砷化镓为手机和卫星等技术产品提供重要的支撑

1637399459498154.png

作为一款性能出众的半导体材料,砷化镓(GaAs)能够为手机和卫星等技术产品提供重要的支撑。然而在商业推广之前,我们还得努力提纯这种材料,以免杂质对最终产品的性能造成不利影响。好消息是,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一支研究团队,刚刚介绍了他们打造的迄今最纯净的砷化镓样品 —— 每百亿才含有一个原子杂质。

0.jpg

上图展示的是一片宽度与铅笔橡皮擦相当的正方形砷化镓样品,研究团队希望借此深入探索电子的本质。

SCI Tech Daily 指出,如此夸张的纯度等级,甚至超越了重新定义“1 公斤”标准的“世界上最纯的硅单晶”。

至于该 GaAs 样品的诞生,其实并非源于太空环境。研究人员先是将超纯样品带到了该校工程学院的地下室,将其冷冻到比太空还低的温度,并用强大的磁场来包裹它。

接着加上电压,通过夹在材料结晶层之间的二维平面来发送电子。有趣的是,在降低磁场强度时,研究人员们观察到了一系列奇妙的效应。

1.png

发表在《自然材料》(Nature Materials)期刊上的结果表明,在较以往想象要弱得多的磁场下,可以观察到许多推动当今最先进物理学发展的现象。

研究人员称,较低磁场可让更多实验室研究隐藏于这种二维系统中的神秘物理问题。

更激动人心的是,不太严苛的条件,让我们有机会窥探到一套尚未建立理论的物理学框架,为后续进一步探索量子现象而铺平了道路。

2.png

更确切地说,研究人员发现了电子排列形成“维格纳晶体”(Wigner Crystal)这种晶格结构时的奇妙现象。

此前科学家们认为维格纳晶体需要极强的磁场(大约 14 Tesla),足以让青蛙都悬浮起来。

两位研究作者之一、来自该校电器与计算机工程系、最近刚完成博士学位的 Kevin Villegas Rosales 指出:

“新研究表明电子可在不到 1 Tesla 磁场强度下结晶,只是我们要在超高品质下才能见到”。

3.png

研究团队还观察到,系统磁阻中大约 80% 的“震荡”和更大的分数量子霍尔效应“激活间隙”,这也是凝聚态物理和量子计算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

Fractional Quantum Hall Effect 最初由普林斯顿大学的 Arthur Legrand Doty 与电气和计算机工程名誉教授 Daniel Tsui 发现,并且因此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而这项新研究的主要成员、电子与计算机工程教授 Mansour Shayegan,也与欧洲经委会高级研究学者 Loren Pfeiffer 达成了这些方面的长期合作。

4.png

Mansour Shayegan 表示,其与实验室之间有着非常好的关系。大约十年前,他与正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 Loren Pfeiffer,一直在寻找更纯净材料这件事上保持着友好的竞争。

后来为了能够研究更有趣的物理问题,Loren Pfeiffer 也加入了普林斯顿。在成为同僚之后,他们很快就对之前试图自己回答的问题,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分而治之的方法。

在此后的 10 多年里,Pfeiffer 团队打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材料沉积仪器之一,而 Shayegan 团队也改进了研究并揭示超纯材料的业内领先的物理学方法。

0

更多精彩