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她害怕的瑟瑟发抖/亲爱的医生好想让你?我奶

永嘉帝正宣召众臣议事。

        

大皇子四皇子也在一旁听着。国朝大事自有天子决断,他们现在只有听的份,基本插不上嘴。

        

等议事结束后,已经是正午了。

        

永嘉帝赐臣子们御膳,将大皇子四皇子也留下一并用膳。

        

直到此刻,刘公公才得了机会上前,低声禀报:“启禀皇上,一个时辰前,皇后娘娘派人送了口信来。说怡华宫里的贵人娘娘有喜了,且身孕已经满了三个月。”

        

永嘉帝:“……”

        

大皇子四皇子耳力灵敏,都听见了。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只当没听见。也没抬头去看永嘉帝的脸色如何。

        

半晌,才听永嘉帝说了四个字:“朕知道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御膳很快备好。永嘉帝起身,大皇子四皇子对视一眼,一同跟了上去。 

        

这一顿御膳,永嘉帝草草吃了几口,便搁了筷子。

        

大皇子一脸关切地问询:“父皇怎么只吃了几口?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四皇子就机灵多了,低着头一声不吭。

        

果然,大皇子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永嘉帝没有半点领情的意思,淡淡道:“朕今日胃口不佳。你们兄弟两个多吃些,朕先去歇着。”

        

说完,起身先离去。

        

大皇子:“……”

        

叫你多嘴!活该!

        

四皇子心里呵呵直笑,利落地吃了一大碗饭,填饱了肚子,神清气爽。

        

一抬头,就见大皇子黑着一张脸。四皇子笑着调侃:“父皇胃口不佳,大哥怎么也跟着吃不下饭了?这等孝心,我真是远远不及。”

        

大皇子瞪了幸灾乐祸的四皇子一眼:“我胃口也不佳,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四皇子一脸无辜:“是我多嘴,我不说就是了。”

        

大皇子哼了一声,到底没忍住,低声说道:“四弟,后宫里的苏贵人有了身孕,父皇竟半点喜色也没有。你说,父皇会不会……”

        

四皇子生平最爱八卦最爱饶舌,闻言兴致勃勃地凑过头来,压低声音道:“这可不好说。之前流言纷扰,父皇十分震怒,再没踏足过怡华宫。苏贵人这一胎来地可不是时候。”

        

做儿子的,议论亲爹这等事总不太合宜。

        

大皇子没再多说,随意嗯了一声。

        

四皇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是他不乐意亲近兄长。他这个大哥,往日里得宠骄横惯了,事事要让人相让,时时等人捧着。也不想想,今时不同往日了。一个跛了腿失了宠的皇子,他肯敬让几分,完全是因为他品性纯良。

        

……

        

怡华宫。

        

阴霾了两个多月的怡华宫,犹如骤然放了晴。宫人们个个脸上喜气洋洋。

        

瘦弱了一大圈面色憔悴的苏贵人,难得有了一丝笑意。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自己尚且平坦的肚子,慢慢抚摸,仿佛在摸世上最珍贵之物。又像是下一刻肚中孩子就能像吹气球一般长大。

        

一旁的宫人笑吟吟地说道:“娘娘大喜。这后宫里,自小公主出世后,两年都没有这样的喜事了。”

        

另一个宫人笑着接过话茬:“可不是么?娘娘总算是苦尽甘来了。皇上很快就会来看娘娘了。”

        

苏贵人抿起嘴角,目中闪过希冀和喜悦。

        

这两个多月的日子,于她而言,就像是一场噩梦。她还没尝到身为宠妃的风光,就忽然掉进了深渊,连一丝阳光都窥不见。

        

她日夜以泪洗面,为自己的凄凉命运哭泣。

        

好在老天没有绝了她的路。当她察觉到自己的月信一直没来时,她心中激动无比。只是,她不敢声张。一直忍到了三个月左右,才“昏厥”了过去。

        

现在她有喜信的事已经传到了后宫众人耳中。皇上也一定知道了。

        

她是清白之身,皇上比谁都清楚。她肚中的孩子,是皇上的骨肉,是大魏皇子。母以子贵,等孩子出世了,她也就能在后宫立足了。

        

她还有翻身的机会。

        

苏贵人越想越高兴,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身畔的宫人十分知趣,尽说些好听的哄苏贵人。不过,一直等到晚上,不见寿宁宫和椒房殿的赏赐,也没等来永嘉帝的赏赐。宫人们都隐隐觉得不妙。

        

当日王婕妤有孕的时候,赏赐是一拨接着一拨。现在到了苏贵人这儿,连点动静都没有。怎么想都不太对劲啊!

        

苏贵人进宫时日还短,不知道宫中这些惯例。宫人们心知不妙,却也不敢多说。

        

苏贵人眼巴巴地盼到了天黑,终于盼来了永嘉帝。

        

当刘公公来传口谕的时候,宫人们齐齐松了口气。苏贵人更是满心欢喜,忙沐浴更衣梳妆。

        

她本就生得美丽柔婉,瘦了一圈形容憔悴,更添楚楚动人的风韵,令人望之心生怜惜。

        

永嘉帝迈步进来,苏贵人瞬间红了眼眶,跪了下来:“臣妾见过皇上。”

        

永嘉帝看着如弱柳扶风一般的美人,龙目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很快隐没眼底,温声道:“起身吧!”

        

苏贵人不肯起来,哽咽着说道:“这么些日子没见皇上,臣妾每日心中惶恐难安。现在皇上终于来见臣妾了,臣妾有满肚子的话要和皇上说。”

        

“臣妾不知宫外怎么会传出那等羞辱臣妾的流言。可臣妾的清白,皇上是清楚的。恳请皇上怜惜臣妾,不要因此厌恶臣妾……”

        

泪水慢慢自眼角滑落。

        

如带雨梨花,惹人怜惜。

        

死去的苏妃,也时常哭泣落泪。苏贵人哭起来的模样,比苏妃更美三分。

        

永嘉帝伸手扶起了苏贵人,亲手为她擦拭泪痕:“朕没有怪过你,你别哭了。”

        

苏贵人一边哭一边依偎进永嘉帝的怀里。她抓住永嘉帝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臣妾怀了皇上的骨肉。皇上……”

        

话音未落,肚子上的手忽然一紧。

        

苏贵人一惊,倏忽抬头。

        

永嘉帝眼中的凉意快得来不及捕捉。很快,那只手缓缓放平,轻轻覆住了她的肚子:“朕知道。”

        

苏贵人这才松口气。

        

然后,就听永嘉帝温声吩咐:“朕令人熬了一盏燕窝给你,你喝了补补身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