罗一掌当场破碎。

        

不仅如此,这一声怒吒,更逼退了幽冥大罗,连同罗朝三人也震退许远。

        

几人大惊,这里什么时候有其他大罗存在?

        

然而更让人震惊的在后面,一声大道怒喝传遍第九峰:

        

“放肆,谁敢擅闯我主闭关处?”

        

一声放肆如天道之怒,滚滚而来。

        

震碎一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